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師催淚告白! 「罹癌母親教會我...一個微笑可帶來多大力量」

病房,病床。(圖/免費圖庫Pixabay)

▲馬塞利諾.伯格斯護士發現「笑聲」可以暫時掩蓋病患對死亡的恐懼。(圖/免費圖庫Pixabay)

作者:艾倫.狄維瑟(Ellen de Visser)
摘自:《那個病人,我人生的醫生》

幽默──馬塞利諾.伯格斯,護士
是我母親教會我,一個微笑可以帶來多大的力量。

我母親病得很嚴重的那年,我才八歲。她得了皮膚癌。那時候的止痛藥還沒那麼先進,我記得晚上經常因為她喊痛的聲音而醒來──對一個孩子來說,那樣的聲音實在很可怕。第二天早上我起床的時候,總會一直扮小丑,把我的睡衣褲放在頭上,試著逗媽媽笑。因為如果媽媽笑了,一切就都沒問題了,那時我還太小了,沒辦法意識到她就快死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十年後,我開始半工半讀的護理課程。我被分發到老年科,第一次輪班是要幫忙照顧一位垂死的老太太。原本值班主管應該要指導我的,但他卻被叫走了。那位女士當天晚上就去世了,孤伶伶的一個人,只有我在她身邊。那年我才剛滿十八歲,那對我來說實在是很沉重的打擊。輪班結束回到家之後,我坐在學生公寓的床邊,決定要休學。顯然那對我來說太難了,我是不可能熬到課程結束的。

第二天,我還是回去工作了。我被分配到一間有八個病人的房間,我的任務是要幫一位老先生洗澡,顯然他的心情不太好。我不禁脫口問:「到底怎麼了?怎麼會一開始就這麼不順利?是不是起床的時候下錯腳?」就在那個時候,他把被窩掀開,讓我驚訝的是,我看到他的一條腿已經被截肢了。我覺得很難為情,我怎麼能那樣脫口而出?但是那位先生就只是捧腹大笑。我的緊張情緒頓時消除了,面對當下情況的幽默反應,徹底驅散了前一天晚上的不愉快回憶。

從那時候開始,幽默就成了我的生存之道。我深深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在這一行撐下去,只要我能用一個小小的玩笑讓某個嚴肅的時刻變得輕鬆。隨著時間過去,我發現病人也很需要好好大笑。經過那次我無心的玩笑之後,我和護理之家裡的那位先生最後成了好朋友。幽默可以縮小照護者和病人之間的差距,一起笑一笑,不但可以強化信任的連結,讓彼此覺得放鬆,還能合理地處理憂慮和關心,甚至充當敲門磚,展開更困難的對話。

我開始進行實驗。一開始要謹慎一點,一定要測試病人會不會欣賞你的幽默,如果會的話,他們又喜歡哪種幽默。雖然我從來不會對敏感話題開玩笑,我卻已經學到,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讓嚴重的疾病成為一個好玩笑的阻礙。病人絕對不會希望自己的生命全是惡運和悲哀,一點小幽默可以幫助減輕沉重的心情。和我一起笑得最開心的其實是末期病患,對他們來說,笑聲可以暫時掩蓋他們對死亡的恐懼。讓病人看到自己病情中幽默的那一面,也可以讓他們覺得還能夠掌控自己的生活。

我已經把這當成我的使命,要把幽默引進健康照護當中。我會不停辦講座和工作坊,甚至已經出了一本書。但是這其實沒有說明書可以參考,而且很顯然你不應該一直扮演小丑,你需要培養對幽默的品味,才能掌握它的精髓。但是總會有值得和病人一起開心大笑的事情。它們會自己顯現,你只需要學會該如何辨認出它們。

直到現在我才明白,我推行幽默的動力來自我心裡曾經的小男孩。無論如何,我的目的都是想逗病人笑──是我母親教會我,一個微笑可以帶來多大的力量。

▲▼             。(圖/)

★本文經圓神出版社授權,摘自《那個病人,我人生的醫生》。

柴犬屁股被主人雙手「抓抓抓」 後腿快速交替蹬地萌跳踢踏舞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