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遺憾走完一生!專家:關鍵在於「誤解死亡」...這樣做能笑著面對

▲▼老人,拐杖。(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決定自己的去世方式看來簡單,實際上卻很難。(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文/廣橋猛

F先生在2017年4月被診斷出罹患食道癌。醫師說若不接受食道手術,總有一天食道會因腫瘤而堵塞,最終將無法進食,但是F先生不希望接受手術,因為覺得自己已經活夠久了,不想為了延命再去接受痛苦的治療。

F先生早年喪妻,一直都是獨居。住在附近的姪女有時會來照顧他,也會陪叔叔到附近的診所定期檢查身體。醫師曾詢問F先生希望怎麼度過這段時間,F先生表示想自然的活到最後,沒有痛苦的死去。

F先生每個月都會跟姪女一起去診所看診。經過一年後,雖然F先生體力逐漸衰退,但仍能自己打理做飯、洗澡等生活雜事。他笑著跟診所醫師說:「我早就該死了,但不知道為什麼還活到現在。」

請繼續往下閱讀...

迎接初夏,F先生的體力也急遽衰退,最後連進食都變得相當困難。擔心的姪女利用長照保險的居家服務,請居家護理師與照顧服務員定期巡視獨居的F先生,幫助他打理生活。有天,F先生再也無法自行前往廁所了,F先生與姪女、診所醫師與居家護理師便一同商量未來的計畫。

醫師詢問F先生:「您可以像這樣繼續居家醫療,在家中度過最後一段人生,也可以進入安寧病房。您想要怎麼做呢?」F先生表示:「到現在我能在家裡自己生活,都要感謝我的姪女跟幫助我的人。不過我也開始對自己在家生活感到不安,也不想再讓各位擔心了。我想,就按一開始的計畫到安寧病房住院吧。」因姪女一開始就決定尊重F先生的意願,所以立即聯絡醫師,很快便入院。

入院後的F先生向安寧醫師說:「我已經很努力了,之後就讓我毫無痛苦的走吧。」臥床不起的F先生把所有事情都委託給病房的護理師,從排泄到入浴都請他們照顧,來探望的姪女也放心許多。不久後,F先生開始發燒,醫師用退燒藥等藥物盡量讓他不會感到痛苦。還好,F先生到最後一刻都沒有感覺到疼痛,像是睡著般去世。

姪女流著淚訴說感謝之意:「一切都照叔叔的意思做決定,我已經沒有遺憾了。真的非常謝謝各位。」

關鍵:在事前談論死亡

F先生能夠毫無痛苦、在自己接受的情形下度過最後一段人生,最重要的因素就是「能夠自己決定死亡前的生活」這件事。具體上就是想要接受什麼樣的治療、想在哪裡度過。F先生只希望可以自然死去並緩和病痛,幸運的是也有能夠輔助他確實達成這些願望的診所與醫師。

另外,他也表示想要盡量在自家度過,直到最後難熬的時期才進入安寧病房,並做了長照保險或入院事前申請等準備。有時候人的想法可能在中途就改變,所以醫師才會在最後再次確認是否要住院,不過以F先生來看,他的願望始終如一。

病床,老人,住院。(圖/達志/示意圖)
▲死亡一直是人們避諱的話題之一。(圖/達志示意圖)

像F先生這樣事先決定自己的死法,看來簡單,實際上卻是很難的事。想像自己總有一天會離開,然後在事前就與別人商量,可能會為精神帶來負擔。

若沒有事先談論過這些事,當事態改變時就必須當場決定下一步怎麼走,這時候想必病患與家屬都會很慌張,無法冷靜下來思考吧? 當病患年事已高,常發生依照家屬的意見來決定的情況,如此一來,當病患過世後,家屬真的不會後悔嗎?

若生病了,想接受什麼樣的治療呢?當死亡即將來臨,想在什麼地方度過餘生、走完人生最後一途呢? 藉由當事人能接受的形式讓人生落幕,是雙方不會留下遺憾的條件。自己人生的結束方法,你不會想自己決定嗎?要不要試著先商量看看呢?

本文摘自《不留遺憾的臨終照護》/廣橋猛(日本永壽綜合醫院安寧病房長)/大是文化出版

「開箱」一隻會打人的貓 鸚鵡秒關:我啥都沒看到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