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遇了還能回頭嗎?家庭變調...先生淚喊「怎樣才肯原諒我」

點評:每一個人都受傷了0.0

達志示意圖 示意圖 男女 兩性 小三 出軌 劈腿

另一半外遇了,婚姻出了什麼狀況?(圖/達志示意圖)

文/呂伯杰

明峰一早醒來,不知怎麼著心跳的速度很快,心情不自主的一直感到很鬱悶、煩躁。明峰看著有點熟悉又陌生的房間,心裡盤算著:「分房已經一個月了,曉晴最近都不太想和我互動,也許趕快起來做早餐,希望能讓曉晴心情好些」。出房門後看著家凱的房門,很想做點什麼讓家凱上學,但想到曉晴每次聽到自己在罵家凱時,如仇人般的反應,胸口像裡大石頭壓住一般,動‧彈‧不‧得。

心裡想著曉晴愛吃的早餐口味,手邊也忙了起來,只有明峰醒著的早晨,看起來心情有些輕鬆。過了一會兒,耳裡傳來曉晴房門打開以及走進客廳的腳步聲,不知怎麼的突然停了下來。明峰的心頭一緊,心跳頻率快速的上升,不安感湧現。

明峰嘆了一口氣,心裡想著:「又來了,又要找我吵架了嗎?不能有一天是安靜的嗎?我做了那麼多的努力,說了那麼多的道歉,到底還要我怎麼做才夠?」。耐著性子,明峰轉過頭看見曉晴臉上的淚珠,內心有一種痛的感覺和反覆道歉後沒有效果的挫折感交融在一起,不知怎麼的喉嚨極度緊繃,本來想好好說出口的話就變成帶著刺的語氣。

「妳又怎麼了?」雖然一說出口就懊悔不已,但明峰同時也進入備戰狀態,穿好盔甲,拿起盾牌,深怕擋不住曉晴的攻擊。然而,曉晴卻哭了起來,並往外走。看著曉晴哭泣離去的背影,明峰只能看著剛穿好的盔甲和盾牌碎落一地,胸口隱隱作痛,又懊悔、又挫敗、又自責,同時夾雜著煩悶的感受。

曉晴離開後,明峰很快的收拾了一下,留了份早餐和紙條給家凱,隨後便出門上班,心跳的頻率不知道怎麼著,一直很高。

▲吐司,三明治,早餐,生菜。(圖/翻攝自pixabay)

▲明峰留了份早餐和紙條在桌上。(圖/示意圖/pixabay)

明峰上班時精神不太好,但還算是投入,仍可心無旁鶩的做事,腦中不會出現家裡的紛爭。但閒下來的時候,內心的不安感則隱隱隨著心跳率動著。下班後,明峰離家越近,腳步越是沈重,內心希望時間可以快轉到明天或是永遠停下來。

進門前,明峰深吸一口氣,祈禱著今天可以平靜的度過。

開門後,映入眼簾的是凌亂的桌面和沙發上堆成小山丘般未整理的衣服、曉晴半掩的房間、以及手上拿著手機玩得正起勁的家凱。這一切與過去明峰回家時,整潔的家居環境,曉晴準備好飯菜,吃飯時家凱主動分享學校生活邊準備去睡覺的記憶完全不同。

明峰心想:「全都是我的錯嗎?自從有了家凱後,曉晴像是被搶走了一般,我又算什麼?什麼都是孩子先,我呢?她知不知道那幾年我是怎麼過的?該死的!到底要做到什麼程度才能恢復到以前的生活?」就在明峰邊想邊收拾桌面的過程中,胸口有一鼓張力不停的擴張,越來越緊繃。

當明峰聽到家凱邊玩手機邊笑時,想著:「我的日子已經那麼不好過,你還不好好上課,給我找一堆麻煩,現在還玩得那麼開心!找死!」雖然很想開口罵家凱,但想著曉晴可能有的反應,便壓抑著內心的不滿對家凱說:「有空你也要幫忙收一收,不要只是玩手機」家凱聽到父親對自己說話後,轉頭瞪了父親一眼。

▲▼房間,雜亂,清潔,玩偶,熊。(圖/翻攝自pixabay)

▲回家看到家裡一團亂的明峰,頓時感到胸口一緊。(圖/示意圖/pixabay)

從家凱的眼神裡,明峰內心突然有一陣自責感、愧疚感浮現,但很快的就被憤怒感取代,剛剛理智能兼顧曉晴反應以及壓抑自己的狀態,馬上被戰鬥模式取代,將家凱的反應視為大逆不道的挑戰。
明峰怒不可抑對家凱大吼:「看什麼看!」

話才剛說完,曉晴的房門突然用力的被推開,明峰一轉頭便看到曉晴往自己的方向衝了過來。明峰的胸口變得更緊,自責著與家凱間的磨擦,但心中明白更大的衝突即將到來,不自主的身體與表情變得更加的防衛與緊繃。

曉晴對著明峰大罵:「你有什麼資格罵兒子!」在夫妻兩人還來不及有反應時,家凱便轉身往門口跑去。

明峰看到曉晴站在自己面前準備開戰,而家凱往外跑時。內心又急又氣,急的是想彌補剛發生的一切,讓家凱回來,並讓曉晴不要生氣;氣的是曉晴根本就沒有在聽自己解釋,怎麼說也說不清。

在一番權衡後,明峰決定先想辦法讓曉晴消氣,但胸口的張力在明峰思考的同時不停的膨漲,腦子漸漸充斥著「嗡嗡嗡」的聲音,明峰用力的呼吸、拳頭緊握,壓抑著自己。

▲▼男人,中年男,大叔,開瓶蓋,傷心,憂鬱,更年期。(圖/翻攝自pixabay)

▲明峰努力壓抑自己的怒火與不安。(圖/翻攝自pixabay)

曉晴看到家凱衝出家門後,對明峰說:「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和那個女人的事!家凱也不會變這樣!」

聽到曉晴這麼說,明峰滿腹的自責與委屈,覺得孩子跑出門,到底和外遇有什麼關係。明峰雖然受到刺激,仍先試著消消曉晴的氣,於是按耐著性子和曉晴說明:「我知道自己做錯了,也道過歉了,後來也按妳的意思分房,再也不和對方聯絡。我這不是都配合妳嗎?還有什麼地方做不夠的嗎?」曉晴聽到明峰的解釋後心裡的氣和氣與怨像火山爆發一樣,火山灰覆蓋了大地,所有的東西都公平的化成灰燼,而原本耐著性子的先生不再解釋,跟上曉晴爆發的速度怒吼了起來。

曉晴:「你配合我,我就要原諒你嗎!?要不是你,我會這麼難受嗎!?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明峰心裡不停的轉著,「到底想怎麼?都是我的錯嗎?」就在明峰邊想的過程中,小時候在父親面前不管做什麼都沒有用的感覺不停的冒了出來,心裡雖然極力的想掙脫,但身體已經先投降,越來越緊繃。

明峰邊流淚、邊大喊:「妳到底還要我怎麼做才肯原諒我!?」
曉晴開口說:「這個問題要問你自己,你才是那個做錯事的人!」說完便告訴明峰自己累了要先休息,起身往房間走去,留下明峰一個人。

明峰獨自一人待在客廳,攤在沙發上,腦子空白了起來,心跳的速度非常快,連臉上血管的跳動都能感覺得到,臉上的淚水不停的留下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明峰突然想到家凱跑出門外,於是擦乾了眼淚,打起精神小聲的往門外走去。

▲ 親子,兒童,嬰兒,遊樂園,遊樂設施,娃娃車,家長小孩互動,餵奶,換尿布(圖/記者姜國輝攝)

▲ 明峰猜想,兒子常會到附近的公園去遛達。(圖/記者姜國輝攝)

心裡知道家凱會去公園,但明峰不希望自己的出現又讓家凱跑走,於是在遠遠的地方看著家凱,深怕家凱會有危險。看著家凱的背影,明峰知道家凱內心不好受,但一時之間也還想不到要怎麼辦。等到家凱起身要回家時,明峰趕緊早一步回家進到自己的房門裡,直到聽見家凱回家進到自己的房間,明峰才放心的入睡。

隔天一早明峰如常上班,面無表情。

曉晴如常上班,面無表情。

家凱如常中午後進學校,面無表情。



【心理師這樣想】 

我在下筆前想到我所認知的男人,就開始在擔心讀者是否覺得我在為男人說話。是的,我想為男人說話,但不是為外遇脫罪。我試圖為男人發聲的是內在真實的那一面,以及聚焦在關係中重要的面向,但我不認為外遇就要被接受或正當化,這是兩碼事。所以,以下的文章內容,主要是希望增加讀者的思考,試著換個角度理解男人,希望能讓讀者有新的看見。

一、 沈重的文化原罪也許遮蓋了關係中已存在的問題

  外遇的男人像是背負了文化原罪般,特別難被原諒,尤其外遇的對象是「人」的時候。換言之,如果投入高度情感關注或時間的對象是工作、車子、興趣、孩子時,通常不會被判那麼重的刑,甚至會被合理化(一般都不會被認定為外遇)。我這麼說,不是在幫外遇的人脫罪,而是想擴展大家對於外遇的認知。也許,我們可以說當伴侶或夫妻其中一方,不再投入高度情感關注或時間在對方身上,而把大部份都情感投注在某一個對象時,就是一種試圖離開關係的狀態。按此道理,明峰與曉晴誰先外遇就很難說了。

▲▼男人,中年男,大叔,開瓶蓋,傷心,憂鬱,更年期。(圖/翻攝自pixabay)

▲不再投入高度情感關注或時間在對方身上,常是外遇的跡象。(圖/翻攝自pixabay)

二、重新認識男人

在這個故事中,明峰是外遇的人,也是那個希望得到原諒的人,但曉晴被傷的那麼重,要原諒明峰談何容易。對於曉晴來說,也許覺得明峰只要好好的「傾聽」自己的傷痛,花時間「理解」受傷的緣由,「討論」可以怎麼改善,「誠心誠意」的道歉,就能夠原諒明峰。但,按照我身為男人(接受心理師的訓練前),以及與男人們接觸的經驗,要做到括號內大多數女性習慣的事,那是難如登天啊~

在我工作的經驗裡,男人比較是這樣的:

1. 用行動來傳達歉意

一般而言,男人在表達情感的方式上,我們更常看到的是行動,例如明峰試圖用做早餐來示好,並留了一份早餐給家凱、配合太太分房的要求以及主動的整理家中環境等等。

2.用壓抑的方式避免衝突,背後的目的是保護關係

通常男性壓抑自己是為了避免衝突,背後的用意可能是避免關係的惡化,有保護目前關係的用意。例如明峰為了避免曉晴生氣,選擇暫時不處理家凱拒學的情況;或是當家凱離開家在公園時,站在遠處看顧著家凱,但不靠過去。

▲壓力,頭痛,生氣,傷心,頹廢,失望。(圖/pixabay)

▲男人跟女人在面對衝突的機制不同。(圖/pixabay)

而有人會問,吵架最後男性常以暴怒或攻擊收尾,那和保護關係有什麼關聯?有的。舉例來說,明峰在夫妻衝突時,很快的便進入防衛的模式,穿好盔甲備戰。這是因為男女大腦運作機制的不同,通常女性在衝突時,大腦仍能快速的運作,選擇最合適的字眼表達內在的感受;而男性在情緒洪流氾濫的同時,為了避免傷害對方先控制好自己,腦中能運用的字眼和思考的靈活度會漸漸窄化,直到過度壓抑而被情緒荷爾蒙淹没後,防衛的狀態就可能轉向攻擊的狀態,向外則用趨趕他人的方式,減緩情緒的累積。

一般而言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攻擊對方(言語或肢體),通常男性對自己的生氣反應是很內疚的;向內則盡力壓抑(最常見就是不說話),顯得極度挫折或痛苦(反應因人而異)。無論向外或向內都是避免進一步的傷害關係,當然,不一定都能停下衝突。

此外,比起女人,男人更常用壓抑的方式消化負向的情感,時間久了就容易讓壓力累積在身體裡,例如明峰的心跳常處於頻率較高的狀態,或是胸悶。如果強度與時間拉長,可能就會造成情緒調節機制的失能,引發更深層的傷痛,如明峰小時候與父親的關係(女性也會有相同的狀況,但有高度的個別差異性)。

▲▼憂鬱,難過,傷心,情緒,憂鬱症(圖/記取自免費圖庫Pakutaso)

▲社會不允許男孩子哭泣或表現脆弱。(圖/免費圖庫Pakutaso)

3. 脆弱是文化賦予男人的死穴

男人要接觸脆弱的情感靠近情緒,是相當困難的,因為男性成長過程中通常不被允許脆弱,所以面對情緒時常顯得抗拒或防衛。例如明峰做早餐轉頭看到曉晴的眼淚,反應出來的是不耐煩的狀態。當下明峰也許能感受到曉晴的傷痛,但不由自主的趕快穿上盔甲接招,而不是安撫曉晴。因為靠近曉晴的痛,也會靠近自己的愧疚感,要男人脫下盔甲靠近情緒沒有那麼容易,而女人的眼淚,有時可以是一把利刃,讓男人倒地不起。男人遠離的也許不是女人,而是感受到女人湧現的情緒後,不知從何回應起的脆弱感。

4. 用生氣來表達難以啟齒的豐富情感

生氣,不知怎麼的,常是男性被認證用來傳達「擔心」、「自責」、「羞愧」等各種負向情感的途徑。例如明峰和家凱間的相處,不小心就顯得相當緊張。而曉晴把明峰的生氣視為找兒子麻煩的動作,就沒有聽到明峰話語背後的「擔心」和避免衝突的良善意圖。有時,男性的生氣不小心也讓母子靠得更緊,生氣的背後其實有很多用心,需要被提煉和聽見。

5. 靠自己,不要靠別人

男人其實有豐富的情感,只是不擅表達,在曉晴生孩子後情感大量的轉移,其實是很矛盾的。也許明峰不知道怎麼和曉晴表達情感上的需求、期待,而選擇自己消化或壓抑(有時可能也被孩子為優先的前提而取拾掉了),等到外遇的機會才突然滿溢了出來,夫妻的關係可能因此在兩人都疏忽的狀況下漸行漸遠。

▲▼情婦,小三,劈腿,有染,正宮,渣男。(圖/達志/示意圖)

▲夫妻之間的關係,不要等到外遇後才補救。(圖/達志/示意圖)

你身邊是否有面臨關係中難題的男人?而這個男人情感豐富,但腦中的字彙有限;擅於行動,但容易被誤解或視為理所當然;面對女人常覺得挫折,像個孩子般,怎麼做也不對,只能用生氣表達,外人看起來覺得失控;對於關係有需求,但常選擇不說或自我滿足,不小心創造出更多的問題。  

如果,你身邊有人像明峰一的困境,請把「盼」介紹給他,我們來陪他走回關係中,找到回家的路。

作者介紹

呂伯杰心理師,現為盼心理諮商所所長,提供家庭、伴侶諮商服務的諮商所,評估關係狀態與困擾、協助修復關係創傷,增進彼此的親密感,現有經營粉絲團盼心理諮商所》

原文請見:關係受了傷,家裏每個人都苦—明峰篇(爸爸)

想看更多「盼の關係劇場」請點以下連結:

關係受了傷,家裏每個人都苦—家凱篇

關係受了傷,家裏每個人都苦—曉晴篇(媽媽)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達志影像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達志影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