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恨迷信「卻成為命理師」!他憶17歲「抱弟屍體哭泣」誓言復仇...入行竟一做42年

▲▼。(圖/記者謝承恩攝)

▲陶文從事命理諮詢42年,他回憶起18歲時因為親弟的死,讓他對迷信深惡痛絕。(圖/記者謝承恩攝)

文/謝承恩

「算命仙多是招搖撞騙、四處斂財...」這樣的偏見早就過時了!據統計,超過97%~98%的企業老闆都相信風水命理,甚至高達55%的人,曾請教過該行業的專家,更打破「只有窮人、苦人、知識不高的人」才會問卜的迷思。其中,陶文更從企管貿易界轉投身命理界,一待就是42年,他的叛逆故事更讓眾人大吃一驚。

現年63歲的陶文,穿著一襲西裝,帶著復古黑色的圓框眼鏡,下巴蓄鬍,頭髮後梳,手戴開運戒更有「命理界發哥」的瀟灑別稱,談起股市、企業管理、命理、開運風水更是頭頭是道,很難想像他早在年僅17歲時,對算命、命理極度深惡痛絕。

請繼續往下閱讀...

陶文的父母經營市場生意,他的弟弟罹患先天性心臟病,身體不是非常好,直到15歲那年,因為腦中微血管破裂,導致眼神、意識恍惚,父母四處求神問卜,得到的結果是「卡到陰」,於是開使一連串的收驚、制煞...但完全沒有好轉,一個禮拜之後,弟弟休克緊急送醫,第二天就去世了。

「我還記得弟弟去世的那天,正好是端午節的前一天。」年僅17歲的陶文,非常自責且不解,他聽見醫師斥責,「弟弟原本只是輕微的微血管破裂,為什麼拖了一個禮拜才就醫?」任由破裂的微血管不斷滲血的下場,是造成腦部嚴重傷害、無法運作,連呼吸系統也停擺,最終回天乏術。

陶文當時情緒潰堤,緊抱弟弟的屍體哭泣,正哭的傷心欲絕時,有位大嬸卻輕拍了他的肩膀說,「弟弟,你的眼淚不可以滴在遺體上面。」他趕緊低頭一看,弟弟身上全都滴滿了他流下淚水。陶文說,「我當時心中有一股恨意...為什麼這種迷信會害死人?」於是他帶著這股憤恨,決定踏入命理界,開始一連串抗議與鬥爭。

▲▼陶文。(圖/記者謝承恩攝)

▲為了挑戰命理界,陶文從年輕至今,總是熱衷專研各種書籍、不同領域的學問。(圖/記者謝承恩攝)

為了要推翻命理、為了要證明迷信,甚至為弟弟報仇,陶文18歲開始看遍閱讀各類命理書籍,甚至當完兵後,直接轉行踏入命理界跟著師傅學習,過程中他遇到諸多挫折,抱持著恨意與成見的陶文,更面臨痛苦的撞牆期。

一直到10年後,恩師的一席話點醒了他。

他說,「陶文啊,你在這行業學習這麼久,你與其不斷挑戰它、鬥爭它,為什麼不讓自己成為這個領域值得尊敬的表率呢?」當時這位師長不斷鼓勵他放下執著成見,多研究、多用點功,並無私傳授諸多祕法,希望陶文未來能帶領學術風潮,讓命理走回正途,回歸被世人所運用的評估工具。

心念一轉,腦袋就通了。陶文除了用心耕耘外,更廣泛吸收不同領域的知識,為了要了解大眾的心,他修學心理學,為了瞭解企業家的處事觀,他修企管學,甚至考取PMP國際專案管理師證照,「其實人生就像一項專案,該如何決定職涯方向,如何面對結婚?你的另一半就是你最親近的利害關係人。」

陶文勤於進修、鑽研易經風水,把豐富經驗用在分析股市未來的波動,不只研究東方生肖,也樂於分享西方星座運勢,他謹記「把命理當社會教育」的使命,不厭其煩地書寫開運書籍,豬年出一本、鼠年也出一本。問陶文,「開運書看看就忘了,還要年年重寫,難道不累嗎?」他笑著說,「不累!只要有人翻開這本書,那怕一字一句得到鼓舞和啟發,我願意繼續寫下去。」

▲▼陶文。(圖/記者謝承恩攝)

▲每年陶文都會不厭其煩書寫開運書籍,文章中多以正面、提點的方式,讓民眾注意。(圖/記者謝承恩攝)

陶文更分享,他3年前遇過一位日本人來訊,對方表示「過境台灣時,在機場看到開運書,發現屬牛的要注意健康問題,速速做健康檢查,殊不知是乳癌二期」,對方還找到了陶文的聯繫方式,並表達自己的人生充滿絕望。

陶文趕緊線上為這位日本女士卜卦,耐心安撫她,為她解除疑難雜症,從此締結了一段死忠的讀者之緣,甚至對方遠從千葉縣購書,也在所不惜。「你說,我能不寫嗎?」即便運勢書的賞味期限,往往十分短暫,陶文將仍希望用正向的書寫角度,及「翻頁」的一面之緣,讓讀者從中找到前進的動力。

然而世上有千百種人,命理諮詢生涯中,難道沒遇過...像過去年輕的自己,那般充滿輕蔑的鐵齒民眾嗎?陶文微微笑著說道,「我的存在,並不是為了要改變任何人。如果對方會積極反抗,代表他自信心很強,反而要祝福他。」

陶文在命理界42年的專業,讓他也看盡人生百態,更能知道如何珍惜有緣者對自己的信賴,這時候往往才能「順水推舟」讓事情更上一層樓。「我常這樣想,自信心強的人,也許不必諮詢就能度過難關,如果有天他覺得徬徨、卡關了,那再來找我,也不遲。」

H版李毓芬實彈片外流! 陳香菱認了揪出「網紅經紀人」搞鬼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