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路步步牽手情!夫喊話「活著,至少我還能扶你過馬路」

▲網路瘋傳『妻子的眼淚』影片讓人飆淚。

▲抗癌路步步牽手情!夫喊話「活著,至少我還能扶你過馬路」。(圖/翻攝自台灣胰臟醫學《妻子的眼淚》)

▲抗癌路步步牽手情!真實故事拍攝成的微電影《妻子的眼淚》感動人心。(圖/台灣胰臟醫學會《妻子的眼淚》,下同)

記者嚴云岑/台北報導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活著,至少我還能扶你過馬路。」50多歲的陳先生身體硬朗,但長期被腹痛困擾,就醫檢查竟確診為轉移性胰臟癌,看著先生憔悴的背影,妻子只能躲在棉被裡偷偷哭泣,認為「或許我們都在倒數剩下的每一天。」直到先生挑燈找資料,終於讓這對心碎的夫婦發現一線曙光。

台北榮民總醫院肝膽腸胃科主治醫師李重賓表示,胰臟癌發生率極高,100人中就有1人罹病,根據衛福部統計,國人胰臟癌的罹患率也逐年攀升,近年更躍入癌症死亡率的前10名。由於胰臟位於腹腔深處,很難透過超音波檢查發現病變,加上早期無徵兆,因此超過8成以上的病患,確診時都已經是晚期,無法透過手術治療。

▲抗癌路步步牽手情!夫喊話「活著,至少我還能扶你過馬路」。(圖/翻攝自台灣胰臟醫學《妻子的眼淚》)

▲胰臟癌患者發現多為晚期,甚至有「確診就等於死亡」一說。(圖/台灣胰臟醫學會《妻子的眼淚》,下同)

胰臟癌發生率高、確診時間晚,造成癌症病患的存活率遠低於其他癌症。李重賓提到,過去患者一旦確診,5年存活率僅有2%,近年來隨著技術進步,已有微幅上升,提高到6%左右,但許多患者就算切除腫瘤,也有9成以上會復發。

李重賓表示,胰臟癌主要分三類,第一類為腫瘤尚未轉移,可靠手術切除;第二類為腫瘤已侵犯到重要動脈,只能靠局部放射線治療,並用標靶藥物及化療;第三類病患的癌細胞已發生「遠處轉移」,無法透過放療,只能透過全身性化療或標靶藥物續命。目前醫界共有4種第一線化療藥物與1種標靶藥物證實有效,而近年獲得食藥署核准許可證的「二線新劑型藥物」,經臨床試驗證實有縮小腫瘤與提高存活率之效。

▲抗癌路步步牽手情!夫喊話「活著,至少我還能扶你過馬路」。(圖/翻攝自台灣胰臟醫學《妻子的眼淚》)

▲陳先生為了心愛的妻子,決定放手一搏,接受第二線藥物治療。

「同為第三類胰臟癌病患,若用傳統化療藥物治療,只能縮小1%的腫瘤,但二線新型藥物則可縮小16%。」李重賓提到,台北榮總3年前曾參與全球臨床試驗,結果顯示二線新型藥物不僅可縮小腫瘤,也能有效延長病人存活時間,從4.2個月延長到6.1個月,一年存活率也從4%提高到25%,比單獨治療高出6.25倍。

陳先生在確診罹患轉移性胰臟癌後,一直鬱鬱寡歡,但想到心愛的妻子與孫子,又決定再拼一把。為了找資料,陳先生每晚幾乎無法闔眼,還一度被傷心的妻子流淚質問「你不好好睡覺,每天在找些什麼東西?」直到妻子看到他找到的「胰臟癌第二線治療續命」等資料,終於再度燃起希望。

▲抗癌路步步牽手情!夫喊話「活著,至少我還能扶你過馬路」。(圖/翻攝自台灣胰臟醫學《妻子的眼淚》)

▲雖然後來虛弱到連扣釦子都無法自理,但太太仍無怨無悔地陪伴。

陳先生在與醫師溝通後,決定接受新藥治療,他表示,「罹癌以後才發現,唯有家人是最溫暖也最真切的」,尤其太太不斷的支持,更是他活下去的動力,也希望透過治療,多陪太太一些時間。他說到此處眼眶泛淚,「因為我知道,我活下來,最起碼我都能扶著他過馬路。」

李重賓提到,胰臟癌好發在50~80歲的高齡族群,吸菸、喝酒、吃醃製食物或糖尿病、膽結石患者,都是高危險群;另外,有家族史的民眾,發病機率也較一般人高。他建議,要避免胰臟癌,除了要養成良好的生活習慣外,也要定期做全身健康檢查,若行有餘力,可自費接受高階磁振造影,以達及早發現,及早治療。

對於罹癌的病友,家人的陪伴則是最好的心靈良藥。李重賓提醒,癌末病人千萬不要放棄希望,因為多一點陪伴就是全家的幸福與期望,另外,他也建議病患一定要尋求「正規藥物」治療,切勿親信偏方,以免加速病情惡化。

▲台北榮民總醫院肝膽腸胃科主治醫師李重賓。(圖/李重賓提供)

▲台北榮民總醫院肝膽腸胃科主治醫師李重賓。(圖/李重賓醫師提供)

鬥牛犬爽睡「臉部融化、嘴邊肉流出」  神諭水滴魚笑翻網:看來狗也是液體

關鍵字: 胰臟癌 抗癌健康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