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ng咖啡坊開幕 失智店員送錯咖啡阿莎力:我招待!

▲Young咖啡坊開幕,失智店員送錯咖啡阿莎力:我招待!(影/記者徐斌慎攝、記者呂曉雯製) 

記者嚴云岑/台北報導

「這杯咖啡剛剛來過了。」「沒關係,這是店裡特別招待的。」失智症協會「Young咖啡坊」今(14)日正式開幕,店員由5名年輕型患者組成,每週六上午10點至下午4點,在台北市泰順街提供服務。內場由62歲的林一申主控,去年剛確診路易氏體失智症的他尚處於輕度階段,美式、拿鐵拉花通通難不倒他;外場則是由綽號「班長」的63歲邱孟暉負責,他總是微笑迎賓,緩緩找錢。慢,是這家店的特色,但在顧客眼中,卻是全台最溫暖的咖啡店。

▲台灣失智症協會young咖啡坊。(圖/記者徐斌慎攝)

▲「班長」邱孟暉多送了一杯咖啡,很阿莎力跟客人說是店裡招待的。(圖/記者徐斌慎攝

台灣失智症協會Young咖啡館的發想源自2016年,副秘書長李會珍表示,很多年輕型個案都還有工作能力,但礙於疾病之故,無法留在原本職場,因此決定打造一個工作場域,幫患者營造歸屬感。在決定採用咖啡坊形式後,協會於2017年下半年開始籌備,培訓10名學員,經過4個多月的教學與1個月的試營運後,終於4月14日正式開幕。

▲▼台灣失智症協會「Young咖啡坊」開幕。(圖/記者黃克翔攝)

▲▼台灣失智症協會「Young咖啡坊」開幕。(圖/記者黃克翔攝)

▲台灣失智症協會Young咖啡坊位於師大附近。(圖/記者黃克翔攝)

Young咖啡坊的命名可謂歷經波折。李會珍回憶,籌備之初家屬想出了10多個店名,最後投票定出一個「需要被包容、關注」的名稱,卻遭到失智症患者否決,「他們說這個名字一點都不好。」李會珍笑道。原來,患者都覺得自己還年輕,需要一個「青春洋溢」的名字,後來一致決定沿用「Young記憶會館」名稱,才終於敲定店名。

上午10點Young咖啡坊開幕後,外場的20個座位不到半小時就爆滿,有些是失智症家屬前來捧場,有些則是網友看了臉書訊息後慕名前來,體驗唯一的「慢」服務,順便幫患者加油打氣。

▲▼台灣失智症協會「Young咖啡坊」開幕。(圖/記者黃克翔攝)

▲邱孟暉雖然負責外場招呼,但也煮得一手好咖啡,太太說每次喝到他親手沖的咖啡,就有重談戀愛的感覺。(圖/記者黃克翔攝)

今年61歲的莊素玫是「班長」邱孟暉的太太。她表示,先生在8年前因心肌梗塞昏迷20多天,清醒後很多事突然不會做了,像是拿著水壺不知如何倒水、進浴室也不知道怎麼刷牙。原本她以為是中風後的腦傷,努力復健即可恢復,後來因緣際會到台大精神科就診,沒想到做完一系列檢查,竟確診失智症。

「當時真的是晴天霹靂。」莊素玫說到此處眼眶泛淚,在先生中風後,她一直抱有一絲希望,確診失智卻完全打碎了。所幸當年馬上失智症協會,接受音樂、肌力等課程訓練減緩退化,更在去年學了咖啡烹煮技巧。上午開幕時,莊素玫也喝了一杯由丈夫沖泡的美式咖啡,「每一口都有重新談戀愛的感覺」。

▲▼台灣失智症協會「Young咖啡坊」開幕。(圖/記者黃克翔攝)

▲Young咖啡坊店內一隅,不到10點就已有顧客到訪。(圖/記者黃克翔攝)

今年22歲的陳小姐是看到朋友轉發的新聞後,決定來一探究竟的顧客。比起家屬的深刻感觸,她對young咖啡坊的第一印象為「很親切」,「一進門叔叔阿姨很快就來打招呼,問我有沒有需要什麼。」她表示,之前就知道日本東京也有40、50歲的失智者開咖啡店,現在看到台灣也有這麼一間店,真心覺得很不錯。

台灣失智症協會秘書長湯麗玉表示,young咖啡坊的店員全部都是65歲以下的年輕型輕度失智個案,不僅體力較佳,許多都正逢中壯年,需要社會的認同。失智症協會打造咖啡坊是幫他們創造「工作權」,透過打卡上班,讓患者重回在職場的感覺,並依據工作時數給予應有的報酬,也民眾有機會與失智者接觸,創造友善社會。

▲▼台灣失智症協會「Young咖啡坊」開幕。(圖/記者黃克翔攝)

▲路易氏體失智患者林一申不僅能泡咖啡,還會拉花。(圖/記者黃克翔攝)

▲▼台灣失智症協會「Young咖啡坊」開幕。(圖/記者黃克翔攝)

▲現場還有提供三明治等輕食。(圖/記者黃克翔攝)

對於失智症協會創辦咖啡坊宗旨,負責內場的店員林一申表示,他在罹病後常遭到歧視,與人問路還被翻白眼。上午接受專訪時,他以緩慢語速堅定表示,希望大家來咖啡坊消費,「認識我們還是有工作能力的,並不是社會的累贅。」也請大家多一點耐心,「服務可能慢了一點,但我們會盡力做到最好。」

Young咖啡坊
服務時間: 每周六 上午10:00 - 下午4:00
服務地點: 台北市大安區泰順街2巷4號-Young 咖啡
預約方式: 臉書搜尋「Young記憶會館」粉絲專頁,採線上預約

哈士奇尊嚴盡失 被小狗當坐墊無奈眼神死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