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愛滋教育成陰影 「性單純女」身體不適打電話求篩檢

▲憂鬱,悲傷,難過,懊惱,焦慮。(圖/取自免費圖庫Pakutaso)

▲小學愛滋教育成陰影,「性單純女」身體不適打電話求篩檢。(圖/示意圖,非文中當事人/pakutaso)

記者嚴云岑/台北報導

2020年愛滋認知調查顯示,台灣對愛滋正向支持僅3.9分,超過5成民眾對愛滋仍有負面印象。紅絲帶基金會心理師呂昌榮表示,社會歧視不只讓該篩檢的人躲起來,早年的負向教育,也讓許多人身體一有不適,就成驚弓之鳥。他曾接獲一通30多歲女性打來的諮詢電話,顫抖詢問自己是否能篩檢,而她一直以來的性對象,只有自己的老公。

呂昌榮表示,該名女性來電時十分焦慮,直言身體不舒服,希望接受愛滋篩檢,但在詳細詢問性史及身體症狀後,發現與愛滋相關性極低。進一步追問懷疑原因,對方才表示,小學、國中的愛滋教育,都是在禮堂擺感染者重症甚至死亡照片,時隔20年,影像衝擊仍讓她焦慮害怕到難以入眠,才會鼓起勇氣打致電諮詢。

請繼續往下閱讀...

呂昌榮提到,今年新冠肺炎爆發後,民眾對海外歸國者、居家檢疫者甚至醫護人員「獵巫」事件頻傳,這無非是出於好奇心態,想要取得掌控權、希望遠離感染源,或因從眾心理隨他人起舞等,1980年代的新興傳染病愛滋,也經歷過類似歷程,而當初形成的社會烙印,至今仍根深蒂固。

▲台人對愛滋「正向支持」僅3.9分。(圖/記者嚴云岑攝)

▲台人對愛滋「正向支持」在10分滿分中僅佔3.9分。(圖/資料照/記者嚴云岑攝)

呂昌榮說,民眾對疾病的無知與恐懼促動烙印的形成,使感染者成為獵巫對象,遭受言語霸凌、被社會排擠,再次增強社會烙印,導致部分民眾篩檢意願下降,而延誤治療或難以持續穩定治療,進一步影響到感染者的生活品質以及整體愛滋防疫。他強調,唯有透過建立正確的愛滋知識、克服恐懼,從根源阻斷引發烙印的因素才有機會終止負面循環。

台灣愛滋病學會理事長洪健清表示,愛滋感染者接受抗反轉錄藥物治療後,健康狀態及平均餘命與他人無意,若血中病毒量抑制在200 copies/ml以下,且維持6個月以上,就代表不具傳染力,也不會透過性行為將疾病傳染給他人。

這項「測不到病毒不具傳染力」又稱為U=U,目前已經獲得多個國際大型研究、超過10萬次相異伴侶性行為證實,聯合國愛滋規劃署(UNAIDS)與美國疾管署等權威單位也支持,為愛滋領域重大里程碑。此次調查也發現,近5成民眾知道U=U時,對感染者較不害怕,有助於扭轉社會大眾的刻板印象。

工地好聲音!水泥師傅工作嗨唱 滄桑嗓音+高顏值...網:出唱片!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