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人員和子女遭排擠 她感嘆:社會沒比17年前SARS發生時進步

護理人員和子女遭排擠 她感嘆:社會沒比17年前SARS發生時進步

出處/康健雜誌

文/邱淑宜 圖/陳德信

COVID-19(簡稱新冠肺炎)爆發以來,台灣陸續發生便當店拒送便當到醫院、房東拒租屋給護理師等事件,連不是最前線的護理人員都受歧視,還波及子女被排擠,北部醫院爆發院內群聚感染後,幼兒園要求護理師的孩子居家隔離14天再上學,日前高雄也發生網路流傳某確診病患曾至某診所求診,造成該診所不堪網路謠言霸凌宣布停診,診所護理人員讀幼兒園的小孩子也被同學家長聯合要求「請假」14天不要去學校。醫護人員不禁感嘆:「社會並沒有比17年前SARS發生時進步!」

兒子覺得媽媽偉大 但不敢讓同學知道媽媽在醫院工作


南部一家教學醫院吳姓護理師身為第一線醫護人員,需要全副武裝進入負壓隔離病房照顧病人,「兒子有一次看到手機裡我著裝工作的照片後,覺得媽媽很好屌、好偉大」,她很欣慰兩個孩子理解且認同媽媽的工作,但電視播報醫護人員被不友善對待的新聞,對孩子是有影響的,有一天她聽到就讀小五的老大叮嚀小一的弟弟:「去學校不要跟同學說媽媽在醫院工作」,弟弟不解問「為什麼」,老大回答:「因為同學知道就不要跟你玩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孩子的對話讓她很心酸,孩子「覺得媽媽很偉大,以媽媽為榮,但又不敢讓同學知道媽媽的職業」的矛盾讓她很心疼。她說,因醫院工作忙碌又有排日夜班,孩子上下學都由先生接送,她鮮少在學校露臉,班上家長並不知道她是護理師,雖然不見得家長都不理性,「但遇到一個就夠了」。

(護理師在進入負壓隔離病房前必須全副武裝,包得密不透風,十分辛苦。圖片來源:陳德信)


SARS時遭閨蜜斷交 新冠肺炎鄰居說「要離你遠一點」


南部另一家醫院的資深護理師在SARS有「很受傷」的經歷,原本以為這次民眾觀念進步了,結果鄰居說「要離你遠一點」。

她說,17年前SARS時爆發時她還年輕,「可能是使命感吧」,她自願到院方專門收治SARS病患的病房服務,沒想到有一天情同姊妹的閨蜜跟她說:「我先生要我們暫時不要聯絡。」她回憶,「那時感覺很受傷,我這麼熱忱、主動到第一線照顧SARS病患,最好的朋友不但沒有為我加油打氣支持我,反而切斷聯繫。」之後5年她完全沒跟閨蜜聯絡,雖然後來閨蜜主動恢復邦交,但友情的裂痕已難以修復。她表示,當年SARS造成社會及民眾極大恐慌,她可以體諒好友的作為,「不過我也看到了人心」。

這次新冠肺炎疫情,政府對疫情持透明開放態度,防疫也見成效,原本她認為社會整體進步了,沒想到竟然還是有人認為「醫院很危險」拒絕送便當到醫院、「護理師不乾淨」房東拒絕租屋等情事,有一晚她下班回家遇到平常見面會點頭打招呼的鄰居,寒暄中得知她在醫院工作,對方馬上說:「那我要離你遠一點!」她說,雖然對方可能只是開玩笑,但當著她的面這樣說,她心裡很不是滋味,「當下我回了他一句『對,離我遠一點好』,就走開了。」她說,還好比起SARS,「這次只受到小小的傷害」。

公婆希望她不要回家住 護理師下班在醫院洗兩次澡


中部一名也在第一線的護理師,面對的則是親人的壓力,公婆要求她這段時間不要回家住,以免把病毒帶回家。「醫院並沒有安排住宿,不回家住哪裡呢?」她表示,除了跟公婆解釋在醫院都有做好防護措施,自己也勤洗手勤洗澡,多重保護。

(在這場防疫作戰中,醫護人員都小心保護自己,在醫院門口為病患量測體溫也會穿上防護裝備。圖片來源:陳弘璋)


她說,孩子才牙牙學語,「不要說老人家,我自己也很怕好不好,所以我們(護理師)下班一定在醫院洗好澡、換好衣服才回家」,她在醫院洗兩次澡,回家一進門馬上再去洗一次,才去抱小孩。

「其實不少護理師都有這個問題,家屬希望這段期間我們住醫院」,她表示,如果可以,希望抗疫期間政府可以提供第一線醫護住處,但不是強制,由大家依自身情況選擇,這樣也可以減少萬一醫護被感染,不會造成家庭群聚或社區群聚。

「在負壓病房工作壓力真的很大,有學姊SARS時在醫學中心負壓病房工作,SARS過後頭也不回的離開臨床護理工作,」她說,政府要夠挺第一線護理人員,護理師才撐得下去。

延伸閱讀:

台首宗安養機構護理師確診! 長照機構「3原因」成最令人擔心的破口

哪國疫情最快終結? 從「關鍵曲線」看3種走向...台灣還沒擺脫風險

台灣會「封城」嗎? 陳時中:會預先公告,但距離這情況還很遠

上健身房憂群聚感染風險 自我防護5招必做到!

布口罩、口罩套有防疫效果嗎? 專家3點提醒

※本文由《康健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點此查看原始文章

范筱梵老公「3P帝王洗」影片曝光!  2女極樂共浴左右緊貼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