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求子「被剝好幾層皮」...她心痛:夫妻情趣消耗殆盡

點評:求子之路,連口袋深的都打了像硬仗,更別說普通家庭QQ

▲▼交往,結婚,懷孕,情侶,夫妻,戀愛。(示意圖/pixabay)

▲許多名人圈的夫妻檔,因為不孕燒錢外,感情也消磨殆盡。(示意圖/pixabay)

文/黃光芹

現代醫學發達,唯獨生兒育女,不能予取予求。小嫻之憾,也曾經是我終身之憾。小嫻左邊卵巢可以正常排卵,但先天沒有子宮,與推動「代理孕母」的陳昭姿一樣。後者在十五歲那年,得知自己子宮發育不全。像這一類的婦女,在台灣,礙於法律限制,無異被判了死刑,唯一途徑,只有到國外找代理孕母。

即使藝人,想像中,收入比一般人豐厚,但哪一天,若真要放下工作,到國外尋求代孕,恐怕也要被剝好幾層皮。白冰冰曾經接受我的專訪。由於她可以正常排卵,子宮也很健全,但因為單身的緣故,所以選擇到美國去進行試管。

請繼續往下閱讀...

臨行前,她先做好功課,包括找合法的不孕症醫療中心、挑選優良的捐精者。最後經友人介紹,在洛杉磯找到一對年輕夫妻,男方願意捐精。

之後,「我開始忙著接洽醫院、訂機票……等一切事情準備就緒後,就搭飛機前往紐約。為了能順利取出卵子,醫師讓吃多種荷爾蒙藥物,及注射大量的排卵針,……做一次試管嬰兒手術,排卵前必須連打十四天的排卵針,總共要打一百六十八次。取出卵子之後,每天還要再打三次的黃體素,也是連打十四天,一共四十二針;之後,必須臥床,少做劇烈運動。」

▲懷孕,產後憂鬱,超音波。(圖/視覺中國提供)

▲好不容易肚子隆起,卻發現是「假性懷孕」而心碎。(圖/視覺中國提供)

她的胚胎十分完美,順利植入體內。接下來十四天,她乖乖躺在飯店,就怕好不容易植入的胚胎,會不小心流掉。十四天過去,她的肚皮微微隆起,誤以為成功懷孕;沒想到是假性懷孕。當醫師戳破她的想望,她的腦海中立刻嗡嗡作響,忍著眼淚,匆忙離開。才一次,她就打道回府,繼續在台灣嘗試。前後總共做了十五次,直到取不到卵子,才不得不投降。

小嫻對外表示,自己曾經花了一年時間、砸了四百三十萬元,取得三枚胚胎,植入代孕者的子宮,很可惜,最後卻未成功著床。她省略未說的是,那過程的繁瑣,也會要人命。以美國加州為例,必須先通過醫療機構審核、尋找孕母、委請律師、簽署合約、申請文件、分階段付款,麻煩得不得了。

另外,兩夫妻停業一個月,沒有收入,算一算,一次代理孕母的代價,將近五百萬元,普通夫妻哪裡禁得起?小嫻沒有繼續嘗試,想必也因為財力匱乏,最終不得不放棄。小嫻的實力,遠不及連戰的長女連惠心。大富人家可以打團體賽,一次找多位代理孕母,多管齊下,畢其功於一役。連惠心最後抱得三名女娃而歸,人生圓滿,與小嫻寫下截然不同的人生結局。

▲▼媽媽,懷孕,寶寶,嬰兒,母愛,母親示意圖。(圖/CFP)

▲代理孕母要突破重重關卡,就連做試管也不一定能求子成功。(圖/CFP)

我們夫妻在進行人工生殖時,剛好遇到事業瓶頸,雙雙失業,三百萬元週轉金,不僅要應付生活所需,還要繳房貸和車貸;而一次試管花費,大約在十二到十五萬元之間,負擔沉重。最拮据的一次,我曾經在醫院繳費處,發現現金不夠,卻因為戶頭沒有半毛錢,只好拿信用卡預借現金應急。

所以過來人常說,幸運的話,損失一部車子;運氣不好者,搞掉一棟房子。算一算,我花在人工生殖上的費用,就超過百萬元。鄭運鵬第一次參選立委,曾經找我去座談。當時他倡議,健保資源應該支援不孕症婦女,以彌補缺憾。我當時沒有經驗,似是而非;現在可以過來人身分提供意見:此一倡議立意雖佳,問題是,寶貴的健保資源,將支援到甚麼程度?一次、兩次?若最後仍石沉大海,錢不白花?不免排擠其他人的權益。金錢方面的損失,倒是其次;最令人遺憾的是,所謂人工生殖,一切得靠「人工」,我和老公的夫妻情趣,一點一滴被耗蝕殆盡,沒多久,竟成為名符其實的老夫老妻,不再有性趣。

我的身體狀況,也是另一個隱憂。我不在乎身材變形,但是對於未經證實的癌化可能,十分擔心。我兒子還小,萬一哪一天我走了,他成了沒媽的孩子,有多可憐!我們夫妻雖然幾經周折,未能如願;但若當初,真的辛苦有代價,喜獲一子半女,我想告訴他們的是:天下父母心,比山高、比海深!

本文摘自《貝比來了》/黃光芹(廣播節目主持人、政治評論員)/時報出版

絕美理髮師「中空爆乳」剪頭毛 養眼片瘋傳...本尊出面曝光價碼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