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坐那電梯!」醫不信邪遇門狂開...爆氣吼「1句話」秒平息

▲▼ YouTuber在光州廢棄醫院的恢復室內發現一具屍體 。(示意圖/免費圖庫pxhere)
▲醫院的都市傳說非常多。(圖/免費圖庫pxhere)

文/鍾雲霓

七月還沒過,天氣很熱,來和大家分享都市傳說消暑氣。

「平生不做虧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門。」屁啦!就算沒做虧心事,鬼來敲門還是皮皮挫好不好?洗咧供蝦毀~不過,在偌大醫院大樓裡來來去去,沒有靈感體質的確是件好事,我也幾乎沒碰過甚麼奇怪事。嗯,幾乎啦……

我受訓時的醫學中心,在急診通往值班室的路上,有雙排面對面的四座電梯,其中有一座是貨梯。平常因為就診人潮洶湧,等電梯都要等個老半天,那座貨梯雖然容客量大,但因為又深又廣,常常承載病床;我們這些趕時間的醫護人員,常常會在電梯門關起的瞬間閃進電梯裡、把自己擠到病床邊邊,當作搭便車,也在病床出入時順道幫個忙。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要坐那個電梯,」門診時來了位癌症術後回診的老病人,病人是位禮佛的師父,學長說,看了好多年後,他有一天幽幽對我們說他看得到一些特別的事,也總會給我們一些叮嚀,「電梯裡來來去去都會有些(遊魂),難保坐著就會跟上你。」
「不要上急診旁那間大公廁,」幹嘛我看完急會診想上廁所還要特別挑哪裡,上就近的不行嗎? 「不要去,那間廁所到了半夜,很擠。」
「舊大樓那道長走廊,身體虛弱的時候不要常走,來去的人(?)多。」
「分院大樓盡頭那間空病房,如果值班要借睡,記得先點炷香,跟原來的住客借床。」媽啊!我是不會沒事去睡那間病房啦!不過如果經過或有學弟妹值班室睡不夠,開病房門時會先打招呼,好啦你不要講了!好毛啦!
「如果點香,記得窗子旁邊也點一炷,那個位置有人坐。」

啊!啊啊啊啊啊!(抱頭崩潰)

▲▼電梯示意圖。(圖/CFP)
▲禮佛的師父告誡不要搭乘貨梯。(圖/視覺中國CFP)

不過,身為一個睡一覺,就把難過和害怕忘光光的外科醫師,第二天就把師父的叮嚀丟腦後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那天半夜,我照例頂著我幾天沒洗的蓬頭到急診看急會診病人。看完病人,準備回值班室等刀時,看了下院內牆上的時鐘,大概半夜兩點多,拖著沉重的步伐,我走向能直通值班室最近的那四排電梯。每個按鈕都給它按下去!累爆了,有電梯就快坐,接刀前,我超想在值班室床上至少躺個20分鐘,不然這一整晚都沒睡快掛點了。

登!電梯門好快打開了,我看都沒看,快步走進,電梯門也就應聲關上。值班室在七樓,累癱的我頭斜靠著樓層按鈕旁的牆面打盹。

「登!」咦?怎麼那麼快?
我抬頭一看,電梯停在三樓,大門緩緩打開。

電梯裡只有我,電梯鈕當然只有我一個人按,七樓的燈號還亮著吶。這大半夜三樓門診別說一個人都沒有了,連燈都沒開。啊算了算了!可能轉彎是病房,有家屬下樓買東西壓了電梯不坐吧!

電梯門對著空無一人的漆黑門診區緩緩關上。「登!」電梯門在將闔上瞬間,又瞬間開啟。眼皮重到提不起來的我覺得有點怒氣,這門彈開的速度,分明就是有人在電梯快關上時在外頭亂壓又把門催開!是誰!是誰惡作劇!!!

我一手擋著電梯門,一頭伸出去電梯外頭看,一個人影都沒有;伸手按了關門鍵,電梯門再度面著漆黑緩緩關上。「登!」電梯門又開了。奇怪,這貨梯的開關門功能是故障了嗎!?

咦?等等。貨梯!?我瞬間有點醒了。
「不要坐那個電梯,電梯裡來來去去,難保坐著坐著就會跟上你。」師父的叮嚀在耳邊悠悠響起。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背脊一陣發涼。這時候該回頭往身後深長的電梯空間看嗎?還是該再伸頭看看外頭有沒有人再按電梯呢?

不過……想到如果是好兄弟亂玩電梯、阻礙我這一夜僅僅想睡20分鐘的卑微願望,我突然瞬間惱怒了起來,睡眠不足的外科醫師為了睡覺跟你拼命是很可怕的。

「那個,不好意思,我是今晚值班醫師,」我突然一股怒氣沉聲對電梯門方向說,「你這樣搞得我沒辦法睡覺,要幹嘛不要挑這時候,做人不要那麼機歪。」

電梯門對著空無一人的漆黑門診區緩緩關上。
我則什麼事都沒發生地回到值班室、睡死在床上,那一夜,順利地開完了刀、值完了班。

▲醫院(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最後電梯緩緩關上,像沒事發生一樣。(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我想,那天半夜,是貨梯的樓層按鈕暫時短路。
我想,醫院工務課的大哥應該出手修繕它了。

不過,爾後的每個值班夜,當貨梯對著單槍匹馬看完急會診的我打開時,我都會很習慣地說:「晚安,謝謝你幫我開門。我今天還是很累,拜託讓我去睡。」然後,在我之後的住院醫師夜半搭貨梯生涯中,這座貨梯,就再也沒有那樣故障過了。

本文經授權轉自:痔瘡手術女醫師-鍾雲霓

變態男木架梯隔窗偷窺入浴 眼前意外畫面讓他看不下去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