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媽的都懂!孩子褲底「小米粥瀑布」來襲...她崩潰喊4聲「啊!」

▲孩子(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孩子因為拉褲子,不敢丟掉,而是搓洗後,穿了髒內褲上課一整天。(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文/黃光芹

我這一生,從來沒有為任何人把屎把尿,連父母親都沒有,貝比是第一個。他讀小三,也就是來家裡的頭一年,有一天放學回家,我幫他洗澡,發現他的內褲上有糞便清洗過的痕跡。一問之下才知道,他上午在上電腦課的時候,突然鬧肚子,加上又有認廁所的習慣,所以當他從電腦中心一路狂奔回教室旁的廁所,早已來不及了,拉在褲子上。

老師平常鼓勵學生,若想上廁所,即使在上課中也可以自由行動。他平常很大方、不怕生,不至於膽小不敢跟老師說。恐怕就像一般的小孩一樣,等到發現想上廁所了,往往來不及。我的困惑是,既然內褲已經髒了,為何不直接丟掉,還自己在廁所裡搓洗,等到差不多乾了,再穿回身上去?我腦海中立刻浮現出,他小小身軀站在洗手檯用手搓洗的模樣。

請繼續往下閱讀...

第二年的一段時間,他曾經腹瀉不止。我雖然帶他去看過醫生,他也按時服藥,就是止不住瀉。一連兩天,他請假在家;但我怕他請假請成習慣,藉故不去上課,因此強迫他第三天晚上非得去上英語課不可。我還是有些擔心,因此一路跟著,並再三叮囑他:「媽媽就在樓下,如果你想拉、或是已經拉在褲子上了,就直接下樓,等上了車之後,把褲子一脫,我先用濕紙巾幫你擦擦,馬上載你回家,你也比較舒服!」他很乖,勉強答應我。

▲打掃,洗衣服,掃除,家事 。(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媽媽日復一日洗著孩子的「烙塞」被單,厭世的大吼 。(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我在英語教室大廳,一連呆坐三個小時,始終不見他下來,心想:「應該沒事吧?」沒想到,當他放學下樓,臉色鐵青,見我就說:「走!」到了車上,他跟我說:「我又拉了!」「甚麼時候?」「第一堂快要下課,我跟老師說,他卻要我再忍一忍,等吃飯的空檔再去!」若他所說為真,下面還有一堂課,他不整節都坐在糞便上?難道老師沒有聞到味道,竟然渾然不覺?

這件事後來變成羅生門,我也沒有進一步追究。我難過的是,之前我交代他:「媽媽就在一樓等你!」他為什麼碰到問題,卻不向我求援?令我頗感挫折。他鬧肚子的那幾天,總共在床上拉了三次。他每拉一次,我就得連床墊、床單和被套,一次總清洗;等到拉到第三次,我洗床單洗到瘋掉,一個人站在陽台上,撕心裂肺吼著:「啊!啊!啊!啊!……」自此以後,我們戲稱「黃湯」為「小米粥」,以後一看到小米粥,我就怕!

他之前也尿過一次床。在我的經驗裡,尿床比拉肚子還麻煩。因為尿是液態,一瀉千里,會將床單、床墊整個透濕,連床墊都得重買。吐比較好解決。他曾經在床上吐過一次,我緊急把枕頭墊上去,之後直接丟掉,省了自己不少麻煩。所謂「養兒方知父母恩」,我到此才終於明白!我只期望等我老了以後,他懂得反饋,或許也能嘗嘗,一個人困在陽台上,那種撕心裂肺、大吼大叫的滋味。

本文摘自《貝比來了》/黃光芹(廣播節目主持人、政治評論員)/時報出版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