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兒手術過世!老父持刀捅醫護 見199字信「能吃媽媽煮的飯」淚崩

▲住院,病人,患者,病患,醫院,顯圖。(圖/取自免費圖庫Pexels)

▲一名患有白血病的男童因為骨髓移植手術產生排斥反應而不幸離世。(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exels)

文/李薇醫師

《刀》

刀,用之有道,道在於人,道在於法......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西瓜刀

「看!這是我爸爸給我新買的機器人,你沒有吧!」一個小男孩跑到西瓜攤前,向這個攤主的孩子炫耀著,「那有什麼厲害的?我這個風箏還是爸爸親手做的呢!你的機器人又不是你爸爸做的……。」攤主的兒子蠻不在乎的說。這個面色蒼白骨瘦如柴的小男孩是那麼懂事啊,他是他爸爸的驕傲,可白血病讓這個男孩頻繁的進出醫院,身上的針眼讓人禁不住的打個寒顫。

刷刷刷!手起刀落,一個西瓜便被流利的切成好多瓣,這是個滿頭白髮的男人,年齡並不大,但是生活的勞累讓他的頭髮花白,一天不知道要切多少西瓜,打著幾份零工給孩子治病,供孩子上學,而孩子也總是懂事的叫賣,喊著「賣西瓜囉!不甜不要錢!」

終於等到骨髓配對成功,現在只需要進行骨髓移植手術了,這個老爸爸不怕累也不怕苦,他只希望兒子手術可以成功。

#手術室之刀

「一會兒就好了,不會痛的」「我不怕的,你放心吧爸爸。」兒子在被推進手術室時竟然安慰一旁的焦急的父親。「等我好了,爸爸帶我去放風箏吧,那個風箏線快要斷了,修一修還能再玩。」孩子這樣的話語不僅驚呆了父親,也讓在場所有醫生和護理為這個孩子祝福禱告。「好的,病好了,爸爸給你買機器人!」父親半跪著,一直握著兒子的手,護理師把孩子推進手術室,門關上了,父親蹲在牆邊哭泣著……。

是啊,怎麼能不哭呢?他害怕了,孩子是他的一切!他忽然站起來往醫院外面走,嘴裡嘟囔著「兒子,等著我,等著我……。」

▲住院,開刀,手術(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男童最後捱不過,因骨髓移殖引發排斥反應而離世。(示意圖/免費圖庫pixabay)

#人心之刀

「心跳為0,血壓為0,沒有生命跡象,疑似排斥反應引起休克性死亡。死亡時間下午3點15分。」

醫生們無奈的看著這個可愛又懂事的孩子,現在卻離開了他們,一旁的護士難以接受,默默轉過身去抹去臉上淚水,他們更不敢想像父親有多傷心絕望。孩子躺在病床上,被醫生們緩緩地推出來,那位父親也剛好趕來,他氣喘吁吁地拿著買來機器人玩具,問道:「還沒有開始嗎?你們弄錯了吧!我兒子是不是想看看機器人再進行手術,對吧?」
「抱歉,抱歉,孩子他沒能挺過來,您節哀。」醫師難過地說。

這位父親,撲在孩子身上,摸著孩子的臉,「小寶!起來!起來啊!我們回家,我買了機器人,你不用羨慕別人的機器人了。」父親仰天長吼:「是你們害了他,他一直很懂事,他說過等我的,是你們的錯!」

父親說著便拿起隨身攜帶的美工刀,向醫師捅去,鮮紅的血液噴湧而出,護理上去阻擋,也被他劃傷,血液迸濺在白袍上、推車上,頭髮上。醫生及護理人員們跑進病房裡躲起來,父親被關隔在屋門外面,他拿著刀扎向屋門,他拼命的錘著窗戶上的玻璃,反手握起美工刀劃進他的手,可他已經感覺不到疼痛了,更多的是失去兒子的痛苦,他像失了魂一樣……。

#法律之刀

「姓名?」父親沉默,「年齡?」父親沉默,「作案動機?」警察一遍一遍的審問這個男人,可是這位父親在以沉默抗拒著一切。「那談談你的孩子吧!」警察試圖轉移話題,這時男人抬頭了,他並沒有開口,而是雙眼直瞪著警察,「孩子的手術是風險很高,醫師們已經盡力了。」警察試圖解釋,父親卻不再沉默,他憤怒地吼向警察,「為什麼這麼對我,小寶的媽媽在他很小的時候走了,我只有這一個孩子,為什麼!我只想要他活著。他那麼懂事,還那麼小!」他說著邊崩潰的蹲下哭泣。

這時另一個警察遞給男人一個字條,說:「這是你兒子手術時塞給護理師的,他說不管結果如何,一定把字條給他的父親。」

男人顫顫巍巍的接過這封小信,如獲至寶的小心開啟……。

「給宇宙中最厲害最無敵的爸爸:你好呀,爸爸,我想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可能在恢復中,或者,或者我可能去天堂找媽媽啦!其實那樣也不錯,就可以像別的小朋友一樣吃到媽媽做的飯了。有時候你工作忙,把我放在醫院治療時,那些醫師叔叔和護理姐姐很仔細的照顧我,他們還給我講故事,讓我不要害怕,他們真的讓我感覺到很幸福,我希望你可以幫我謝謝他們。爸爸!你一定要等我呦!等我好了,一起去放風箏吧。天不怕地不怕的兒子 小寶。」

▲▼清單,紙條,紙團,字條,寫信,揉爛,信紙。(圖/pixabay)

▲看完兒子親筆寫的信,鑄下大錯的父親相當懊悔。(示意圖/pixabay)

幾行稚嫩的字,是這個孩子對爸爸最後的寄託。父親看完信,把信翻來覆去,希望還能找到兒子的字,他抱頭痛哭著,「我對不起你們,我對不起兒子啊,我錯了,我錯了!」父親用拳頭搥著自己的腦袋,警察們無奈地拍了拍這位父親的肩膀,他們也是孩子父母,他們也明白對孩子的愛。「我想進牢房之前再去醫院向他們道歉,拜託了!」望著男人期盼的眼神,警察們看到的不再是一個抗拒的犯人,而是一個懺悔的父親。

警察們把他帶去了醫院,他戴著腳拷沉重的走著,短短的走廊,對這個父親是多麼漫長,每一步都心如刀割,他來到受傷醫師的病房門口,他停下腳步,他如何進去呢?又有什麼顏面進去呢,他跪在門口,眼淚止不住的流著,沒有人拉起他,人們明白,當人的仇恨之刀傷害別人的同時,自己也必將受傷。

警察押著男人下了樓,走到醫院門口時,男人突然停下望向醫院上方的天空,他笑著說:「看啊,那是我兒子的風箏,飛得好高啊!」

警察們轉過身望去,卻什麼也沒有看見……。

本文經授權轉自:Dr.李薇復健與生活頻道

搭捷運驚見超巨北半球! 45度「上帝視角」全看光

關鍵字: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