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別人的死亡換重生!「器捐受贈者」真心告白:不知該悼念還喜悅

▲吳姄宣的自由從生病那刻起消失殆盡,直到接受腎臟移植手術,還是不知道該開心還是難過。(影/我的人生我的選擇提供)

記者簡仲豪/綜合報導

如果在23歲的青春年華被醫生宣判「腎衰竭」,必須接受洗腎,那麼接下來的路,你會選擇怎麼走?是對未來充滿希望,勇敢且積極面對,還是躺臥在床,抱怨老天不公平的對待。現年35歲的吳姄宣,回想起當時二技入學時在健康檢查報告中被發現腎臟數值異常,從抗拒治療到接受,展開6年的洗腎人生,但幸運的是,在29歲那年成功接受腎臟移植手術,從鬼門關撿回一命。

▲▼器官捐贈受贈者吳姄宣。(圖/記者張方瑀攝)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自己身體出了狀況,但吳姄宣完全不能接受,且腎功能指數已飆到12。(圖/記者張方瑀攝)

吳姄宣指出,當時得知自己身體出了狀況,完全沒有辦法接受,更抗拒治療。拖了將近1年後,出現尿液有泡沫、反覆高燒的情形,才被迫回醫院做檢查。正常情況下,腎功能指數為0.5至1.5,但吳姄宣那時的腎功能已達7。「我怎麼可能接受,我人就好好的,我的家人也完全不能接受。」儘管身體不適,她依然不願治療。

▲▼器官捐贈受贈者吳姄宣。(圖/記者張方瑀攝)

▲手臂上粗大的廔管是洗腎病人的救命之路。(圖/吳姄宣提供)

某天凌晨,吳姄宣突然癲癇發作被緊急送往醫院,當她在加護病房醒來時發現,鼠蹊部已經緊急插管洗腎,她難過地哭著說,「為什麼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就幫我做決定?」但她並不知道,當時若沒有緊急插管,可能永遠無法醒來,因此意外地開始了6年的洗腎人生。

直到2014年,某天晚上7點多,吳姄宣接到醫院的電話告訴她,「現在有排到適合的腎臟,你有10分鐘的時間可以考慮。」她坦承,當下確實有些疑慮,但和家人取得共識後,還是決定接受移植。

▲▼器官捐贈受贈者吳姄宣。(圖/記者張方瑀攝)

▲吳姄宣回憶起當初接到醫院移植通知的電話,心境非常複雜。(圖/記者張方瑀攝)

「醫院跟我說,必須等到捐贈者第二次腦死判定才能確認,那我到底是希望腦判過還是不過?因為這是一個生命換一個生命。」吳姄宣回憶起當初接到醫院移植通知的電話,心境非常複雜,「我該為他禱告,還是為自己禱告?」她心想,若一個人的重生,是用另一個人的死亡換來的,真的該開心嗎?

「我有兩個生日,但有一個(重生日)我從來不吹蠟燭,6年了,該悼念或喜悅,我還是做不出決定。」吳姄宣表示,自己的重生,必須經過一個人的死亡,但想要脫離這種被禁錮、被折磨的人生,除了死亡解脫,就是要等到一顆完好的腎。

▲▼器官捐贈受贈者吳姄宣。(圖/記者張方瑀攝)

▲吳姄宣(前排右3)經歷了一位朋友的離世後,對人生有了新的看法,在器官捐贈的推廣活動上當義工。(圖/吳姄宣提供)

移植的前3年,吳姄宣仍然不斷進出醫院,腎功能指數起伏不定,身體相當虛弱,愛哭的她眼淚沒有停過,時常心想,「也許我根本不適合,是我糟蹋了腎臟先生的心意。」在連續住院第10次時,甚至對著醫生說:「我想放棄了。」

▲▼器官捐贈受贈者吳姄宣。(圖/記者張方瑀攝)

▲移植完後開始嘗試進行較緩和的運動。(圖/吳姄宣提供)

但過程中,吳姄宣經歷了一位朋友的離世,她突然大徹大悟,學會放下這些內心的愧疚和不安。其實器官移植就像人身上的毛衣,當要給別人穿時,就必須全部拆掉,再編織成適合另一人的樣子,也許移植後3年就像這個重新編織的過程一樣。

吳姄宣說,之前對於這顆腎臟會有些壓力,但現在對它則是充滿感謝,「不會再去想什麼時候會結束,因為我覺得它給你重生的機會,與其不斷杞人憂天,不如去想你還有什麼事情沒做。」

【你可能也想看】

吃完剩菜險癱瘓!壯漢嗑「隔夜菜」下秒倒地…ICU搶救一個月結果曝
正妹患罕症遭譏假殘障!她PO「成長故事」惹哭網友…笑喊:喜歡自己的堅強
大腸癌也和「隔夜菜」有關!73%患者一周吃2次以上 醫:加熱過程很重要

84歲剖蚵嬤意外撞柱向後摔 駝背竟神奇痊癒醫生看傻眼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