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保編30億治C肝...錢從哪裡來? 付費者、醫院互不相讓

▲健保編30億治C肝。錢從哪裡來?付費者、醫院互不相讓。(圖/示意圖/東森新聞)

記者嚴云岑/台北報導

健保會於23、24日召開14小時的馬拉松會議審議106年度健保總額預算,確定編列30億預算治療C肝。但付費者代表與醫界代表卻對預算的來源抱持不同態度,前者認為一定要編列公務預算,才能動用30億元;後者則建議堅持C肝新藥應由健保「其他部門」支付,不應動用到醫院總額。由於兩方遲遲無法達成共識,最後決議兩案並陳,報請衛福部請林奏延裁決。

健保會執行秘書周淑婉表示,有關C肝新藥納入健保一事,皆抱持支持態度,西醫基層診所也接受在1285.72議員的總額中,撥出2.88億供C肝口服藥物使用。不過,醫院代表因怕排擠到其他病人的醫療權益,堅持應以「其他部門」支應,雙方各說各話。

請繼續往下閱讀...

▲民間健保監督聯盟發言人滕西華。(圖/資料照/記者賴于榛攝)

治C肝編30億? 付費者代表:沒公務預算就沒戲

民間健保監督聯盟發言人滕西華對醫院要把C肝新藥放入「其他部門」持反對意見,因為健保的其他預算,是用來支付愛滋病、醫療科技、罕見疾病、血友病等醫療項目,且每筆預算都有對應項目,「就算醫院要塞26.55億進來,健保也擠不出錢給他」。

因此,她認為,健保要動用30億治療C肝,錢一定要從公務預算來,「30億好比神明桌上的水果,如果你要吃得先拜拜」。雖然健保署長李伯璋日前在C肝公聽會上提到,106年度的公務預算已編列完成。但滕西華表示,沒這回事,「在這個立法院會期結束前,都有修改的機會」。

▲C肝檢查示意圖。(圖/肝基會提供)

堅持不讓C肝盡總額 醫院代表:敢動我們就上街頭

面對消費者代表的堅持,台灣醫院協會理事長楊漢湶卻有不同解讀。他表示,醫院並不反對病人接受最好的治療,但如何安排、籌措都需要再行協調,唯一不變的是,C肝治療不應該放在醫院總額,排擠到其他疾病的治療項目,如果一定要放,就只能編在「其他部門」。

楊漢湶說,雖然付費者代提到其他部門的金額已全數談妥,其實衛福部仍有上調的空間,「最終不一定是112.64億,還會有所增減」。台灣社區醫院協會理事長謝武吉也表示,C肝治療絕對不能動用到醫院總額,否則不排除上街頭抗議,「軍公教都走過了,下次換我們走走看」。

▲健保會執行秘書周淑婉(右)與健保會副執行秘書張友珊說明106年度健保總額分配。(圖/記者嚴云岑攝)

C肝預算要塞哪? 健保會主席:政策面解決了,技術不是問題

106年健保總額共編列6千5百多億元,比去年約增加5%。經過23、24日兩天的協商,付費者代表與醫院在牙醫、中醫、西醫基層及其他項目達成共識,分別編分配到418.48億、239.33億、1285.72億及112.64億元。醫院總額則因C肝藥費等項目談不攏,以26.4億的差額破局,只能交由衛福部裁決。

健保會代理主席戴桂英表示,無論是付費者代表與醫院代表提出的版本,都是使用健保費用,只要政策面決定,技術面就不是問題。衛福部公關室主任劉明勳也表示,目前尚未收到健保會的通知,但衛福部不會讓C肝新藥排擠一般醫院預算,會儘量兼顧雙方權益。

▲台灣肝臟學會會長簡榮南。(圖/記者李鍾泉攝)

患者該不該等C肝新藥? 醫:不要等,會失望

雖然健保會編列了30多億預算治療C肝,但台灣肝臟學會會長簡榮南卻建議患者「不要等新藥」。因為就算衛福部把30億全數編列到C肝口服新藥上,每年最多也只能多收9千至1萬名患者,症狀輕微的還是等不到藥。

簡榮南說,除了肝硬化、憂鬱症、本身患有免疫疾病、曾經器官移植、肝臟纖維較多或者先前治療失敗等患者需要口服新藥外,其餘患者皆可先用干擾素加雷巴威林治療,「現在很多都人在等,但明年開始給付後,一定有很多人會失望」。不過,他也建議政府應編列更多預算,讓更多C肝患者都能儘早得到治療。

16歲正妹土耳其度假腹痛急送醫! 8hrs後去世...子宮卻離奇「被消失」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