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5年無子! 潔癖男嫌女下體髒又臭...只在被子上磨擦

嵩馥性健康管理 嵩馥性健康管理

嵩馥健康管理中心由童嵩珍主任所帶領,從2004年..

點評:性潔癖真的蠻困擾的...

性事不合,性功能障礙,陽痿,不舉(圖/達志/示意圖)
▲男個案有「性潔癖」,無法在另一半面前勃起,更別說是做愛。(圖/達志/示意圖)

文/性健康管理師童嵩珍

「『你們什麼時候要離婚呀?』每次見面,岳父就一直在催我......」明雄說著眉頭就不自覺的縮在一起。

「我們是五年前結的婚,當時岳父挺開心的,希望趕快給他抱孫子,我們也是滿懷希望。回我老婆家,岳父岳母都奉我為上賓,畢竟女兒35歲才嫁出去,自然把我這個女婿當成寶。但一年、兩年過去了,老婆肚皮一點動靜都沒有,大家都一直望著我們,我們也不知道該怎麼好......。

發現有狀況後,我們倆很積極的尋求治療,全國的醫院都找遍了。去醫院檢查,醫生說我倆是做愛不夠,說真的,我們也不知道該怎麼練習?找誰去教?怎麼辦呢?要小孩!要小孩!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我們。老婆晚上躲在棉被裡哭,我不敢面對,只好夜夜上網裝忙來逃避她。晚上失眠了,就吃安眠藥來逼自己入睡,這樣不安的日子又過了一年,我都快要自殺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結婚第三年,老丈人看女婿是越看愈無趣,現在回去連招呼都懶得打,我也越來越不敢回去,老婆是夾心餅,跟著我一起受苦。

前年,我們下定決心非解決不可。醫生說只要有精蟲就能懷上,約莫三個月就能成功,我們夫妻倆就像看到一線曙光。檢查當天,滿懷希望的跑去醫院,沒想到取精時就遇到麻煩了,別的男人兩三下就取好了,而我足足花了兩小時,悲劇的是,最後還只有一點點......。弄了半天,眼看護士小姐都要下班了,醫生也沒辦法,只好建議我用抽的,過程中說有多痛就有多痛,弄了3次才集成一小管。結果當然是沒成功,我們經歷了第一場受精失敗的打擊,非常沮喪。

過了幾個月,我們又再回到醫師那,我和老婆抱著最後一線希望再次取精、受精,但,結果和上次一樣,只是過程中兩人更為煎熬與痛苦。

我們是怎麼了?老是無法懷孕?也不敢和別人說,親戚家不敢去,老家不敢回。失眠、夫妻失和、抑鬱、工作狀況全都處理不好,不知道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找了醫生最終仍無功而返,妻子最終仍沒有懷孕。(圖/取自librestock網站)▲避開這7個小睡時間 免得越睡越累。(圖/取自Librestock)

來到性福治療室,治療師問的問題都很奇特,她沒問我們為何無法受孕,反而問我們怎麼過性生活的?一星期幾次?具體插入的情形?有沒有射精?哇,這些問題真是一箭刺穿了我們。

事實上,我們就是沒有過真正的性交生活。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我根本無法在女人面前勃起,女人的陰道好髒,女人的陰部好臭,做愛更是恐怖,對我而言,性愛方式就是在被子上摩擦......。

原來明雄根本不了解怎麼做愛。他從沒有接觸過女人或在別人面前勃起過,更沒有真正插入的性交經驗,所有與女人私密位置相關的器官與氣味都是負面的。老婆對他來說只是生活上的親人,做愛根本沒有老婆參與的空間。

在三個月多的治療過程中,我先用解剖學的概念,從外觀介紹,希望改變明雄對女性陰部的看法,鼓勵他將髒或負向的感覺勇敢表達出來,將心比心去感受別人的感覺,進而接受自己和別人的樣態。

性愛,性生活,SEX,做愛,嘿咻(圖/達志/示意圖)
▲在性健康管理師的指導下,夫妻倆終於成功做愛。(圖/達志/示意圖)

昨日,就在治療室,他們成功了。所有的問題不在精蟲,也不在卵子,更沒有受孕或子宮的問題,而是他們根本不會做愛。結束時,他們和我分享這些日子治療的心得:

1.不敢說的問題最重要
我和老婆都是彼此的第一次,誰都不知道該怎麼做?看A片演得好像很簡單,自己做還真難,當我ready好了,卻找不到陰道的入口,最重要的是,我們都不敢說,這件事對我們這個年紀的人來說,真的太難為情了。

2.做愛真的不能急
在還沒治療前,只要有一點點反應,我就想趕快進去,深怕一等就軟掉,結果卻在陰道口處亂頂,或者根本就是亂塞,到最後不得其門而入,一有挫敗感就軟掉。

3.不能太有目的取向
以前我總認為只要有小孩一切就搞定,做愛就是要插入,什麼是調情,我根本就不會,愈有目的反而愈做不好。

4.對性的感覺要勇敢說出來
女人的陰道很髒,這是我心裡最深的恐懼,結婚後一直逃避看我老婆那裡(陰部),甚至連手都不敢靠近,我完全被自己的感覺打敗,又不敢和家人、同事說,深怕他們覺得我有病。經過課程訓練,治療師引導我勇敢將感覺說出來,教我該怎麼做。

5.和另一半互動最重要
我開始戒除依賴棉被的習慣。棉被,一直以來是我生活中重要的性伴侶,不需要前戲,不需互動,只需摩擦和擠壓,老婆幾乎是多餘而不自然的。現在我知道要和人產生互動,相互學習體會,增添新技巧,挑逗、親吻原來是會使我們有性的感覺及產生愉悅的。

結語

親密的多重感官刺激,會激發人對性有更多的樂趣。三個多月下來,這個個案讓我再次驗證到,「性是本能,不需要教」是錯誤的,有時候沒說並不代表沒事,最不敢說的反而最重要。人們長久以來習慣用科技的實驗(精蟲及卵子的質量)及做法(試管嬰兒)來對待人、事、物,但在這些依賴科學的底下,卻往往忽略了人們真實的性慾及做愛的過程,是本末倒置的。最根本的問題原來在最初的地方。愛,該怎麼做?真的非常複雜難懂阿。

本文作者:童嵩珍,現任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主任。
童嵩珍由樹德科技大學性學研究所畢業,曾至美國及德國進行性治療訓練,運用非藥非刀的方式介入性治療的領域。2006年開始從事性治療工作,主張以物理訓練及心理疏導為基礎,成功將性治療納入兩性關係中。

性生活遇到困難都只敢問Google?別再害羞了!《ETtoday健康雲》開闢新專欄「性事難提」,歡迎來信提出你的性難題,我們將請泌尿科醫師、性健康管理師精闢分析,搶救你的性福!
信箱:lifenews@ettoday.net
◎鎖定每周星期三、日的刊文,看看專家怎麼解開難題!

38秒KTV露鳥片曝光... 酒店白腿妹強脫海軍上尉三角褲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