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達仁的「尊嚴」要親手來 瑞士「安樂死」輔助給藥就違法

▲傅達仁倒數安樂死。(圖/翻攝自傅達仁臉書)

▲傅達仁預計7日在瑞士安樂死。(圖/翻攝傅達仁臉書)

記者嚴云岑、趙于婷/台北報導

電影《我就是要你好好的》講述因摩托車事故造成全身癱瘓的企業家,為了保留最後尊嚴,在深愛的女看護陪伴下於瑞士安樂死,感人情節賺人熱淚。台灣前體育主播傅達仁今(7)日也預計在瑞士走完人生最後旅程,無獨有偶,他選擇的機構也叫「尊嚴」(Dignitas),成立20年來以協助多人自殺,傅達仁是首位對外發聲的台灣人。

「尊嚴」官網上寫道,這裡不是一個讓你逃避現實的途徑,每個案例需經過至少3個月的評估,在完成預立遺囑、醫師諮詢,才能拿到綠燈資格,之後再3週或一個月才可執行,但每年也有不少民眾貿然前來,最後被擋在門外,錢與時間都白花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傅達仁執行安樂死的DIGNITAS。(圖/翻攝自Telegraph)

▲傅達仁執行安樂死的DIGNITAS。(圖/翻攝自Telegraph)

「尊嚴」還提到,在執行安樂死前,醫事人員會再次詢問是否有回家意願,若病患堅持要結束生命,才會在30分鐘後進到注射藥物階段。屆時醫療人員會把相應劑量的藥劑融進水中,並依病患要求的方式提供,吞嚥、插吸管、腹部點滴都是選擇之一,但依照法律規定,醫事人員不得親手參與,因此要求助手將杯子傾斜,讓液體流入嘴巴並不允許。

由於藥物帶有苦味,當病患將藥物吞下肚後,機構會給予飲料或巧克力沖淡嘴巴中的味道,讓病患在睡夢中離世。

傅達仁過去受訪時曾提到安寧照顧「折騰」,就算每天得喝4次、每次40c.c.嗎啡,疼痛還是如影隨形,不僅站著會睡著、跌倒,嘔吐更是家常便飯,在呼籲政府安樂死合法化2年無效後,他終於決定在家人的陪伴下赴瑞士,透過機構用自己選擇的方式走完生命歷程。

對於傅達仁曾表示安寧療護無法幫忙,安寧照顧基金會執行長林怡吟表示,其實不太清楚為何他會這麼說,但安寧範圍很廣,不只是給嗎啡,但因為沒有親身參與傅先生的案例,所以不方便多做評論。不過,透過他這樣的表達,其實也是在提醒大家安寧有很大的努力要做。

▲▼病房,醫院,手術,病人,急診,血氧,點滴(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傅達仁曾提到,安寧照顧是一種折磨。(圖/示意圖/達志影像)

林怡吟進一步指出,畢竟傅先生是公眾人物,還是會有一點渲染效應,但安寧真的不只是大家表面上看到的那樣,目前民眾普遍對安寧的認知還是很有限,除了身體疼痛控制,其實在病患和家的對談更重要,那些都是很深入的。

而對於安樂死議題,林怡吟坦言,在台灣安寧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且明年病人自主權利法也要上路,其實大家不用在這格時間點去討論安樂死,台灣也還沒準備好去面對那樣的議題,還是可以再觀察。她強調,現在陸續都有法案出來,且自主性算是很高了,《病人自主權利法》上路後,大家可以先一起努力做做看。

16秒連環撞5機車如保齡球翻滾 騎士倒地驚恐起身逃命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