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線護理師的告白!屎尿全包、遇生死「眼淚只能比別人少」

▲▼護理師。(圖/中國醫藥大學新竹附設醫院提供)

▲護理師背後,也有著不為人知的心聲。(圖/中國醫藥大學新竹附設醫院提供)

記者謝承恩/台北報導

「阿伯!嘴張大一點,慢慢吃….還要吃甚麼?」中國醫藥大學新竹附設醫院護理長周靜儀每天要一口一口親自餵謝姓病人。謝姓病人因蜂窩性組織炎住院開刀,兩段婚姻、9個子女,卻無人可照料,周靜儀擔付起「家人」角色長達一個多月,協助處理生活大小事無怨無悔。

護理師在病房內來去匆匆,每張病床的面孔、名字卻仍一一瞭若指掌,也因護理師的細心耐心照護,謝姓病人也相當信任靜儀,有次靜儀問他有沒有甚麼要請社工幫忙的,謝阿伯竟答「跟他說我很帥!」,逗得大家樂成一片。有時候病床前傳來幽默玩笑,瞬間讓醫院多了生氣。

請繼續往下閱讀...

然而,每張病床都藏著洋蔥,卻很少人知道這群白衣天使背後,也有不為人知的心聲。「記得爺爺突然在家裡心肌梗塞,當時我才國一和媽媽在家頓時不知道該怎麼辦,從那時候開始 我就立志要當個護士照顧家人。」22歲的張舒涵去年六月才剛考上護理師執照,眼神閃亮的說。

▲▼護理師。(圖/中國醫藥大學新竹附設醫院提供)

▲加護病房護理師要照顧急重症病人。(圖/中國醫藥大學新竹附設醫院提供)

目前的她,現在在ICU(加護病房)服務,面對急重症病人,不只要照護,還要協助病人洗澡,把屎把尿的工作,「看到病人病情漸漸好轉,看到就是最大的成就感。」張舒涵年紀雖輕,想的卻很遠,面對工作的辛勞, 她笑說不累,「因為有一天我也會老,也都需要被人照顧,我現在能好好照顧別人,或許那一天到來,自己才有可能被善待。」 

護理師不只站在醫療的最前線,更是遊走在生死交界的邊緣。作為ICU的副護理長宋雅菁也提到,ICU都是急重症病人,難免上演生離死別,「護理師心臟要比別人強,眼淚要比別人少。」她曾經遇到一位26歲的腦癌末期的患者經過多次治療,情況不是非常樂觀,宋雅菁和護理師陸薇,教導病人和家人「溫柔告別」不留遺憾。

▲▼護理師。(圖/中國醫藥大學新竹附設醫院提供)

▲護理師在工作站值班,隨時都要掌握病床的狀況。(圖/中國醫藥大學新竹附設醫院提供)

然而護理師也是人,心也是肉做的,也有情緒起伏,宋雅菁坦言,在學校學的時候看似輕描淡寫,但面臨到當下,就必須將自己的情緒壓抑下來,告訴自己要拿出專業性,幫助病人、家屬先過完這一關。「病人沒有缺憾,也要讓活著的人沒有遺憾。」宋雅菁說她們會鼓勵家屬與患者能夠更願意表達「謝謝、我愛你、對不起、再見」,一起度過悲傷與壓力,透過深情擁抱和對話,讓人生的最後一口氣也要好好走完。

國際謢師節(5月12號)前夕,中國醫藥大學新竹附設醫院院長陳自諒特別感謝和肯定院內約200位的護理師,犧牲奉獻任勞任怨,發揮南丁格爾的精神,希望他們繼續發光發亮。

▲▼護理師。(圖/中國醫藥大學新竹附設醫院提供)

▲中國醫藥大學新竹附設醫院院長陳自諒肯定護理師的努力。(圖/中國醫藥大學新竹附設醫院提供)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