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歲童重病!廈門窮爸「苦籌1個月薪水」救兒…醫嘆:台灣健保救了很多人

弟弟,幼兒園,小孩,孩子(圖/取自免費圖庫stocksnap)

▲廈門醫保「大部分得自己買單」,醫師分享一名爸爸為重病兒苦籌醫藥費。(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stocksnap)

文/黑眼圈奶爸Dr. 徐嘉賢醫師

「多嘴」

今天護理師跟我分享了一件真實事情。話說我們都會在掛號櫃檯的時候,會詢問患者:是否有出國史或接觸史(就是所謂的TOCC),護理師被一名病患不耐煩地說:「沒錢啦,哪有錢出國」。護理師也是很無奈⋯⋯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件事讓我想起一件事,講一個真實故事給大家聽:

從前的從前,我還在長庚醫院剛剛升上主治醫師,當時醫院有一個規定:年輕的主治醫師,需要「被」派遣到廈門長庚醫院支援。

當時在廈門長庚,主要都是上急診班。所以面對很多急重症的患者。台灣的健保是「大部分政府幫你買單,少部分自己負擔」,對岸也有所謂的「醫保」,則是倒過來的:「大部分自己買單,政府只幫你少部分負擔」。

廈門長庚的地理位置,是位於廈門海滄區,那裡是一個比較外圍工業的區域,附近的居民,大多是民工勞動朋友。反而並不是台商、台幹子女來看診,大多數是純樸的當地平民百姓。

有一個患者讓我印象很深刻,他是一個3~4歲大的小男童,下方腹部疼痛。理學檢查看起來有腹膜炎的跡象,要懷疑是急性盲腸炎合併腹膜炎。

我們就緊急召會的外科醫師,外科醫師要求做電腦斷層掃描確定牽涉的範圍以及鑒別診斷。

開了電腦斷層的單子之後,衣衫襤褸的爸爸,手拿著單子抬頭問我:「要多少錢?」

我問了一下急診的書記,加上急診的處置,總共要1000多人民幣。

爸爸跟抱著小嬰兒的媽媽對望了一下,他跟太太說:「你先留在這裡,我先回去村裡面籌錢。醫生請你幫他先治療」

那時候是2009年(民國98年),當時在廈門的民工,大約月薪1000多塊人民幣左右。所以做一個檢查,生一個稍微不是感冒的病,對於很多當地人來說都是一個很重的負擔,1~2個月的薪水就沒了。住幾天加護病房,可能一兩年的薪水也沒了。

▲▼人民幣100元紙鈔。(圖/路透社)

▲醫師提到,廈門若有患者住進加護病房,恐花掉一兩年的薪水。(示意圖/路透社)

後來確診了之後,外科醫師把孩子接上去手術室開刀。那位爸爸在我晚上快要準備下班的時候,匆匆忙忙從急診大門衝進來,拿著一疊零錢和人民幣的紙鈔,在櫃檯那裡付帳。想必是在村裡面跟親朋好友和鄰居拼拼湊湊借來的。我跟他說孩子已經上去手術室了,請他到手術室門外等候。當時候心想:開刀的費用怎麼辦?住院的費用他也要開始張羅了⋯

當時候有一個感觸:台灣的醫療環境對於醫療人員非常不友善,健保一直壓榨我們。但是反過來另一面,卻是救了許多人⋯

美國的醫療費用,是全世界出了名的高,跟它比,當然不能相提並論。鄰近的香港醫療費用,只要在公立醫院,都可以很少。但是卻要排隊,也不能夠讓你隨時隨地,想要指定看哪個醫生、哪一個科。都要經過層層轉介,還要排隊,並沒有那麼簡單。如果你不想等,當然可以!就要去「私家」醫療系統,付出高昂的醫療費用。

台灣今天的防疫工作,做得很不錯,雖然不敢說全世界都在學,但是至少到目前為止,有盡力守住,是有目共睹的。
靠著看文章的各位也同心協力戴口罩、洗手、少出門,背後政府投注了多少人力物力追蹤個案、把移民署的系統和健保署的系統連結在一起、製造口罩請藥局派口罩等等,而我們醫療人員則是負重前行的。

在台灣的大家,應該不必為了一個檢查,或一個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嚴重的病,回大樓社區裡籌錢吧?(除了重病、癌症特殊藥物、罕見疾病特殊藥物特殊狀況外)原因是什麼?是政府有在照顧你,也因為我們醫療人員長期被壓榨的結果。

回到剛剛護理師跟我分享的那件事情,沒錢出國當然不是有罪,心情不好我也能理解。護理師也沒有為了這件事生氣,頂多也是感覺到無奈而已。

但我們是為了防疫工作,配合政府的規定,才會「多嘴」詢問出國旅遊、接觸史,並不是要找大家麻煩。就是因為這一陣子很多醫護人員「多嘴」警覺又多管閒事,才會抓到那麼多案例。

生病固然身體不舒服,心情也跟著不會好,這一點我們都能理解。那麼也請大家體諒一下我們也在做防疫工作的責任。

也請珍惜台灣的醫療環境,這些都是得來不易的,不是理所當然的。

PS.:這個故事無關政治,我們醫療人員面對的是「人」,並不是政府或黨,所以沒有政治立場的投射。請不要過度解讀。

被派遣到厦門長庚,當時候很多醫生都是萬般不願意,要把台灣的家庭放下。當然也有醫師自告奮勇的。

而我當時願不願意呢?我父親當時剛好身體不穩定,所以我也是萬般的不願意和無奈。

本文經授權轉自:「黑眼圈奶爸Dr. 徐嘉賢醫師」。Facebook粉絲團Instagram

陳珮騏登FHM脫了! 18禁床照美尻全露啦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