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與妻愛愛... 「跨性別者」的際遇連她都難解

嵩馥性健康管理 嵩馥性健康管理

嵩馥健康管理中心由童嵩珍主任所帶領,從2004年..


▲跨性別者無法與妻子愛愛,讓他很憂心。(示意圖/記者周宸亘攝)

文/性健康管理師童嵩珍

結婚剛滿20天,未去度蜜月就先來治療,因為太害怕被老婆發現了。李先生,一位跨性別(男性軀體卻裝著女性的靈魂)的男性個案,壯碩的身體下有著優雅的動作,走路起來雙膝併攏小步伐、坐下來時雙腿會自然合併且斜靠在另一隻腿上。

我和老婆試過幾次,都不行。老婆是有性經驗的,她好似知道我害羞,也從不勉強我,但愈是這樣,我愈擔心不行怎麼辦?老師,我已經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好擔心這樣的情形被視穿,我的工作(一位外科醫師),我的家人,我的同事,他們會怎樣看我?

從小我就知道,我喜歡的是男生,但我不是男同,而是一位裝錯軀體的心靈女性跨性別者。大學時有過短暫的女友,我們之間連親吻、牽手都沒有就終告結束。準確的來說是我不喜歡她,也聊不來,但我心裡深深地知道,我比較喜歡有肌肉、帥帥的男性。會結婚是因為受到家人和輿論的壓力不得已,而會和老婆交往,是覺得她還算順眼、不排斥,感覺像閨蜜,但現實是:「我們結婚了,但是還是無法順利性生活」,我擔心這樣的欺騙,有一天她終會知道。童老師,我還是希望能做一個能插入女性身體的男人。

▼個案即使與妻子結婚,仍無法順利擁有性生活。(圖/達志/示意圖,下同)


關於性生活史,李先生說:「到目前為止,從未有過任何性經驗,不管男女都沒有。老實說,我並不喜歡看裸露的片子,我和女性一樣,我喜歡看調情而沒插入的片子。

這個個案是在我性治療生涯中少見的跨性別者。他們因性取向稀有,甚至常被誤會。一如他就常被誤會成同性戀,但卻不是。

因為個案從未有過任何涉性方面的接觸,連看成人片都是只跳過男人愛看的「主題」,因此,我想就從這兒開始進行撞擊。

當我們一起進入治療室換上衣服時,他顯得有些靦腆,接下來,我們給予一些例行的身體檢查及接受皮膚上的刺激時,我發現他也能如男性受身體及心理刺激般的勃起正常。這一來我就納悶了,「為什麼一樣的性別,女性治療師,看異性戀A片,摩擦舒服,什麼都行、都正常,但就是和老婆不行?

原來,他的偽裝害慘自己。因為他心裡一直知道自己是喜歡男生的,但老婆不知道,他必須在老婆面前裝成一個真正的男性,但他的偽裝卻造成他的勃起壓力。還有,老婆喜歡親吻,但只要一親吻,他立刻就軟掉,他並不知道一個人的嘴是他或她露在外面的心,他一直期待,他可以偽裝成喜歡親吻的男人,真正打從心裡是男人的男人。

▼個案不斷偽裝自己,在妻子面前要表現成真正的男人。




我們曾經嘗試過兩次性行為,一次是我吃藥,但吃藥後副作用超過作用,陰莖不硬脖子硬,難過死了。另一次是我有晨勃,叫老婆起來時就軟了。還有,我DIY的方式也不一樣,我一直都是用磨床板的,把陰莖壓在床上來回摩擦包皮得到快感,我知道這樣不對,這樣做不了愛,但正常就射不出來,就覺得卡卡的,改不過來。

治療過程中我派了些家庭作業。包括如何用「可以做愛的方式進行自慰練習」及「試著利用分享A片來分享勃起的感受」,至於要坦誠說出來,個案從頭到尾都不想要有這個選項

經過兩星期後,他說:「老婆知道我來治,也鼓勵我來治,但她心中還是一直以為是我功能上的障礙,但事實上,我是想找一個方法把自己偽裝得更徹底。」

幾個月過去,他沒有再與我聯繫,甚至連聯繫的方式都刪了。我知道他一定還想利用自己的方法進行躲藏,但在我心裡深深覺得,「如果一開始就知道是個錯誤,為什麼要存有僥倖,這樣不是害了一個無辜的女性?如果坦誠可以讓事情變得更容易,為什麼要繞遠路?」一如我們在治療室的相處,沒有壓力的坦白,所有的症狀都煙消雲散了。也許,我說也許,在故事背後,他有更多不為人知的壓力,但這些已經超出我所能幫助的範圍了。

本文作者:性健康管理師 童嵩珍,現任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主任。
童嵩珍由樹德科技大學性學研究所畢業,曾至美國及德國進行性治療訓練,運用非藥非刀的方式介入性治療的領域。2006年開始從事性治療工作,主張以物理訓練及心理疏導為基礎,成功將性治療納入兩性關係中。

本文經授權轉自: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

請繼續往下閱讀...

駕駛不打燈「狂暴迴轉」險撞機車 騎士氣PO文網反酸:硬衝還討拍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