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搶拉拉熊遭砍!16歲兒「心臟插刀」昏迷 母淚撤維生器:想陪他走

▲▼病人、病床、開刀、手術。(圖/翻攝自免費圖庫pixabay)

▲16歲男孩被送進外傷區,心臟上插了把刀,昏迷指數只剩3,情況不樂觀。(圖/翻攝自免費圖庫pixabay)

文/瓦肯人的碎碎念(高醫外傷與重症團隊)

加護病房病室的窗台前,站著一位穿著套裝,挽著包頭的女子凝望窗外,在晴空映襯下的背影散發出無以言喻的哀傷。藍寶醫師走進病室,輕輕地喊了聲:「小傑媽媽!」穿套裝的女子轉身,快速地拭去姣好妝容上的淚水說:「藍寶醫師,小傑今天情況怎樣?」

藍寶醫師低聲地說:「跟之前差不多,昏迷指數還是三分,呼吸器訓練也不理想,所以媽媽,我們可能真的要決定
是不是要幫小傑做氣切了!」小傑媽媽失望地說:「這樣啊?醫師,可以麻煩您給我五天的時間考慮嗎?」、「五天?」藍寶醫師納悶地問著。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嗯,我朋友推薦我去繞山,我想利用這幾天一個人去繞一繞、拜一拜,順便想一想小傑該怎麼辦?他才十六歲啊!
難道真的要讓他這樣躺一輩子嗎?」藍寶醫師想著小傑都已經這樣在加護病房裡躺三個月了,也不差這幾天,於是就說「好!」

【為了拉拉熊】

小傑被衝進外傷區時,已經沒有呼吸心跳,他的心口插了一把刀,只看得見刀柄的那種。外傷科醫師當機立斷在急診開胸,將刀子從小傑的心臟拔出,快速暫時補好心臟,讓小傑恢復呼吸心跳,再找來心臟外科醫師,把他送進開刀房做確切修補。

當天晚上看到新聞,大家才知道,原來小傑胸口那把刀居然是因為一隻拉拉熊而起。新聞裡的劇情很老套。小傑和他的兄弟同時喜歡上一個女孩,三人一同出遊時,小傑看到娃娃機裡有女孩喜歡的拉拉熊,抓了一隻想送女孩。但小傑的兄弟卻怎麼也抓不到,這時候他要求小傑把已經抓到拉拉熊讓給他送給女孩,兩人一言不合打起來,小傑的兄弟順手拿起身旁的水果刀,就這樣往小傑的心口插下去。

▲▼開刀,手術,手術室,醫生,病人,醫療,健康(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小傑心口插了一把刀,只看得見刀柄,歷經昏迷、敗血症、多重器官衰竭。(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趕到醫院的小傑媽媽萬般哀求醫師們務必要救救小傑,因為那是她的心頭肉、她唯一的寶貝。在加護病房期間,小傑歷經敗血症、多重器官衰竭,幾度在鬼門關前徘徊,小傑媽媽也都要求藍寶醫師不計任何代價全力搶救小傑,就算小傑在過程中,全身水腫、插滿管子,她也不願意放棄。

在某一次小傑情況非常危急時,一向散發著女強人氣場的小傑媽媽,突然間崩潰哭倒在藍寶醫師的面前:「醫師,我是不是錯了?是不是我對小傑太嚴厲了?是不是我花太多時間在工作、花太少時間陪他,所以他才會變這樣?我只是想要讓他過好的生活啊!讓他沒有爸爸也可以過得跟有爸爸的同學一樣好啊!」

這時我們才知道獨力撫養小傑的媽媽是外商公司的高級主管,忙碌的職場生活,讓她和小傑聚少離多,即使見面也老是為了小傑的功課跟不上進度而吵架,就算她幫小傑請了好多家教也一樣。到後來,母子二人最常碰面的地方就是警察局了,事發前兩天小傑媽媽去接又因為打架鬧事進警局的小傑時還想著,最近的計畫完結後,要休長假帶小傑出國旅遊順便修補感情,沒想到小傑就出事了!

【五天後】

就在藍寶醫師以為這次小傑媽媽一定也會選擇積極治療幫小傑做氣切時,她繞山回來了!繞山回來的她,臉上雖然有脫不去的哀傷,眉頭卻不再深鎖。藍寶醫師問:「小傑媽媽?您決定好了嗎?」小傑媽媽俯身摸了摸小傑的臉龐,流下淚,卻帶著微笑對藍寶醫師說:「醫師,您知道嗎?我這幾天一直在想,如果一開始你們不要那麼積極,
後來我也不要叫你們盡力就會不會比較好?」

「小傑那麼好動的孩子,這樣一直躺著一定好不舒服,而且他那麼愛漂亮,一定也不想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您之前不是跟我說過,小傑的情況是可以撤除呼吸器,然後看他自己能撐多久嗎?我想我們就不要做氣切了,我們幫小傑撤除呼吸器吧!」聽到小傑媽媽這麼說的藍寶醫師詫異地再三確認她的意思,也按照撤除流程照會安寧醫療團隊及倫理委員會。

▲住院,開刀,手術(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急救數天,小傑母親最後選擇撤除呼吸器,希望讓心肝寶貝兒子好走。(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在確認小傑可以撤除呼吸器之後,小傑媽媽提出了她唯一地要求,她說:「醫生,小傑撤除呼吸器的時候,我可以在場嗎?他生的時候是我生,他走的時候,我也想陪他走。」撤除撤除的那天,高雄下了傾盆大雨。小傑媽媽看著藍寶醫師將氣管內管拔出後,坐到小傑的床旁,拉著他的手,輕輕拍著他,哼起了鳳飛飛的那首心肝寶貝。

【撤除】

「輕輕聽著喘氣聲,心肝寶貝子。你是阮的幸福希望,斟酌給你晟,望你精光;望你才情;望你趕緊大;望你古錐、
健康活潑,毋驚受風寒⋯⋯。」撤除維生醫療系統,民國102年安寧緩和醫療條例修法通過前,雖然末期疾病的家屬們
可以簽署拒絕心肺復甦術(DNR)的同意書,但對於在未來得及表達意見或因情況緊急而先執行的急救處置,如插管,是無法撤除的。

這樣的情況發生時,不只病人受苦,家屬也需要支付長期照護的費用。而在102年修法之後,末期疾病家屬有了撤除維生醫療系統的選擇,雖然不是所有病人在撤除維生系統之後就會馬上死亡,但大部分醫師評估為末期疾病且由安寧醫療團隊與倫理委員會審核通過,可以執行撤除的病人,都會在短期間內過世。

不只可以縮短病患痛苦且沒有生活品質的時程,也可以避免家屬背負龐大的長期照護費用,而壓垮家中經濟。當然,就像前面說的,撤除是需要評估和審核的,所以也不是所有病患都能撤除,有意願的家屬還是要尊重醫師的評估。

本文授權自:瓦肯人的碎碎念《他生是我生,他走的時候,我想陪他走》

薄紗辣妹跨坐大腿!他春酒被肉彈洗臉 爽完5秒...超慘下場曝光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