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射不敢硬」 男害怕約會...勃起障礙成罩門

嵩馥性健康管理 嵩馥性健康管理

嵩馥健康管理中心由童嵩珍主任所帶領,從2004年..

點評:難以啟齒與面對的問題...


▲早洩男輕碰陰莖就射,讓他不敢與女友約會。(示意圖/記者黃克翔攝)

文/性健康管理師童嵩珍


還記得第一次的性經驗是跟第一任女友,當時我非常緊張,她摸我大腿我就射精了,第二次和第一次差不多,我緊張了趕快去看醫生,吃了一些特效藥,第三次再約她,但她卻告訴我說我身體有病,要去看醫生,從此就屏蔽我了。

張小華,男性,程式設計工程師,一張娃娃臉,但他的年紀卻已超出35歲,當他羞澀地進入診間時,只見他從頭到尾都沒有抬起過頭來。

他說,這次鼓起勇氣來完全是已經到走投無路的地步了,家人催他,他自己也看不起自己,怎麼會得這個怪病?會不會是老天故意來捉弄他的?

進入檢查,真的一如他所預言的,才輕碰陰莖,秒射。他稚氣的臉龐仍無法遮掩他一臉的歉意。是的,他屬於非常嚴重的早洩男,還沒硬就射精了

▼個案屬於嚴重早洩,因此求助性健康管理師。(圖/達志/示意圖)

訓練期間倍加艱辛,他告訴我,既然他起步比別人晚,一定要比別人多努力。他這二個月來每天練三次(我一般都囑咐個案一天至少一次),早中晚,連工作都辭了,就是一心想把這個弄好。

皇天真的疼憨人。今天來時狀況已經恢復八成,使用影像刺激及最嚴格的陰道訓練器半小時完全只有爽感沒有射精感,他超級高興,嘴角出現難得的笑容,但是卻只有一下子,之後接踵而來的卻是有些惆悵,我問他:「又怎麼了?」

他說,近兩個月我也同時交往了一個女生,我真的很擔心會像上次那個一樣。我們之間是有聯繫的,但僅止於遠端,每天能電話說個半個多小時,她主動約我出去走走,但我始終不敢,她似乎知道我有狀況,一直問我有什麼事:「真的可以與他分享的,沒關係。

但我總覺得我還沒準備好,不知怎麼開口。

我直接在紙上畫了一條線,這條線上有許多個圈,我問他:「如果要你將一開始的『交往』當成第一個圈,『做愛』和『結婚』兩個選項你會先婚還是先性?」他說:「應該會先性吧!」因為他擔心如果硬結婚,婚後(發現早洩)又離婚,豈不又再一次傷害?」「好吧!」我說。「那現在如果要你將交往擺第一個,性擺倒數第二,那交往和性之間會有什麼?」他一下子傻了說:「說真的,我不知道!」

交往到真正在一起到結婚之間會有什麼?從慢慢談彼此的生活、想法、觀念、對事情的看法、價值觀,才會進入到談心,談性,或彼此的性觀念,最後才會真正進入性生活。以前的他的確把性看得太重要了,認為性是兩人生活得全部,只要「性」(能力)不好,天都塌了,但其實生活才是主體,是兩片吐司,性愛是夾心,如果沒有夾心,吐司不會黏在一起,只有夾心沒有吐司,會太膩而難長久

▼兩性交往應從生活進入心靈再到性。(圖/達志/示意圖)


請繼續往下閱讀...

最後我對他說:你的性生理基本能力已經完備了,勇敢去面對未來吧!要知道,兩個完美的球是永遠不會有緊密的接觸的,除非兩個球都願意承認自己的裂縫缺角,在彼此都不完美的狀況下才可能造就完美的一對戀人。至於要如何做呢?就是我們必須能坦誠面對並說出自己的脆弱,當彼此願意將脆弱共享共擔時,才有可能有相互連結支撐不脫落的一日。

今天,第五堂課。猶記張小華離開中心時,心中的石頭似乎重重的被放下了。他說,這麼久了,我終於明白,我以前是徹底的錯了,為了追求完美的婚姻或性,忽略了中間必經的感覺和感情,雖然知道早洩是我的生理罩門,但我的性功能障礙的根源卻是來自於不敢將自己袒露,跳過這個,才是我對人生前半輩子最大的傷害。

本文作者:性健康管理師 童嵩珍,現任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主任。
童嵩珍由樹德科技大學性學研究所畢業,曾至美國及德國進行性治療訓練,運用非藥非刀的方式介入性治療的領域。2006年開始從事性治療工作,主張以物理訓練及心理疏導為基礎,成功將性治療納入兩性關係中。

本文經授權轉自: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達志影像供《ETtoday東森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達志影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挑婚紗翻到「處女膜修補單」! 男秒暴怒分手未婚妻蹲地後悔痛哭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