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檢查要3週!父推骨折妹「轉戰急診狂盧」馬上做 醫1句話霸氣擊退

▲▼殘疾,身障,輪椅。(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許多病況不危急的患者因「心情很急」都會衝急診。(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記者李佳蓉/綜合報導

「急診」顧名思義為收治緊急需要診治之患者,但醫護人員時常可見病情穩定、只是「心情很急」希望能獲得盡速檢查機會的患者。這讓外傷醫師Peter Fu相當頭痛,但也發展出一套應對不合理要求的本領,當遇到狂盧醫護人員的患者時,他會使出大絕招,用專業笑容加「霸氣回應」讓對方知難而退。

外傷醫師Peter Fu在粉專指出,由於急診病患理論上相對緊急,因此可提供患者快速甚至立即的檢查與治療,然而「很悲哀的是(我用悲哀,而不是可惜),這只是理想狀態」。他感慨地以自身所服務的外科急診為例,大部分的病人是「心情很急」而非「病情很急」。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Peter Fu分享,曾有一名打石膏的中年人慢條斯理走進急診,一問之下才得知,他因骨折在他院已做完檢查,並安排好預計開刀時間,卻因認為「急診比較快」因此不想等之後再開刀。

另一個案例則是爸爸推著坐輪椅的小女孩進急診,經過住院醫師問診後,不知該如何應對,轉向主治醫師請示該如何處理。原來是患者在骨科門診已安排核磁共振,但檢查得排到3週後,家屬不想等,因此掛急診要求「馬上做」。他當下一聽就知道是不合理要求,霸氣回絕「不行,沒有辦法!」

醫師、醫生、醫院、醫護人員、診療、檢查、問診、看診萬用圖、示意圖。(圖/達志影像)

▲眼見急診資源不斷被浪費,醫師Peter Fu看不下去挺身而出。(圖/達志影像)

眼看住院醫師講不過家屬,Peter Fu起身走向父女親自處理,以下為醫師與家屬對話:

醫師:「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露出一貫的職業笑容)

家屬:「我們想來做核磁共振,門診排到太久之後了。」

醫師:「不行,沒有辦法!我直接拒絕。」笑容歸笑容,這沒什麼好客氣的。

家屬:「為什麼不行?急診不是隨時都可以做檢查嗎?」

醫師:「緊急的可以,脊椎斷掉要馬上開刀的可以,其他的不行,請你照原本的時間來做!」

家屬:「喔…那我問一下他媽媽的意思。」

醫師:「不用問了!我已經幫你做決定了,退掛號吧!」

Peter Fu後續交代護理人員替患者退掛,並向住院醫師說「有事我來處理就好!」接下來的10分鐘,家屬仍不斷盧醫師,表示女兒很痛,打悲情牌沒用就威脅加抱怨,但眼看不被理會,後來才悻悻然離開。

Peter Fu感慨地說,這是一個很糟糕、很悲哀的情況,糟糕的是患者居然提出明顯不合理的要求;悲哀的是有時其實會得逞,「不見得每個人都像我一樣『不近人情』(這是他們離去前對我的抱怨)。」在技術上而言,急診資源幾乎可隨時找到各專科醫師會診,並安排各種高階複雜的檢查,但這些資源,應該用在真正緊急有需要的患者身上,並非心情很急的人身上。

▲▼護士,護理師,急診,病人,急診室。(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醫師認為,急診的資源,應該用在真正緊急有需要的患者身上,並非心情很急的人身上。(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Peter Fu態度轉為無奈地說,患者也知道急診有這些資源,因此不少人會來碰運氣、套交情,拉關係。諷刺的是有時能如願,不是每位急診同仁都像他一樣「敢」擋。所謂的敢,並非膽子大,而是臨床上看得出來哪些屬於真正緊急;和奧客交手多了,在溝通上也自然會有一套應對進退的處理方式。

除了懂得溝通還不夠,Peter Fu說,若遇到較為弱勢的醫院,或是資歷較淺的醫師,可能就會被拗過去,增加同仁無謂的負擔,也增加健保資源的浪費,最糟的是價值觀的崩壞!他不解地問:「與其自我要求絕不妥協之外,為什麼民眾沒辦法自我要求,不要做這些無理無謂的要求?」

網友看了大讚醫師作法:「真的就是被便宜的醫療、吃到飽的健保養出的刁民,主管機關非但沒有負起教育的責任,還一直隨著民眾起舞,把責任都推給一線醫療人員。」「這裡是急診不是得來速好嘛!」「就是掛急診太便宜,如果掛急診一次要3000元,很多人身體突然都會變好」「真的需要教育~」。

「牙齦抹煞車油」止牙痛!開洞膿狂洩 他臉腫2倍...口腔塞滿惡臭膿包醫嚇歪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