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醫車禍噴飛!鮮血狂湧…CPR「心跳變一條線」 夫忍淚求:請停下

▲▼病人,生病,醫院。(圖/取自免費圖庫Pexels)

▲一名女醫師為閃違規路人遭撞飛,送醫也救不回她的寶貴性命。(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exels)

文/李薇醫師

《當手下壓的是親人或老師呢?急救的手特別沉重……》

#蝴蝶花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三月末,春天吹醒了許多花花草草。我抱著王醫師最喜歡的蝴蝶花,走在通向王醫師墓碑的路上,路邊長滿了燦爛的蝴蝶花,花叢中挺直的花蕾依偎在盛開的蝴蝶花下。站在墓碑前我沒有悲傷。而是懷著感恩與幸福的心情而來。致敬這個偉大而無私的前輩。

#熱了冷了熱了冷了的咖啡

‌我還是一個醫學生時就和王醫師認識,‌她既是我的指導老師又像家人一樣的前輩,她一顰一笑在分秒中播灑溫馨,總是適時給我一份關心及一聲問候。那年我從醫學院畢業,成為了住院醫師,我最想聽到的是王醫師的加油鼓勵,即便我知道她很忙。

晨會結束後,我放了杯美式咖啡在她辦公桌上,急診來了一個出車禍的病人,她丟下我買的咖啡,匆匆跑去進行手術。我趁打病歷的空檔把咖啡熱了一遍又一遍,深怕咖啡涼了不好喝。接近傍晚時手術室的門終於打開,一個個醫生護士走了出來,王醫師走在隊伍的最後,拖著疲憊的身體,透過護目鏡,我看到了她滿眼的紅血絲。她走了一會兒便閉上眼睛揉了揉,我早就忘記了我在等待什麼鼓勵的話了,只是想扶著王醫師回家休息。在醫院門口遇到她先生,說晚上可以和王醫師一起聚餐,就這樣,我懷著期待和興奮回病房,繼續手上的工作。

#擔架上的戰鬥

下班後,打算買一個蛋糕送給王醫師,亦是老師,感謝她這幾年對我的指導和幫助。當我走到醫院門口,一輛急救車加速駛向醫院,鳴笛聲很震耳,救護車裡的人很焦急的拉下擔架,救護車裡的輕傷人哭叫著,擔架都是大片的血跡,門外又有一輛救護車疾馳而來,急診大廳裡的醫生和護理人員匆忙跑出來,我也過去協助。

救護員正在擔架上執行心肺復甦,急診醫師接過檢傷單說:病人王XX,性別女,42歲,車禍,腹部腿部出血嚴重,疑似多處骨折,心率下降迅速,需要快速止血,注射強心劑,繼續進行心肺復甦。我聽在場護理師皆一直喊著:王醫師!王醫師!我這時心裡一驚,擠進裡面,發現躺在床上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平常帶著我待我如家人和學生的王醫師。

▲ 健保給付病床,病床,電動病床,健保病房。(圖/記者林世文攝)

▲自己的恩師成為被急救的對象,讓李薇醫師超錯愕。(示意圖/資料照)

我不敢相信,1個小時前她還在手術室外跟我說明天要交病例報告,30分鐘前還在醫院門口說晚上聚餐的地點,現在竟然躺在這裡變成了昏迷不醒的病人。在場所有醫護人員的淚水沒有辦法忍住,我們知道治療就是殘忍的戰鬥,鮮血從鼻腔裡嘴巴裡湧出,血腥味直接穿過口罩,我們每個人緊張到全身冒汗,嚴實的護目鏡和很厚手套隔離衣都不能讓我們放鬆警惕,我們一片靜默不作聲,手上的工作卻沒有一絲絲懈怠,每一個人都知道,只要延誤1分鐘我們便會失去一位如此優秀的外科醫師,不僅是一位醫師,更是一位好朋友、好老師、好前輩。

一向謙恭有禮的王醫師,在這次車禍中為了避讓一位闖紅燈的路人而被卡車撞出很遠,飛起來又摔在地上。大家聽著所有抽血及影像檢驗報告,汗水和淚水早已浸透了口罩,我們保持安靜,彷彿在聽心臟跳動的聲音。在心跳呈現心室顫動時,「讓開一下!」一位醫師嚴肅的說,拿著心臟電擊器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嘗試,但漸漸地心電圖變成一直線。

心跳,不僅是王醫師的生命也是我們的希望,我們可是不敢相信,也不願相信王醫師就這樣離開了我們,我們沒有停止壓胸,我們假裝可以救醒她。

女醫車禍噴飛!CPR「心跳變一條線」 夫忍淚求:請停下。(圖/李薇醫師授權提供)

▲‌王醫師的丈夫刻意將葬禮安排在工作日的早上,不希望大家請假參加。(圖/李薇醫師授權提供)

#走廊裡的哭喊

突然間,傳來一個沉悶的聲音:「請停下了,拜託,我明白她的處境,不想讓她太痛苦」。我們朝著聲音的方向望去,是王醫師的先生。‌ 他同為急診醫師,今天正在外縣市演講,當他接到醫院的通知之後,馬上像發了瘋地趕來,檔案散落了一地,他跑到王醫師旁邊,握著王醫師的手哭泣著說:「我太太曾交代過,如果有一天我們其中一位出了意外,救不回來了,就不要再勉強,她不想不健全的活著,那樣她不能做她最熱愛的工作,她怕拖累家庭、拖累醫療資源。」

護理師在旁邊看著監視器螢幕說:「心率依舊是0」。王醫師的先生讓我們停下一切急救動作,「我知道你們已經盡力了,就讓她在最後多陪伴我一下吧!」我們留下王醫師與她的先生,王醫師的先生強撐著微笑,揮揮手示意,我們離開,我們也只好離開,當我們走到了樓梯口,聽到走廊裡傳來了悲傷的哭喊,我們沒有打擾他們,這可能是我們留給死者與家屬的最後的治療了…。

#蝴蝶花開

‌ 王醫師的葬禮刻意安排在工作日的早上,王醫師的先生不希望大家請假參加,他說:「王醫師在天堂看到我們在自己崗位上辛勤的奮鬥,她一定很開心的。」葬禮結束後一禮拜,醫院所有同事仍在悲傷中,王醫生的先生對大家說:「笑一個吧!生活總是需要樂觀的。」‌

王醫師曾在我大學5年級時教我如何看待死亡,她分享一篇文章的內容:「葬禮是為活著的人準備的,他們需要一個宣洩情感的場所,但是宣洩過後要更加努力的去生活去工作。」

那天,時常下雨的天空,迎來了這季節少有的晴天。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天氣,有時陰雲密佈有時晴空萬里,作為醫生,又何嘗不是在給別人驅散陰雨的時候,讓他人和自己迎來一份陽光呢?

醫院旁的蝴蝶花開花了,花開四季,更開於人們之間……。

本文經授權轉自:Dr.李薇復健與生活頻道

博美「洗加剪」太累快睡著 美容師笑噴幫扶小客人的頭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