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喝酒30年「肝硬化末期」!她簽DNR:還能做什麼 醫1句話暖哭網友

▲▼病房,醫院,手術,病人,急診,血氧,點滴(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一名婦人肝昏迷,女兒淡定簽下DNR,讓醫師看了好心疼。(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文/急診科醫師賈蔚

#緩和醫療學習筆記本—1
#幫媽媽買瓶啤酒吧!

她不過50歲出頭!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管哪時哪刻,若有人發現尚未住進病房的她,就在急診觀察室走了,應該也沒有任何人會感到意外吧⋯⋯

病人眼窩、面頰、鎖骨下…,全身無處不是「蠟黃」的皮膚緊貼著骨骼。脂肪?肌肉?我不知道從她身上消失了多久。全身唯一飽滿處,是她的肚子,但,那是滿滿的腹水⋯⋯。

「賈醫師,病人是肝硬化末期,之前都沒有規則追蹤,昨天晚上女兒代媽媽簽了《不實施心肺復甦術同意書》…。」陪同我查房的專科護理師提供我一些病人的重要訊息。

病人看來似乎深睡著(其實是肝腦病變引起的肝昏迷),偶爾身體會扭動一下⋯⋯,床邊坐著一位很年輕,但看來十分疲憊的女性,「該不會就是昨晚代媽媽簽下《不實施心肺復甦術》的女兒吧?」我心想著。

「小姐妳好!我是賈醫師……請問昨晚是妳簽的同意書嗎?」

「是我妹妹簽的…。我工作比較忙,照顧母親的工作大部份是妹妹代勞,她也比較清楚媽媽的狀況…。」

「妹妹成年了嗎?…爸爸還在嗎?….家裡還有其他兄弟姊妹嗎?…」我輕聲地問著,深怕稍微大一點兒聲,會將病人吵醒;更怕也將支撐著疲憊身軀的女兒震倒⋯⋯。

「爸爸不在了!只有我和妹妹,妹妹也已經成年了。我們都非常清楚媽媽接下來會怎樣⋯⋯。」

「她20幾歲就開始喝酒,不可能戒得掉…,起初喝啤酒…,後來就改喝米酒…喝啤酒太貴了⋯⋯。」

女兒十分平靜地訴說著,但聽得出心中無限感慨!

健保給付病床,病床,電動病床,健保病房。(圖/記者林世文攝)

▲經過半個小時與病人家屬的對話,賈蔚確認「她早已準備好了」。(示意圖/資料照)

「有人向妳和妹妹詳細說明過緩和醫療的內容或計劃嗎?或是妳對這次媽媽住院的治療計劃有什麼疑問嗎?」我要確認妹妹不是因為疲累不堪而無奈地簽下DNR⋯⋯。

「我不太清楚什麼緩和醫療,或許有人和妹妹討論過吧⋯⋯。醫師我們都知道媽媽早晚會走上這條路,這也是她的選擇⋯⋯。」

老天幫忙!今天急診觀察室待床的病人不算多,我至少可以挪出一些時間和她好好說明一下。也或許我只有這一次機會。

「醫師,我還可以幫媽媽做些什麼事情嗎?」女兒平靜的反應並沒有讓我太感到意外,因為剛剛半個多小時的對談間,我確信她早已「準備好了」。

「媽媽多久沒嚐過啤酒的滋味了?」我突然跳tone地問了這個問題。

「嗯…不知道耶!」女兒並未生氣我的怪問題⋯⋯。

「先幫媽媽買罐啤酒吧!用吸管放在她嘴邊,讓她吸幾口…。」

女兒靜靜地看著我,表情一如先前的平淡。但,點了點頭……

#安寧緩和醫療
#醫病溝通
#醫病關係

本文經授權轉自:賈叔叔的會客室

帥腹肌男抱2愛犬跳鋼管舞❤ 淡定轉圈圈!網笑:不暈嗎?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