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精障去污名! 陳時中要從「公費生」培養人才、建立本土化研究

▲衛福部長陳時中專訪。(圖/記者林敬旻攝)

▲幫精障去污名!陳時中要從「公費生」培養人才、建立本土化研究。(圖/記者林敬旻攝)

記者嚴云岑/專訪

「接住每個需要的人。」是總統蔡英文在連任就職典禮上的宣言,也是衛福部長陳時中續任面臨的最大挑戰。近年來精障者自傷傷人頻傳,小燈泡主嫌免死,鐵路殺警案一審無罪,再度讓社會砌起對立之牆。陳時中坦言,精障去污名化,是長期惡性循環,衛福部要從後端改革做起,從公務體系培養精神醫療人才、建立本土化研究,冀望有一天能翻轉局面。

請繼續往下閱讀...

「精障照顧要完整,不能夠片段改變。」陳時中接受《ETtoday新聞雲》專訪時表示,以往各界談到精障議題,都強調要回歸社會、不要污名化,卻沒有考慮到,如果沒有先把患者治療到很穩定,「怎麼讓他們回歸社會?怎麼不要污名化?」

「10萬名穩定患者,只要有1人出問題,就前功盡棄。」陳時中感慨,精障者是否符合穩定回歸社會的條件,人民近身感受最清楚。台灣在精障者照顧上,目前仍以醫療為主,社區端為輔,未來希望從後端著手,像是增加社區照顧機構,安置撐過急性期的患者,透過過渡期復健,增加社區接受度,讓民眾可以更同理精障患者處境,「看能不能翻轉為良性循環」。

不過,陳時中也坦言,如果要打造精障後端醫療系統,必然牽扯到健保給付困境。目前健保採總額制,精神科相對小眾,分配到的預算有限。衛福部若要快速發展精障醫療,會面臨兩大問題,一來是擠壓到其他科別,二來是經費來源不穩定,就算一開始給付較高,長期下來也會出問題。

▲衛福部長陳時中專訪。(圖/記者林敬旻攝)

▲陳時中說,精障去污名化不能只靠片段改變。(圖/記者林敬旻攝)

「因此,我們希望用公務力量來執行。」陳時中表示,目前衛福部已幫精障去污名規劃三大方向,一為爭取更多公務預算,捨棄以往論量計酬方式,以穩定照顧為目標。

二為培養公務人才。陳時中提到,衛福部著手精障照顧,必定牽扯到誰來執行?因此,他已思考從公費養成醫師中,撥出部分名額培養成精神疾病人才,與現行醫療資源結合,建立完整本土化研究與治療中心,逐一把缺漏的精神醫療網補起來。

最後,陳時中強調,而要做到上述兩點,不可缺漏的就是司法改革,這也是去污名化的最後一道程序。當了解到台灣精障者獨有問題後,法律上也需做修改,以便契合社會需求。不過,在修法之前,衛福部已著手規劃司法精神醫療改革,考慮成立專責精神鑑定小組,讓審查壓力不要落在單一精神科醫師身上。

推薦閱讀:

「醫療要用得起!」差額特材上限引反撲 陳時中仍堅持改革健保
後疫情時代來臨!不會拍拍屁股就走 陳時中曝心中「唯一擔憂」

匠紫-台灣史上首位直男挑戰變裝皇后! 這部位這樣藏 讓他崩潰了!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