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顆「真人頭」擺上手術檯 神經外科醫師訓練大揭密!

▲台北榮總一般神經外科主治醫師指導研習學員。(圖/記者嚴云岑攝)

記者嚴云岑/台北報導

「神經外科手術視同作戰,解剖就是戰場地圖,唯有透過對大腦結構的深度了解,才可能擬定正確的作戰策略。」台北榮總今(7)日起連3天舉辦第12屆腦血管顱底手術研習營,現場準備了14顆「屍頭」,供來自世界各國的26位醫師練習,流程比照真正手術,並請來美國神經外科權威Ali Krisht教授指導,提供外科醫師精進手術技巧的平台,造福更多病患。

台北榮總一般神經外科主治醫師許秉權表示,腦部構造極為精密,承受不起任何一點損傷。神經外科手術多半透過顯微鏡來執行,以求手術過程中,能避開所有重要的神經血管組織,精準摘除病灶,其中又以顱底瘤、動脈瘤最為危險。倘若不熟悉開刀流程,病患可能在手術中失去性命,因此,從解剖練習精進手術能力,就變得十分重要。

請繼續往下閱讀...

▲行醫近20年的高雄榮總葉致文醫師(圖左)已連續12年參加研習營,他表示,每次回去都覺得自己的技巧又進步了些,也在病患身上看到療效。(圖/記者嚴云岑攝)

不過,礙於台灣大體捐贈風氣並不興盛,且許多民眾因宗教信仰,不願讓腦袋與遺體分家,醫師解剖時受限身體擺位,無法看到全面的腦部結構。為了讓參與研習的醫師都能充分練習,台北榮總每年都從國外「進口」屍頭,並在下訂單時加註特別要求,在動脈、靜脈分別注射紅、藍色染料,讓醫師在操作時一目了然。

許秉權提到,每一顆頭要價1000至2000美金(約3萬至6萬台幣),每次活動約進口15顆頭,「花個一、兩百萬台幣跑不掉」。此外,為了讓操作練習更逼真,有時他們還會跟廠商要求,在屍頭中置入導管,用幫浦讓人造血在腦部循環,模擬手術中會遇到的大出血情況,醫師也能藉此熟悉吸引器與箝夾的操作。目前全球僅美國阿肯色斯州神經醫學中心與台北榮總有此訓練。

▲台北榮總解剖操作研習營於2015年獲得德國蛇牌學院認證,並成為德國境外唯一教育合作夥伴。(圖/記者嚴云岑攝)

「現在手術發展越來越精密,已經不是醫師單打獨鬥的年代。」許秉權說,由於外科手術要依靠團隊合作,只要一人反應不過來,就可能陷病患於危險之中。因此,台北榮總首開全球先例,讓護理人員一同參加研習營。

一名連參加4年的開刀房護理師張銘真表示,幫助真的很大,「以前可能都要等醫師指示才知道要遞什麼工具,現在只要看手術的步驟,就知道要準備什麼,有時候醫師還沒開口,我已經把東西遞到他手上」。

▲開刀房護理師張銘真(圖右二)已連續4年參加研習營,今日她幫一位印度醫師當刷手。(圖/記者嚴云岑攝)

記者實際走訪研習營現場,發現每張解剖桌上都擺有一顆屍頭,旁邊圍著2至5位醫師,其中一位擔任操作者,其餘醫師則參與討論。現場也多有多張外國臉孔,除了香港、中國大陸外,還有人遠從希臘、澳洲而來,有些在當地已是主任級別。

許秉權提到,2005年北榮神經外科研習營剛舉辦時,每年只有不到20人參與,但隨著口碑越做越好,加上2015年獲得知名的外科學院「德國蛇牌學院」(Aeseulap Academy)認證,近年來申請人數呈直線上升,今年更來到26位,有6人就算被告知「只能當觀察員,不能操刀」,他們也樂意前來。

▲醫師透過顯微鏡觀看大腦的神經及血管,影像投影在一旁的螢幕上。(圖/記者嚴云岑攝)

台灣神經外科醫學會理事長、台北榮總一般神經外科主任陳敏雄表示,神經外科每次執行手術,都是背負病患整個家庭的期待,台北榮總每年皆舉辦經鼻內視鏡、腦纖維與腦解剖、顯微血管吻合手術與顱底內視鏡等4場研習營,並在課程的最後一天固定由大師親自進行典型病灶示範手術,使學員所學能與臨床治療結合,讓病患的手術風險降到最低。

搭公車忘情擺臀!他左右磨蹭下秒「整根含住」...網驚:整個進去耶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