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病人忘了救自己!外科醫「戰到最後一刻」過勞猝死 心酸故事曝

▲桃園市陳姓女駕訓班教練去年8月開車不慎撞死休假巡佐。(圖/取自免費圖庫Pexels)

▲醫院工作狂每天為患者奔忙,卻忘了照顧自己的家庭與健康。(圖/取自免費圖庫Pexels)

文/林思偕(林口長庚醫院兒童過敏氣喘風溼科主治醫師)

最近一位外科醫師朋友猝死 ,死時才五十幾歲。除非曾經親身經歷過 , 家屬的痛難以形容。妻子的目光呆滯多於悲痛, 孩子們的臉因驚嚇而無淚。

我們做友人的陪在身旁,說什麼也填補不了喪失丈夫父親巨大身影留下的空虚,只好說:「明天還是要繼續」, 但再也不是原來那個樣子了。是超時工作?是壓力太大?輕忽健康? 答案應該都是。

我總是納悶, 他非死不可嗎?如果在某些關鍵時刻懸崖勒馬 ,懂得收手, 改變他忙碌的行程, 會不會可以逃過一劫? 他和許多「工作狂」的醫師一樣, 永遠為病人奔忙 ,受時間驅使, 被成就和責任所桎梏。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知道多大的報酬才夠?夠了還要「更夠」? 是誰控制這一切?是誰要付出代價?誰知道代價有多大?朋友堅持前輩學長的優良刻苦傳統, 他覺得他還行 , 他不知道有更好的路可以走 ,他以為沒別的路可走 ,他要戰到最後一刻。

在我們那個年代,「醫學是善妒的情婦」。有一次外科尾牙,主任告誡外科住院醫師的伴侶要認命: 「不要期待你的另一半會準時下班。」

外科醫師的伴侶通常都很會自己修東西, 因為另一半經常不在。一位醫師的太太被問到:「先生要出國進修1個月, 你一定手忙腳亂吧?」她搖搖頭說:「 反正他在家和不在家沒什麼差別。」

一位醫師的女兒說:「 我們在8歲以前對爸爸的印象很模糊。」因為她8歲以前被媽媽要求9點以前就要上床, 爸爸還沒有回來。

▲▼小孩,孩子。(圖/翻攝自pakutaso)

▲家長忙於工作,錯過陪伴兒女成長的時光,以至於對父親都很生疏。(圖/翻攝自pakutaso)

一位心碎的醫師爸爸說他青春期的女兒拒絕和他喝下午茶,女兒說:「 我小時候你沒時間陪我, 現在換我沒時間陪你。」更誇張的,一位心臟內科主任長期睡在醫院, 以至於他的兒子問媽媽說:「爸爸死了嗎?」

一位醫師朋友在國外旅遊的時候,突然胸痛,呼吸短促,他下意識就覺得是心肌梗塞,急忙要司機停車,他走出車外 ,躺在草地上做深呼吸狀。他囑咐妻子拿出皮夾內「硝酸甘油酯」, 置於舌下。症狀雖未完全消失,但略有緩解。 為他爭取到送醫院急診的時間。

急診醫師問他:「以前有沒有心絞痛的病史?」 他說並沒有 。「那為什麼你在旅途中會準備硝酸甘油酯?」,他答「 因為我是工作到不要命的醫師, 自己知道是標準的心絞痛患者候選人(candidate)。」

心導管檢查證實:兩條冠狀動脈有70到80%的阻塞,朋友接受繞道手術,撿回一條小命,哀哉!即使是醫師,對心臟的病生理瞭若指掌, 還是等發生了再說。

「思路」和「生活習慣」很難改變!冠狀動脈有三條,生命可貴只有一條, 而且會在你不經意的時候 , 毫無預警,一去不復返。

莊子:「 自三代以下者,天下莫不以物易其性矣。」
解藥是老子的:「上善若水」 。 謙卑柔順, 和諧坦然 ,與世無爭, 說來容易。

硬跟回家!「詐騙橘貓」門外狂喵 怎勸都不走...她傻眼:強制收編?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