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禍腦死「兒以為去火星」 台中地科師器捐遺愛10餘人

▲高雄長庚器捐 「爸爸去火星了」。(圖/高雄長庚提供)

▲車禍腦死「兒以為去火星」,台中地科老師器捐遺愛10餘人。(圖/高雄長庚提供)

記者嚴云岑/台北報導

「爸爸去火星出任務了,要很久才回來。」38歲的台中明道高中地球科學老師徐瑄儒,2017年7月到恆春氣象站考察時發生車禍,轉送高雄長庚確診腦死,妻子可萱忍痛完成先生器捐心願,幫助10餘人重獲新生,之後更舉辦了一場「歡送會」,現場佈置火箭升空場景,由3歲的兒子帶頭倒數,向父親道別,現在母子只要看星空,就能感受到徐老師滿滿的愛。

可萱今(9)日出席高雄長庚器官捐贈感恩追思大會,會前接受電訪時表示,先生是她的大學學長,相識相戀已逾17年,去年出車禍時,她正帶兒子在澳洲參加研討會,接到電話時腦袋一片空白,但因不了解「昏迷指數3」的嚴重性,仍抱有一絲希望,直到隔天深夜搭飛機趕回台灣,看到電腦斷層掃描與醫師解釋,才知道已經救不回來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可萱表示,先生的傷勢主要集中在腦部,但因外傷不嚴重,她向跟陪同探視的兒子解釋,爸爸在睡覺,「等醒來就會來陪我們了」。雖然心如刀割,她仍著手聯絡各地友人來向先生道別,車禍發生7天後,先生在家人同意下拔管離開人世。

▲高雄長庚器捐 「爸爸去火星了」。(圖/鄭可萱提供)

▲徐瑄儒與太太鄭可萱相識相戀17年。(圖/鄭可萱提供,下同)

可萱與先生在10多年在一場器捐推廣活動中簽下同意書,在確定拔管日期後,她也依照遺願,捐出先生身上可用的器官,「與其燒掉化成灰,不如分享給有需要的人。」高雄長庚表示,徐老師共捐助了心臟、肝臟、雙側腎臟、雙側鞏角膜與血管,幫助10多人重獲新生。

可萱在受訪中,口口聲聲讚揚徐老師的善良,但其實獨自活下來的她,除了繼承了先生的善,還多了一份堅毅的體貼。她笑著表示,器捐其實是一線曙光,讓先生的愛能他人體內延續,捐贈者家屬雖有不捨,但生病的人接受新器官,還需要吃抗排斥藥物,「他們才是真正辛苦的人」。

▲高雄長庚器捐 「爸爸去火星了」。(圖/鄭可萱提供)

▲可萱說先生是一個很溫柔的人,「我只能說他平時太呵護我了,離開很長一段時間,我一直不知所措。」

在先生過世後,可萱在學校同事與同學的籌畫下,舉辦告別式,原本只是在臉書上寫下「希望場面不要太哀戚,能帶著愛與祝福送他離開。」不久後竟收到先生的學生來信,並附上「升空提案」企劃書,以登陸月球為腳本,透過影片「歡送」先生。

可萱回憶道,先生非常喜歡研究火箭、火星議題,還曾用3D列印製作出登陸月球的火箭「神農五號」。告別式播完影片後,可萱讓兒子帶領大家倒數「5、4、3、2、1」,看著火箭升空,兒子還驕傲表示,「這是我的老爸,他去月球了。」

▲高雄長庚器捐 「爸爸去火星了」。(圖/鄭可萱提供)

▲徐瑄儒熱愛地球科學,卻不幸在屏東氣象站考察時遭遇車禍。

熱愛地球的徐老師脫離人生航道將近1年,今年已經4歲的兒子仍被蒙在鼓裡。可萱坦言,今天本來要帶兒子一起來,卻遲遲無法鼓起勇氣,但兒子似乎也意識到不對勁,近日總是纏著她問,「爸爸的火箭是不是快折返地球了?」不過現在的她尚未準備好,「可能再等一兩年才會告訴他吧。」

可萱說,非常感謝先生17年來帶給她的所有美好,也感謝受贈者與家屬一起完成愛的接力賽。去年8月她帶著兒子到美國參加先生策劃2年的日全蝕之旅,儘管雙眼已被淚水模糊,她仍仔細盯著天文奇觀,用眼睛幫先生感受與紀錄這一切,「永遠記得他陽光般的善與好,就能激勵我繼續勇敢下去。」

▼徐瑄儒非常疼愛妻兒,4歲的小兒子仍以為爸爸是去火星出任務了。

▲高雄長庚器捐 「爸爸去火星了」。(圖/高雄長庚提供)

▼可萱在器捐分享會上訴說對丈夫的思念。(影/高雄長庚提供)

踮腳短裙女「白皙屁股蛋」露出 網激動:沒穿內褲!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