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後記/精障亦凡人!三訪「心朋友的店」 我給這餐打85分

▲▼             。(圖/記者張凱喨攝)

精障甜心阿哲幫顧客點餐。(圖/記者張凱喨攝)

文/嚴云岑

7月19日,我在限時動態發了一張照片,附註「別具意義的一餐」。這是我第二次到店裡採訪,從備餐看到出餐,直到整盤醉雞飯被我吃下肚。

平心而論,蠻好吃的,與同價位的餐點相比,我給這餐打85分,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我太餓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心朋友的店,我前後去了三次。一開始是某位受訪者跟我約了這家店,我上網查了資料,發現這是家「有趣」的店,原本只想在文章中帶過,作為精障者回歸社區的佐證,但在與金林總幹事(以下稱金姐)通話,告訴她我的採訪需求時,她丟出的一句話,讓我決定大改方向。

她說:「謝謝你的關心,可是我們今年底就要收攤了,現在正在籌資遣費。」

15年的店怎麼說關就關了?我有點震驚,馬上跟她約了隔天詳聊,這是我第一次到訪,也是第一次見到這些「甜心」們。第一位主動跟我接觸的,是不願意露臉的小謙。

▲心朋友的店醉雞飯 。(圖/記者嚴云岑攝)

▲心朋友的店醉雞飯。(圖/記者嚴云岑攝)

當我正跟金姐聊到餐廳的財務問題,小謙突然一屁股坐到她旁邊的空位上。

「我有話要說!」他就直勾勾地盯著我,完全沒有對打斷別人談話感到抱歉,或者覺得驀地插進錄影中有何不妥。

我說,好的,你請說。

「可是我不想露臉。」他指著我架在腳架上的手機。

於是我把手機取下。才剛關掉螢幕,他開始批哩啪啦地說起金姐的好話,「她就像媽媽一樣,會鼓勵我們。」「有她在我很安心。」「她都會好好聽我們說話,很多人不想聽我們講話。」

雖然小謙的行為很唐突,但他的言語卻真摯地令人動容。且在他把想說的話說完後,他又驀地起身離去,進到吧檯繼續未完成的工作。這段對話,應該是促成我寫這篇專題的最主要原因。

▲▼             。(圖/記者張凱喨攝)

▲心朋友的店外觀。(圖/記者張凱喨攝)

最後一次去,是我上週寫作卡關時,趁著採訪空檔短暫探訪,我沒有走進店裡,只是在巷口站了20分鐘,觀察這家店與社區民眾的互動。

沒有觀察出什麼心得。因為這就是一家再普通不過的店,除了招牌上有著「精障庇護工場」幾個字,它與其他鄰近的餐廳沒什麼不同,民眾來吃飯,單純是因為它好吃,不是因為它的組成特別,更不是同情。

精障就是這樣,只要給他們機會,他們雖然動作慢了點、東西記不住,卻能做出好吃的餐點,也能跟「平凡人」一模一樣。雖然希望渺茫,但距離年底還有4個月,你我都可以幫它一把。

心朋友的店

地址:台北市基隆路二段79巷1弄1號
電話 : 2737-4279 傳真 : 2737-3279
營業 : 週一至週五 7:30~16:30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