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初其實不想走眼科...」 陳瑩山從抗拒走到權威

陳瑩山醫師。(圖/醫師提供)

▲現任國泰醫院眼科主任陳瑩山。(圖/醫師提供)

記者趙于婷/台北報導

「我當初真的不想走眼科!」國內眼科權威陳瑩山笑笑地說出這句令人聽了雙眼瞪大的話。現任新竹國泰醫院眼科主任的他已經走在這條路上30幾年,當年是第二度回到眼科,才算是待出了興趣,熱愛演講傳遞知識的他,現在已經漸漸在醞釀未來退休的規劃。陳瑩山笑說「都一把年紀了,要把很多東西傳承下去。」

相信大家都看過陳瑩山在各大媒體談各種眼科問題,但想必這是第一次聽到他當年的選擇科別的想法。回憶起學醫的決定,陳瑩山老實直說「是我爸的建議啊!」原來是因為陳爸爸認為他個性太孤僻,應該要學一個不好取代的一技之長,而爸爸的決定,也讓他現在回想起來相當感謝,也算是沒辜負爸爸的期望。

請繼續往下閱讀...

每位醫師踏入醫院實習時,心裡都會有個第一志願科別,陳瑩山也不例外。他說,當時其實是喜歡小兒科,覺得孩子可愛,當兵兩年時間也都是在小兒科服務,後來就考上長庚小兒科,但才發現根本不是他心中想像的那樣。「孩子變化很快,就算孩子狀況穩定返家,其實一顆心還是揪著又會有突發狀況...」這種不確定性的不安感讓他決定換科。

「當初在實習的時候,根本沒想過要走眼科。」陳瑩山直說,眼科有個特色,眼科的實習醫師是沒有多大作用的,不像外科一樣可以跟刀,因為眼科的東西非常專業,儀器設備又很多,眼科真的太專精了,就跟牙科一樣,幾乎算是一個次專科,嚴格來說跟學校老師教的關係不大,幾乎算是住院醫師第一年才會開始學,又沒辦法馬上上手。

陳瑩山醫師。(圖/陳瑩山醫師提供)

▲陳瑩山說,現在3C發達,造成疾病混亂化,很多早發性白內障。

不過繞了一圈,陳瑩山還是回到眼科了。當初因為一個大學同學在國泰內科,剛好知道眼科有缺就找上他,陳瑩山說,當時直覺只想轉科,所以答應了,想說試試,一年後又萌生轉科念頭,到了耳鼻喉科兩個月,不太適應又覺得還是眼科好,來來回回,才終於在國泰眼科定下來。

無意間走進眼科大門,在台北國泰醫院一待就是15年,後來新竹國泰有機會,就決定過去深耕。陳瑩山笑說,自己的個性就是有點不安於現狀,剛好新竹有很多研究機構,自己一直對研發很有興趣,就決定到新竹執業,也有機會認識到工研院、交大、清大等不同領域的研發人員。之後陳瑩山也如他所願,從研發到出書都接觸到了。

在眼科一路走來,陳瑩山看遍了眼科疾病的進化史。「現在完全疾病混亂化!」陳瑩山分析,以前小學生就是看假性近視,但現在很特別的是,已經不是用年齡區分了,門診也遇過中年人有假性近視,現在也很多20幾歲就飛蚊症,尤其青光眼、白內障也都不再是老人的專利。他最後更用「五胡亂華」來比喻這個3C帶來的疾病現象。

當醫生不免俗都會被問到「再給你選一次,你還會學醫嗎?」陳瑩山沈默了5秒後坦言,不會鼓勵自己小孩走這行,除了高壓之外,因為醫生碰到的都是不愉快的事情,加上台灣現在的醫療環境比較惡劣,有時候更會因為民眾醫療知識的不足,還會被病人罵沒醫德,其實這是很受傷的,這也讓醫生做起事來,有很多無助感。

回顧這30幾年,陳瑩山其實相當感謝,更坦白地說「如果還是學醫,再選一次還是會選眼科,現在覺得真的走對科,因為很多研發和研究都是自己有興趣的。」不過他最後還是偷偷透露「現在一把年紀了,該醞釀要退休了,要把很多東西傳承下去,未來想多做點打從心底喜歡的『演講』,如果不學醫,我想我會去當補習班老師吧!」

頑皮狗狗看見媽媽斜眼緊盯 嚇得「慢動作」回窩乖乖坐好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