手術室裡的守護者 石博元:麻醉醫師每天就像陀螺一樣

點評:你真的了解麻醉醫師嗎?

手術。(圖/達志示意圖)

▲麻醉科醫師是「致命藥物」使用量最大的醫師群,不能有一分一毫的失誤。(圖/達志示意圖,下同)

記者趙于婷/專訪

醫療劇《麻醉風暴》讓不少觀眾入迷,但看劇的你,真的了解「麻醉科醫師」嗎?台大醫院麻醉部主治醫師石博元說,麻醉醫師是「致命藥物」使用量最大的醫師群,一分一毫的失誤,都可能讓患者陷入危險。但談起麻醉科醫師,石博元卻下了令人揪心的註解ㄧ「我們是手術的守護者,每天像陀螺一樣在手術室轉來轉去,但卻是被遺忘的重症成員。」

「我們在手術室最深處工作。」石博元表示,麻醉科醫師不像一般醫師必須天天面對病患、面對家屬,我們永遠只在患者確定要動手術後,去評估患者身體狀況,然後向他們解說相關注意事項和取得同意,之後就是待在手術室裡,直到病患順利完成手術。談到這裡,你會覺得麻醉科醫師工作就這麼簡單?其實錯了。

外科醫師必須面對病患在手術中各種突發狀況,承受著極大壓力,相對的,麻醉科醫師也是。石博元指出,醫院每天同時有大大小小的手術要執行,但麻醉科醫師的人力有限,且各種手術時間不一樣,一般來說,一個麻醉科醫師同時顧三間手術室,已經是可以維持並把握效率、品質和安全最大的極限,但現實中往往都是「超量」,在醫學中心最多必須同時顧五到六間。

石博元說明,麻醉必須非常精準的控制劑量,在病人有狀況時必須隨時做調整,以同時顧三間手術室的狀況來說,會突然出問題的頂多一間,但如果你同時顧五、六間,那可能就會有兩、三間同時出問題的風險,一旦同時出問題,那真的就完蛋了!但石博元也感慨,現在台灣的醫學中心,應該很少有麻醉醫師可以一次只顧三間手術室的。

▲手術  開刀  手術房 示意圖

▲麻醉科醫師必須精準評估患者狀況,在手術全程保持最高警覺性。

以台大來說,目前有30幾位麻醉科醫師,但台大平均一天有一百多台手術,面對醫學中心龐大的手術量,人力還是不足。石博元說道,台灣健保其實有規定一位麻醉科醫師一年只能有1500台麻醉,如果今天有10個麻醉科醫師,一年就只有15000台,但不一定要每個人都要1500台,而是所有麻醉科醫師一年執行麻醉案例的總量不能超出規定,目的就是要維持品質。

「但其實超量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石博元笑說,1500例是「健保」規定下,但如內視鏡和健檢等需要麻醉的個案,是沒有申報的,因此評鑑就看不到,尤其是內視鏡需求量很大,如果今天要把這些都一起算進去,全台灣沒有一間醫院可以達到健保的1500例以內,必須自費的就是算在1500例之外,當然這也反映出健保體制下的種種問題。他也感嘆,急診申報總額隨著健保的成長持續修正,但麻醉科在健保中佔的比例不但沒上升,還不斷下降。

麻醉科醫師不是麻醉做完,等外科醫師下刀就沒事了,整個手術過程必須維持相當高的警覺性,因此麻醉科醫師在「超時」這塊問題就比較小。他舉例,假設一個手術從下午四、五點開到隔天早上八點,那該名麻醉科醫師隔天是不能上班的,必須保護他的注意力,如果他繼續上班可能對於判斷力及精神會造成直接影響。石博元笑了一下直說「除非是緊急事件,不然麻醉科醫師應該是少數可以睡滿8小時的吧!」

談完醫療面的問題,其實麻醉科醫師偶爾也得面對病患和家屬的「質疑」。石博元就曾經在做術前麻醉解釋時,被病患質疑「你是醫師嗎?」

他無奈表示,麻醉科醫師和病患的關係相對短暫,可能對一般病人術前解釋講十分鐘就好了,十分鐘也真的不會在他心裡留下什麼印象,隔天進開刀房,他還在納悶在哪裡看過我的時候,我可能就讓他睡著了,醒來之後我也不在了,所以病人對麻醉科醫師的信任感真的相對薄弱。

醫師、醫生、醫院、醫護人員、診療、檢查、問診、看診萬用圖、示意圖。(圖/達志影像)

▲石博元表示,想當麻醉醫師,可能要有點「亡命之徒」特質。

「我們就像陀螺一樣,每天從這間手術室轉到另一間,再轉到下一間。」石博元表示,對麻醉科醫師來說,「超量」問題相對嚴重,因為麻醉科醫師就像是個防護網,如果我們底下同時要顧的手術室越多,防護網就越薄,那就越危險,但對醫院來說,我們也必須維持一定的「價值」,必須為醫院維持該有的「效益」。

石博元感嘆,美國非常嚴格控制麻醉科醫師的「量」,很要求品質,但台灣健保一直都沒有改善這一塊,對醫院來說沒有差,寧可工作時間有限制,大部分不會去控制量,只要是在上班八個小時的時間內,我就可以把你操到死,所以一次顧四、五間開刀房就變成惡性循環。他更開玩笑表示「簡單來說,在這樣的規定之下,我可以一天做1500台就結束囉!」

最後,石博元也給未來想走麻醉科的後輩們建議,他笑說,麻醉醫師在手術房隨時都處於備戰狀態,必須要很有「膽」,我們與病患沒事就沒事,有事就很麻煩,畢竟全台灣最高醫療糾紛的理賠冠軍是麻醉科。他也特別提到,你下錯一個決定就會造成病人死掉或是變成植物人,因此對我們來說什麼東西都要「快速」。

他強調,手術流血沒辦法等,不像內科醫師還能給個藥,觀察一、兩天後抽血看指數,但麻醉科醫師絕等不得,「觀察、診斷、處置」三件事要同時進行,且麻醉科也沒有額外再分科,有可能你今天顧的第一間手術室是一、兩公斤的小孩,隔壁是一百公斤的胖子,病人的狀況差別真的很大。石博元眼神堅定的說「當麻醉科醫師很刺激的,都要有點『亡命之徒』的人格特質啦!」

台大麻醉科主治醫師石博元。(圖/醫師提供)

▲台大麻醉科主治醫師石博元(左)與學生合影。(圖/醫師提供)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達志影像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達志影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氣質姐違規穿越馬路!駕駛「被正到」愣住狂拍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