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在墳前哭泣,我不在那裡」 深愛的人離開該如何面對

愛長照 愛長照

愛長照提供最實用的長照資源補助、養生保健、疾病知..

生病,昏迷。(圖/達志/示意圖)

▲生病示意圖。(圖/達志影像)

文/轉自《愛長照》  專欄作家/王竹語

《莊子‧養生主》裡的故事。

老聃死了,他的朋友秦失去弔喪,大哭幾聲便離開。

老聃的弟子問道:「你不是我們老師的朋友嗎?」

秦失說:「是的。」

弟子們又問:「朋友是這樣弔唁的嗎?」


秦失說:「是啊。我以為你們跟隨老師多年,應該超脫物外,現在看來並不如此。剛才我進去弔唁,有老年人哭他,像父母哭自己的孩子;有年輕人哭他,像孩子哭自己的父母。他們在這裡,一定會情不自禁地說話,不由自主地哭泣。

如此愛生厭死是反常的、虛情的,古時候稱做背離自然。他們都忘了:人是稟承自然、受命於天。偶然來到世上,你們的老師應時而生;偶然離開人世,你們的老師順依而死。

安於天理和常分,順從自然和變化,內心不會被哀傷和歡樂干擾,這就叫自然解脫。」

▼(圖/pixta/《愛長照》授權使用)

請繼續往下閱讀...

▲▼ 「不要在我墳前哭泣,我不在那裡」深愛的人總有離開的一天,我們該如何面對。(圖/pixta/《愛長照》授權使用)

莊子的轉化和呼籲是:蠟燭終會燃盡,但火種傳續,永遠不熄。

當我們摯愛的人離去,他的精神還在、事蹟還在、與我們的美好回憶還在,這些都成為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份,成為滋養我們智慧的土壤,是我們日後面對困境的力量。

莊子的妻子死,惠子弔唁,莊子卻「鼓盆而歌」,惠子忍不住說:「你老婆為你生兒育女,陪你日曬淋雨,同甘共苦,苦盡甘來。現在她死了,你不傷心難過也就罷了,還唱起歌來?這不會太過份嗎?」

莊子說:「不是這樣的。她死的時候我確實很難過,但仔細一想:她本來不具形體,沒有出生;後來成形,來到世間。現在形體消逝,回到死亡,這跟四季運行一樣。

死的人已經安息,我卻一直哭泣,這是不知天命,所以我停止哭泣。

▲▼ 「不要在我墳前哭泣,我不在那裡」深愛的人總有離開的一天,我們該如何面對。(圖/pixta/《愛長照》授權使用)

▲(圖/pixta/《愛長照》授權使用)

知天命,很難嗎?

很難。因為難斷難捨,因為有情,因為有愛,因為在意,因為牽絆。

《妙色王因緣經》:「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於愛者,無憂亦無怖。」

害怕親人離去,因為太愛他;跟摯愛的人之間情份,不是一朝一夕建立起來,怎麼可能一夜之間釋懷?面臨死亡,害怕死亡,是因為太愛親人。日積月累的愛,哪有可能說斷就斷?

一個青春洋溢,健康強壯的人,似乎很難體會面對死亡的老人,他們的心境就是如何?他們在想什麼?懼怕?後悔?平靜?矛盾?茫然?

Weisman(1972)列舉七個問題,試著回答,你會更理解老人面對死亡的感受:

1. 如果不久後你就要面對死亡,你最關切什麼?
2. 如果你很老了,什麼是你最關鍵性的問題?如何解決?
3. 如果死亡是不可避免的,什麼情況下使人較為接納?
4. 如果你現在很老了,什麼方式的生活最有成效,且最不損害你的理想與標準?
5. 一個人能為自己或親密之人的死亡做些什麼準備?
6. 什麼情況下你覺得死了較好?何時你才會為死準備?
7. 老了,每個人都需要依靠。你願意去找哪種人依靠?

▲▼ 「不要在我墳前哭泣,我不在那裡」深愛的人總有離開的一天,我們該如何面對。(圖/《愛長照》授權使用)

所以,剛剛的問題再來一次:知天命,很難嗎?

好像又不是那麼難,在於你能不能轉化心境。

台大精神科林信男醫師在東門教會演講,我隨手筆記:基督教信仰視死亡為通往更豐盛、榮耀生命的得勝通道;死亡是通向永恆的途徑。有名的聖法蘭西斯禱告文說:「在迎接死亡時我們便進入永生(It is in dying that we are born to eternal life.)」

所以視死亡為朋友而非敵人,所謂「死亡」乃是生命旅程的轉繼點;「死亡」不是結束,而是進入更美的家鄉「天堂」的入口、起點。

對於悲傷情緒,無須強忍壓抑,在適時適切宣洩憂傷之情時,也不忘從信仰支取力量,提醒自己:「上主賞賜的,上主又收回。」失去所愛,確實令人不捨。但若能換個想法:手上的一切只不過是受託管理,人是管理者,而不是擁有者。因此失去時就當作是交還給上帝,如此一來,喪失的衝擊力道就會減少。

但是這種轉化其實沒那麼快,也不容易。

精神分析學家 Elisabeth Kubler Ross(1969)認為臨死會有五階段,有時會不照次序,有時僅有其中幾個,有時交叉,有時重疊:

第一階段,否認。

對於死亡如此的巨大事件,沒有辦法在瞬間接受,所以一定是完全否認,這時候,大腦會停止接受訊息,加以保護自己。有些人反而會表現得更積極、樂觀。延長工作時間,高聲談笑,全不在乎,好像沒發生過事情。

第二階段,憤怒。

會怨天尤人、會恨、會氣:「為什麼是現在?」、「為什麼是我?」、「為什麼老天這麼不公平?」有些人會有暴力傾向,甚至自殘。

第三階段,企圖尋求一線希望。

一直在接受與否認之間打轉,通常不會很快繞出來。做各種嘗試,不斷說服自己。甚至想:「如果我做這事,會不會改變什麼?」、「如果我做那件事,會不會有所不同?」

第四階段,沮喪。

在嘗試過後,確認無望,於是整個人垮了,心理建設完全被摧毀,所有支撐的力量全部粉碎。可能會有憂鬱症或其他心理傷害。

第五階段,接受。

完全接受事實,就是只有接受,內心平靜。

▲▼ 「不要在我墳前哭泣,我不在那裡」深愛的人總有離開的一天,我們該如何面對。(圖/《愛長照》授權使用)

療癒悲傷 ►

我不再是誰的小孩了:失親之後,陪自己走過悲傷旅程

面對哀悼與悲傷,不需壓抑、遺忘或逃避

最後分享據說是印地安人一家三口的故事:太太死了,先生愛得太深,難以獨活,他約兒子一起自殺,去陪媽媽。就這樣,父子開始準備,在先生整理太太遺物時,發現太太生前寫的一首詩。於是,父子倆打消了自殺的念頭:

▲▼ 「不要在我墳前哭泣,我不在那裡」深愛的人總有離開的一天,我們該如何面對。(圖/《愛長照》授權使用)

不要在我墳前哭泣

我不在那裡;我沒有長眠不起。

我是縷縷拂面的微風,

也是雪花鑽閃閃的靈動,

我是熟穀上的陽光,

也是舒秋的雨茫。

當你在寧晨甦醒,

我是疾奮盤旋的輕鳥。

也是溫柔的星光。

不要在我墳前哭泣,

我不在那裡;我沒有死去。

▲▼「不要在我墳前哭泣,我不在那裡」深愛的人總有離開的一天,我們該如何面對。(圖/pixta/《愛長照》授權使用)

▲(圖/pixta/《愛長照》授權使用)

【附】《莊子‧養生主》原文

老聃死,秦失弔之,三號而出。

弟子曰:「非夫子之友邪?」

曰:「然。」
「然則弔焉若此,可乎?」

曰:「然。始也吾以為至人也,而今非也。向吾入而弔焉,有老者哭之,如哭其子;少者哭之,如哭其母。彼其所以會之,必有不蘄言而言,不蘄哭而哭者。是遁天倍情,忘其所受,古者謂之遁天之刑。適來,夫子時也;適去,夫子順也。安時而處順,哀樂不能入也,古者謂是帝之懸解。」

指窮於為薪,火傳也,不知其盡也。

本文經授權轉自:愛長照

專欄作家 王竹語
臺灣作家,臺中豐原人,筆名取法學自畢卡索。已出版著作:
1.《醫生》(本書是2010年10月德國法蘭克福書展『臺灣館』展示作品)
2. 《我的整形世界》(天下文化,2006)
3. 《高科技健檢救你一命》(城邦集團原水文化,2006)
4.&5.《微笑看人生》、《無常看人生》(時報文化,2005)
6. 《尋找一首詩》(除了在臺灣出繁體版,簡體版由天津百花文藝出版)
7.《中國經典寓言的智慧》(晨星集團,2006)
8.《工作必勝!!戰國策》(晨星集團,2007)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