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願毛孩痛苦?安樂死是解脫? 獸醫目睹「診間奇蹟」!

點評:別放棄!

寵物,獸醫,看醫生,狗狗,汪星人,動物醫院(圖/達志/示意圖)

▲飼主絕對要救活愛寵的信念,曾經創造一場診間奇蹟...。(圖/達志/示意圖,以下同)

文/田向健一

有時候,要決定生死是很困難的,例如上了年紀的動物身患慢性病,或是心臟、腎臟不好等情況下,就無法毫無罣礙地迎接死亡,而是會一點一滴、一步一步地變得衰弱,邁向生命的終點。

像是已經沒有希望治癒的重度呼吸疾病,如心臟衰竭伴隨著肺水腫這類末期症狀,只要讓動物進入氧氣室裡,大概半天左右就可以看到情況舒緩。假使沒有這麼做,也許兩個小時就會死亡。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這個時候,要選擇是否將動物放入氧氣室真的很不容易。不,也許大多數的人會認為把牠們放到氧氣室裡,讓牠們多活幾個小時會比較好。

然而,以現實情況來看,當看見自己疼愛的動物在承受痛苦時,就無法這麼輕易抉擇了。就算放到氧氣室裡,也只是讓呼吸稍微輕鬆一些,對動物本身來說還是很難受的。無論怎麼做,半天之後還是要面臨死亡。

此時,我就會把現在動物的處境詳細地告訴飼主,再詢問對方:「讓牠多活半天,有什麼意義嗎?」

我並不是希望讓動物早點解脫才會這麼問的,如果飼主想讓動物多活一分一秒,當然是放進氧氣室比較好;只是如果飼主認為多活幾個小時也沒有意義,就不要放進氧氣室,讓牠自然斷氣會比較好。

狗狗與人類親親 (圖/達志示意圖)

▲寵物是人們最好夥伴,當面對分離那一天,可能讓許多飼主痛苦不堪.....。

這時候,通常女性飼主會比較乾脆。

在目睹寵物死亡的飼主中,女性會勇敢地說:「請讓牠就這樣走吧!」相較之下,男性通常會說:「太可憐了,再讓牠活久一點吧!」

「不是這樣的,孩子的爸,讓牠這麼痛苦地再多活半天又有什麼意義呢?這樣才更可憐吧!所以我想還是讓牠自然死亡會比較好。」

「但我還是覺得很可憐啊!孩子的媽。」

這樣的對話不斷持續著。

「所以到底有什麼意義呢?」女性飼主就這麼勸誡著男性飼主。女性飼主每天都照顧著牠,對於生命也有所覺悟了。

說到「媽媽的勇敢」,還有這麼一段故事。

有一位飼主媽媽帶了一隻不吃飼料的烏龜來醫院看病。牠的龜殼嚴重變形,坑坑疤疤的,彷彿在極為惡劣的飼養環境下生活了十年。一經檢查,我發現牠不吃飼料的原因是卵阻塞。

只要是卵阻塞,龜殼就一定會變形,當然動手術會比較好,但是以牠的整體狀態來看,應該無法承受把腹甲切開的漫長手術。有骨骼異常等疾病的動物如果再發現其他的症狀,大多會造成致命的危險。

假使我的烏龜也處於同樣的狀態,也許我會因為死亡率太高而認為不要動手術比較好,即使我知道不動手術,牠也無法久活。

我向飼主媽媽說明這幾個選項,她激動地回應道:「反正都會死,就請賭一把,幫牠動手術吧!」我能想像手術的風險很高,但是既然對方都這麼說了,我也只能盡力而為。

我幫烏龜剖腹取卵,很不幸的是,我還發現牠的腸子有部分異常。異常部分已經壞死了,不只變得皺巴巴的,還飄散出腐臭味,我只是稍微用鑷子夾了一下,腸組織就破了一個洞。

「啊......在這種狀態下竟然還活著,烏龜到底是什麼生物啊?」

飄散著腐臭味,就代表生命已經到了盡頭。

「已經救不了了吧……」我在心裡這麼想著,然後切除腐敗的腸子,為了不要讓接合處留下縫隙,一針一針地慢慢縫合。

▲烏龜,小烏龜,龜殼,龜。(圖/達志/示意圖)

▲醫生分享了診間「救活烏龜」的真實經驗。

在動手術的期間,我把「已經救不了」的想法抽離腦海。助手也沒有說話,只是用著「應該沒救」的眼神看著我。然而,無論是多麼絕望的手術,我還是必須用盡全力處理眼前的狀況。

接著,耗時兩個半小時的卵巢、輸卵管和腸切除手術總算結束了。只是即使過了麻醉應該消退的時間,牠還是沒有醒來。助手拚命對著這隻烏龜進行人工呼吸。要順帶一提的是,對動物的人工呼吸並不是用嘴對嘴,而是利用連接著氣管的導管,擠壓幫浦,將空氣直接送到動物的肺裡。

手術結束已經過了兩個小時,這隻烏龜依然沒有呼吸,一動也不動。一般來說,如果在這種狀況下沒有甦醒,多半就凶多吉少了,果然還是不行吧!

就在這時候,這隻烏龜非常微弱地動了一下。

「醫生,烏龜動了!牠動了!」持續進行兩個小時以上人工呼吸的助手非常興奮地喊道。

不知怎麼地,烏龜開始自主呼吸,只是之後的狀況依然沒有好轉。我讓牠住院兩個禮拜,牠在這段期間內一次都沒有吃過飼料,也提不起精神。我想牠已經到了極限,於是就通知飼主媽媽把牠領回家,改成一週來醫院進行一次注射和流質食物的治療。

儘管如此,牠有救的跡象還是非常低。就算我每個禮拜都請飼主媽媽帶牠過來,烏龜的狀況還是很差,我的心情也很沉重。

飼主媽媽也很擔心,不斷問我:「牠沒問題嗎?」我也無法給予能讓對方安心的回覆。我一邊治療,一邊回想起手術中腐敗腸子的模樣。

「看情況,腸子鐵定還會破洞,引發腹膜炎,那隻烏龜正在慢慢接近死亡啊……」

接著,過了一個半月左右。這段期間以來,飼主媽媽並沒有因為狀況毫無進展而沮喪,依舊每個禮拜持續回診。

狗,寵物,汪星人(圖/達志/示意圖)

▲當看見愛寵因生病而痛苦時,飼主通常會十分煎熬。

然而,前幾天,飼主媽媽和至今為止從未出現的飼主爸爸一起現身了。

「醫生!牠昨天突然開始吃東西了!」
「咦?」我不由得瞠目結舌,「牠吃飼料了嗎?」
「是的,吃得津津有味呢!牠也有排便,還恢復精神了!」
「真是太好啦!」

這真的是奇蹟,努力進行人工呼吸兩個小時的助手也非常高興。我倒是很驚訝,一直在觀察牠的狀況,飼主媽媽也問我:「醫生之前是真的覺得不行了嗎?」

「老實說,我是覺得狀況很不樂觀。」我這麼回答。

飼主爸爸也附和道:「果然是這樣呢!」

「醫生,我之前也覺得沒救了!但是醫生,」飼主媽媽的眼角流出淚水,接著說道,「我一直相信牠絕對能撐過去的!」

飼主媽媽在說出「反正都會死,就請賭一把」時,心裡也許一直相信著「絕對救得活」吧!

即使我下定決心進行可能無法挽回動物生命的手術,之後也完全沒有好轉的跡象,但飼主還是不放棄,每個禮拜回診一次,我想如果沒有這份「可以救活」的強烈意志,是絕對無法做到的。

超越我對獸醫學知識和經驗的現象,就發生在動物的身上。從好的意義來看,原來還有不合乎常理的事。這也帶給我一個經驗,就是絕不可以放棄,這不僅讓我在工作上有了幹勁,自己彷彿也脫胎換骨了。飼主媽媽這份「可以救活」的強烈信念,不僅救了烏龜,也拯救了我。

本文摘自《動物醫生的熱血日記:貓咪、倉鼠到蜥蜴,66個最新奇動人的生命故事》/田向健一/商周出版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達志影像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達志影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公主貓要吹暖氣!一關掉就喵喵碎念  媽傻眼:欸這什麼態度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