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偷機車惹官司!律師曝「免判重罪原則」...暴力、毛手毛腳當心

頭皮,頭髮,頭皮屑,抓癢。(圖/達志/示意圖)

▲失智者對事情和語言的理解力、情緒控制力薄弱。(圖/達志/示意圖)

文/林致平,方瑋晨,黃麗容,廖國翔,李佑均(有澤法律事務所律師)

Q失智症病友被指控偷竊時應如何處理?

A可能因犯罪時之精神狀態不罰或減輕其刑(刑法第十九條)

請繼續往下閱讀...

張先生今年六十八歲,被診斷出罹患失智症三年了,最近精神情況越來越壞,除了對外籍看護毛手毛腳外,還常去外面牽走鄰居的摩托車,氣得鄰居揚言要報警,張太太不是沒有勸過先生,但先生的反應是越來越激烈,幾乎快要對任何勸阻的人暴力相向。張太太一想到這裡,眉頭就皺得更深了。

智症病友其失智症之病症, 並非一夜之間就惡化至最嚴重的程度, 而是隨著時間的經過, 病症或快或慢的加重, 是一種進行性退化的疾病。依據知能障礙之輕重,可分為初期、中期、晚期。

案例中的張先生, 可被分類為失智症中期, 生活能力繼續下降, 對日常生活事物的處理上變得更為困難, 對事情和語言的理解力、情緒控制力薄弱, 使得更加容易發脾氣, 經常會與家人或照護者發生衝突。

若失智症病友,因對事情和語言的理解力、情緒控制力薄弱,做出違反刑法規定的行為(例如: 竊盜、性騷擾等), 是否仍應受刑法之處罰? 依刑法第十九條第一項規定,「行為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 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者, 不罰。」

▲▼偷竊,相機,旅行,扒手。(圖/翻攝自pixabay)

▲失智症屬於初期或中期病症所犯之竊盜罪,法院衡量案件是否輕判及無罪。(圖/翻攝自pixabay)

同法第二項:「行為時因前項之原因,致其辨識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減低者,得減輕其刑。」
然前述所稱「辨識能力顯著減低者」, 並非必然均能減輕其刑, 而係依法院判斷是否應當減輕其刑。 另外, 法官也常以刑法第五十七條規定內容, 衡酌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所得利益、對被害人造成之損害等一切情狀來量刑。

依法院判決案例分析, 失智症中期病症所犯之竊盜罪, 有法院認定係屬刑法第十九條第一項規定之不罰事由。 但若屬失智症初期病症所犯之竊盜罪, 則可能有免刑(刑法第五十九條:「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 認科以最低度刑仍嫌過重者, 得酌量減輕其刑。」)、減輕其刑(刑法第十九條第二項)。

而失智症病友若因犯罪行為被判刑, 因刑事處罰係為使行為人(即犯罪人)本身受到制裁, 旁人無法代為受罰, 故監護人無須連帶負責。

就本案例中, 如果張先生於行為時, 有確切證據能證明處於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 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且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者, 法院多半會認定欠缺責任能力, 屬不罰行為而判無罪; 若屬初期失智症病症, 觸犯刑法罪責(例如傷害、竊盜等)法院雖會判刑, 但多半會減輕其刑。

但若失智症病友之暴力行為或影響公眾安全之行為會不斷再犯, 則法院可能會在判決無罪同時, 要求失智症病友至指定相當處所施以五年以下的監護。

本文摘自《守護失智病友的法律攻略》/林致平,方瑋晨,黃麗容,廖國翔,李佑均(有澤法律事務所律師)/新自然主義

新自然主義特別邀請執筆群律師,於11月30日下午2點半在台北金石堂信義店5樓龍顏講堂,演講「守護失智病友的法律攻略」,為失智症病友家屬剖析案例,提供您保護自己、也保護家人的法律常識,歡迎您蒞臨指導。洽詢電話(02)23925338分機16或網路報名:https://reurl.cc/rlDKo4

屏東男酒醉脫褲露鳥!扒光女友衣路口狂打 她求「幫報警」沒人敢救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