癲癇家屬求助借空間休息遭拒?母指控:鐵路警察說很難看

點評:這...

癲癇家屬求助「借空間休息」,鐵路警察:這樣很難看。(圖/小茹媽媽提供)

▲癲癇家屬求助借空間休息遭拒?母指控「鐵路警察說很難看。」(圖/小茹媽媽提供,下同)

記者趙于婷/台北報導

一名患有癲癇症的21歲女孩小茹,日前癲癇發作後,在板橋火車站休息,媽媽向鐵路警察局求助,想借一下空間,但該名母親指控警察告訴她不適合,還說「這樣很難看」。對此,警方回應,並沒有這樣回話,可能是溝通上的誤會。

小茹媽媽受訪時表示,女兒癲癇發作後,都會昏睡30分鐘到1小時,但為了讓小茹有正常人的生活,還是常常會帶她出門參加各類活動。本月10日恰巧參加完身障體適能活動營後,小茹在回程的專車巴士上癲癇發作後,就開始熟睡。

請繼續往下閱讀...

到了板橋火車站,小茹媽媽和活動志工一起把熟睡中的小茹抱下車,放到輪椅上後,一路從西邊出口推到位於東邊出口的鐵路警察局,親自和警員說明小茹的狀況,想跟警察局借一個安靜的小角落讓小茹平躺休息,但被拒絕,直接告訴她「去找台鐵」。

後來小茹媽媽詢問台鐵客服員是否能讓小茹到旁邊的「哺乳室」休息,但客服人員表示當時哺乳室有人,不方便借空間,請她「去找高鐵」。小茹媽媽當下氣炸,她表示「孩子癲癇發作後,只需要一個安靜乾淨的地方,好好休息約一個小時,為何竟被踢來踢去?」

癲癇家屬求助「借空間休息」,鐵路警察:這樣很難看。(圖/小茹媽媽提供)

▲小茹媽媽表示,當時在板橋火車站求助鐵路警察局板橋分駐所。

在求助無門的狀況下,活動志工找到南一門旁有個小長椅,但小茹媽媽看椅子上有年長者,也不忍心請他們讓位。小茹媽媽表示,當時遠遠看到一名高鐵護士「慢慢的」向他們走來,她想說先讓小茹躺在地上休息,但因為孩子屬於熟睡,全身癱軟很難移動,護士過來後,只在旁邊問說「孩子吃藥了嗎?」也未出手幫忙。

後來好不容易將孩子移動到地上躺平,護士要幫孩子量血壓、脈搏,但小茹媽媽表示,當時告訴該名護士,女兒現在最需要的是一個「安靜」的地方休息就好,不會有其他狀況,後來護士臉色也不太好的把東西收一收就走了。

小茹媽媽強調,女兒是屬於頑性癲癇患者,癲癇時常發作,發作時間大概1-3分鐘左右,由於發作時很耗體力,因此發作後的昏睡為正常現象,只需要深入睡眠、休息即可,雖然移動時,她完全沒感覺,但也跟一般人一樣可以感受到周邊很吵,如果環境很吵雜,就會被迫想起來,一旦發作後沒得到安靜充分的休息,後續就會一直小發作。

小茹媽媽表示,女兒差不多下午14點45在車上發作,之後進入熟睡,下車後一來一往的過程中,孩子在地上躺平已經是15點20分,期間警方和台鐵有表示可幫忙叫救護車,但因為女兒只是需要安靜休息,等救護車來,弄一弄到醫院,女兒可能就醒了,反而會浪費醫療資源。

癲癇家屬求助「借空間休息」,鐵路警察:這樣很難看。(圖/小茹媽媽提供)

▲小茹媽媽希望孩子和一般人一樣,時常帶她參加活動。

最後,等到台鐵人員表示可以移到乾淨的地方休息並留下資料時,已經是快一個小時了。小茹媽媽只說「在最需要幫助的時候被丟來丟去,現在也已經快一個小時了,不需要了。」後來小茹約在下午16點左右醒來,但因為沒在安靜環境下休息,後續出現些微的小發作,小茹媽媽只好先帶女兒到附近咖啡廳吃點東西,稍微休息後,才搭捷運離開。

記者致電台鐵,台鐵公關翁惠平表示,目前還在了解完整狀況中。鐵路警察局板橋分駐所所長則回應,當時有告知家屬所內都是辦公桌椅,沒有適當躺臥的地點,也有詢問需不需要叫救護車,但家屬說不用,可能是溝通上的誤會,絕對沒有跟家屬說「很難看」。

重機騎士摔車躺地友人幫阻車 難逃死神120秒後遭輾爆頭亡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