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特殊基因也中鏢!嚴重藥敏如燒傷 長庚從「皮膚T細胞」找到兇手

Carbamazepine(卡馬西平,簡稱CBZ)藥物和HLA-B*15:02,T細胞受體(TCR)結合之示意圖。(圖/長庚醫院提供)

▲卡馬西平(CBZ)藥物和HLA-B*15:02,T細胞受體(TCR)結合之示意圖。(圖/長庚醫院提供)

記者嚴云岑/台北報導

史蒂文森症候群(SJS)毒性表皮溶解症(TEN)等嚴重藥物過敏,除了皮膚紅疹外,全身皮膚黏膜還會起水泡、潰爛如燒燙傷,雖然醫學已證實,藥物過敏的產生與特殊基因有關,但仍有病患不帶特殊基因也發病。長庚醫院與跨國研究團隊合作,費時5年終於確認「特異性T細胞受體(TCR)」是引起嚴重藥敏反應的元凶,該成果已於8月刊登於國際知名「自然通訊期刊」。

長庚醫院皮膚部部主任鐘文宏醫師表示,台灣藥害救濟案例中,每年有超過一半都是SJS或TEN病人,近年來研究已發現,特殊人類白血球抗原(HLA)與藥物代謝基因有很強的關聯性,但會引起人體過敏藥物有上百種,有不少病患不帶特殊人類HLA基因,服藥後卻產生嚴重過敏反應。

請繼續往下閱讀...

鐘文宏醫師解釋,人體有上百萬種的T細胞受體,T細胞受體是人體免疫系統除了HLA以外,能決定對外來抗原,包括藥物、病菌或癌細胞等產生免疫反應的重要因子,但當HLA與特異性抗原交替作用後,就可能激發T細胞活化與毒殺反應,進而釋放出引起SJS/TEN的毒性蛋白及細胞激素。

▲長庚藥物過敏。(圖/長庚醫院提供)

▲吃藥示意圖。(圖/長庚醫院提供)

此次跨國研究發現,嚴重藥物過敏病患除了帶有藥物特異性的HLA基因型(如HLA-B*1502)以外,皮膚上的T細胞也會有藥物結構相對應的「特殊T細胞受體(TCR)」,決定毒殺T細胞的活化,釋放出最可怕的嚴重藥物過敏反應的毒性蛋白及細胞激素,一旦患者體內同時帶有HLA與TCR,就會激發如「吃角子老虎」般連鎖藥物過敏反應。

但若缺乏特殊的T細胞受體基因型,就算帶有嚴重藥物過敏基因HLA-B*1502,T細胞也不會對卡巴氮平等易致敏藥物產生過敏反應。這也可以解釋,為何很多人帶有危險藥物過敏HLA基因型,但吃了相對應的過敏藥物也沒產生過敏反應。

鐘文宏表示,人體免疫系統十分複雜複雜性,此次研究共花了5年時間,比對國內和歐美SJS病人的TCR差異,並進行細胞及動物實驗,終於解謎。未來在設計新藥時,可參考不同人種的特殊過敏的HLA或TCR結構,避免設計出雖然很有療效卻會引發嚴重過敏或副作用的藥物。

長庚研究團隊正積極利用小分子藥物活化特異性毒殺T細胞的研究技術,透過「借力使力」方式,針對突變的癌細胞設計出能活化毒殺T細胞的特異性新抗原,訓練自體活化的T細胞攻擊突變的癌細胞,幫助不同癌種不同基因變異的病人,量身訂做自己的專一性T細胞以對抗癌症。

鐘文宏表示,目前這項技術已申請衛福部特管辦法癌症細胞治療,希望不久後的將來,可以運用於臨床治療。

紅衣變態男出沒基隆廟口 「抓胸+熊抱」女高中生驚聲尖叫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