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遇霸凌!「一拳揮臉上…」黃光芹:做媽的不會善罷干休!

▲▼霸凌,兒童,男孩,小孩,欺負,孤單,哭泣。(圖/翻攝自pixabay)

▲面對孩子被霸凌,家長該如何面對?(圖/翻攝自pixabay)

文/黃光芹

我兒子來家裡試住的時候,剛好碰到暑假,有充分的時間與我們相處;還可以銜接上新學期,重新開始。

我老公和我並不迷信貴族學校,只想把他像種子一樣,任意拋出,拋到哪兒、長到哪兒。我們相信,只要他努力向上,我們提供肥沃的土壤,終有一天他會成長茁壯。可是,當我們為他選擇學校的時候,還是起了差別心。原先,我們想把他送進學區內的一所雙語學校,無奈到得太晚,那所學校早已人滿為患,擠不進去。我們立刻決定,讓他讀學區內另一所公立學校。

請繼續往下閱讀...

沒有當過母親,不知道兒子入學,做媽的,比他還要緊張!他是轉學生,面臨生涯雙重轉換,我怕他一下子適應不過來,特別在開學第一天,陪他到校。我和老公像所有一年級家長一樣,把小孩送進去,卻又放心不下,停留在窗邊偷偷張望,等確定他穩定之後,才帶著忐忑不安的心離去。貝比的適應力很強,很快就融入班上,跟同學打成一片。他很幸運,碰到一位好老師。日後成為他生命中,一位不可或缺的心靈導師。

由於他的身世特殊,當轉入新的學校,所有的秘密只有老師知道。或許因為這個緣故,老師始終對他多了一層關照,從一些細微的動作,就可以看出。他除了耐心教他打羽毛球之外,每天放學,還總是牽著他的手,把他帶到我們面前,沒有一天除外!

貝比轉學的第二年,碰到改名的問題。我和老公全無經驗,只好把難題丟給老師,擇期由老師向全班宣布。還是老師有辦法!他分兩天運作。第一天,他將兒子的新名字,寫在黑板上,坦白告訴同學,他連名帶姓改了,就沒有再多說什麼。等到第二天,他先把兒子支開,要他幫忙跑腿,到學務處送資料,他則利用這個空檔將謎底揭曉。

他告訴班上同學,我兒子已經被我們夫妻領養,而且我們十分愛他。小學三年級的孩子還只是孩子,各個純真可愛。當謎底揭曉之後,他們像發現新大陸一樣,拉著他問:「你是被領養的喔?!」我兒子也很坦白:「是啊!」他非但沒有遭到同學歧視,反而多了許多關愛。

▲▼霸凌,兒童,男孩,小孩,欺負,孤單,哭泣。(圖/翻攝自pixabay)

▲如果不懂得反抗,怕久而久之會成為被霸凌的對象。(圖/翻攝自pixabay)

我們夫妻都是名人,在處理貝比在校事務時,刻意選擇謹慎、低調。有一次,他和班上同學掃完地、在回教室的途中,在上樓梯時遭到襲擊。打他的同學是其他班上的學生,重重一拳揮在他的臉上,使他的嘴唇滿布鮮血,立刻被同學送到保健室。老師聞訊趕來,幫他拍照存證。一直等到放學我們去接他的時候,才告知我們這個訊息,怕我們著急。

我兒子被這麼一打,驚嚇過度,哭得很傷心,好像想把多年的委屈,一次哭完。我看到老師傳給我的照片,十分心疼。我事後調查了一下,發現打我兒子的孩子是位特殊生,有情緒障礙;而且,先前並不認識他,只是隨機挑中他,並非衝著他來。因此我考慮了一下,並未追究。連日後與他們母子擦身而過,都假裝沒看見。

我怕兒子誤會,以為我不幫他討公道。因此趁機機會教育。首先,我告訴他這個孩子十分特殊,要他將心比心;可是,我再怎麼低調,都不能教他軟弱。他原本身型就特別瘦小,如果不懂得反抗,怕久而久之會成為被霸凌的對象。因此我告訴他,若日後碰上同樣情形,能躲、就躲;不然,趕快向老師求援。

我雖然不主張出手還擊,但若為了自保,或避免營造弱者形象,我教育他,該還手時還是必須還手,不要示弱!如果對方太過於惡劣,我這個做媽的,絕不會善罷干休!

兒子剛來的時候,在學校遇到任何困難,從不曾打電話向我們求援。我原以為他因為不習慣,所以沒有找媽媽。後來我才知道,像他這樣在特殊環境下長大的孩子,遇到任何事情只有靠自己解決。

▲▼霸凌,兒童,男孩,小孩,欺負,孤單,哭泣。(圖/翻攝自pixabay)

▲從小在特殊家庭長大孩子,遇到任何事情只有靠自己解決。(圖/翻攝自pixabay)

唯一一次,是他念小學二年級的時候,有一次放學突然拉肚子,學校大多數人都走光了,廁所又在偏遠、黑暗的角落,他不敢一個人待在那裡,只好向育幼院、大他一年級的同學求援,由對方守在廁所外面,陪他一起共度難關。我看他以前老師的聯絡簿上,總喜歡數落他的不是。有一次,說他拿橡皮筋射人。拿橡皮筋射人固然不對,但老師怎麼不進一步問:其他同學有沒有對他做了什麼?而他為什麼要拿橡皮筋射人?小小一條橡皮筋,恐怕是他自衛的武器。

我兒子與我們相處兩年之後,開始習慣打電話給我們。不管是等不到我們、還是忘了帶東西,我接到電話以後,立即迫不及待飛奔過去。不管是送傘、送衣服、還是送課本,總是使命必達。他九歲生日那天跟我提出要求,要我買個蛋糕送到學校去,他想讓同學幫他慶生。那天他可風光了,站在舞台中央,終於嘗到眾星拱月的滋味。

最令人動容的是,在導師的引領之下,我在二○一八年的母親節,冷不防接到他的電話。他在電話那頭說:「媽媽,我愛妳!祝妳母親節快樂!」我瞬間淚崩;而前一年的母親節,他還在老師的教導之下,幫我這個做媽的,打水、洗腳。他現在可是有媽的孩子,不再落單。否則滿腔的情愫,將向誰訴?

本文摘自《貝比來了》/黃光芹(廣播節目主持人、政治評論員)/時報出版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