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幻聽拿剪刀襲警!思覺失調患熬過3年戒護期 用「園藝」翻轉人生

記者嚴云岑/專題報導

今年55歲的黃玉龍是思覺失調症患者,同時也是八里療養院時隔多年再度聘用的病友員工,整座療養院的園藝都由他一手包辦,不只設計了入口的愛心花圃,修剪樹木、除草他也十分在行,去年更獲得新北市勞工局頒發的身心障礙勞工楷模。推薦他進入園藝領域的職能治療師陶澤臣笑道,「當阿龍來工作以後,我們醫院的景觀都不一樣了。」

《我們與惡的距離》將思覺失調症患者回歸社會的困境搬上檯面,黃玉龍就用自身例子證明,只要規律服藥,接受追蹤,患者也能順利回歸社會,並透過改變自身行為,轉化家屬對疾病偏見,這2年來家中有親戚來訪,「家人還會喊我回家吃飯。」

▲幻聽拿剪刀襲警!思覺失調患熬3年戒護期 用「園藝」翻轉人生。(圖/記者嚴云岑攝)

請繼續往下閱讀...

▲八里療養院病友員工阿龍站在他設計的愛心花圃前。(圖/記者嚴云岑攝)

黃玉龍接受《ETtoday》訪問,談及罹病到回歸社會的心路歷程。他回憶,第一次出現幻聽是在民國80幾年,退伍後酗酒又染上毒癮,開始聽到「有人要對付你」、「有人在罵你」等聲音,他錯以為真,多次撿石頭丟路人,被強制送醫後入住急性病房,每次都只待2、3天就出院,家人對他又恨又怕,直到5年前他因喝酒拿剪刀襲警,被判戒護送醫3年,人生才出現大轉彎。

黃玉龍說,他被送往八里療養院後,一直在院內的工作隊服務,舉凡最初階的鎖螺絲、串支架,到中階版的摺紙蓮花、做蛙鏡他都做過,期間也持續接受社工師關懷,按時服藥,症狀皆獲得穩定控制。等到3年戒護期將近,帶領他的職能治療師陶澤臣詢問他,「阿龍,你想不想割草?」進而開啟了他的第二人生。

▲八里療養院思覺失調症病友員工黃玉龍。(圖/張自強主任提供)

▲阿龍工作照。(圖/八里療養院提供)

黃玉龍提到,一開始接觸園藝,他是從「草」先認識起,後來慢慢覺得「這裡種的花怎麼這麼奇怪?」才激發出對種花、植樹的興趣。八里療養院將他納為員工後,更大力支持,不僅將花圃交由他管理,還送他去上樹木移植課程,將園區整理得煥然一新。

黃玉龍帶領記者到門口,介紹他設計的愛心花圃,彎下腰實示範種花流程,「我先用線圍出形狀,再從裡面慢慢往外面種,順序不能錯喔,不然會踩到。」詢問他為何要選這種花?他搔了搔頭表示,「因為這花是紅色的,愛心就應該是紅色的。」

▲幻聽拿剪刀襲警!思覺失調患熬3年戒護期 用「園藝」翻轉人生。(圖/記者嚴云岑攝)

▲阿龍與職能治療師陶澤臣共同受訪。(圖/記者嚴云岑攝)

陶澤臣提到,目前八里療養院除了阿龍外,另聘僱了3位病友員工,分別從事清潔、病歷歸檔與領班工作,而園區內愛心商店也聘僱了6位病友當店員,幫他們為回歸社會做準備。陶澤臣笑道,思覺失調症員工比與有一項特質,那就是惜福,「他們會因為能工作感到滿足」。阿龍每天工時為8小時,現在園區的景觀,也在他的打理下變得井井有條。

八里療養院職能治療科主任張自強表示,以社區復健中心的結案指標來看,約有4成的精神疾病患者能重返社區就業,從事工作則以清潔與發傳單兩類最多,勞力密集加上動作重複性高,成為最好的入門指標。

黃玉龍表示,自己現在還是會聽到一些有人跟他說話,但已經學會不去理會,也喜歡讓自己處於繁忙的狀態,「我一忙起來,聲音就不會出現了。」雖然現在社會上對精神疾病患者仍有許多誤解,但黃玉龍表示,自己並不會刻意去消弭它,「有些人就是會(歧視),你跟他講這麼多也沒有用,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了」。

▼八里療養院面積遼闊,但阿龍卻將園區打理得井井有條。(圖/八里療養院提供)

▲八里療養院思覺失調症病友員工黃玉龍。(圖/張自強主任提供)

其他人還看了...

應思聰演活「思覺失調」!《與惡》拍攝地大公開...背後原因有洋蔥

《與惡》鳥娃娃出鏡率超高! 社工師揭「療癒小物」隱藏秘密

危險職業賭性命...月薪僅35K 護坡蜘蛛人吊2百米巨石險砸落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