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它!年虧30萬苦撐15年 精障餐廳「心朋友的店」年底將熄燈

▲▼心朋友的店員工中午在路邊叫賣。(圖/記者張凱喨攝)

▲心朋友的店員工中午在路邊叫賣。(圖/記者張凱喨攝,下同)

記者嚴云岑/專題報導

週五中午時分,位於基隆路二段的信義商圈人潮熙攘, 一輛滿載分裝點心的推車,由兩名藍衣人推著,緩緩抵達巷口。為首女子名為瓊瑤,她站定後即扯開嗓子高喊,「好吃的蔓越梅乾,一包20元。」另一名男子小謙則略顯害羞,只是手持商品,默默站在路口。外頭下起暴雨,路人抵達騎樓只顧收傘,面對推銷,大多搖頭拒絕,惟有一名婦人被招呼聲吸引,但駐足幾秒便喃喃,「我洗頭來不及了」,隨即轉頭離去。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是「心朋友的店」員工日常,身為台北市唯一家由民間團體自主經營的精障庇護商店,中午的叫賣,是為了填補短絀的收支,但每天400至1600元的販售金額,依然難以填補每年30至50萬的巨大缺額,也讓創辦人金林忍痛下了最痛決定:年底收攤。長年存在於社區的精障病人與民眾溝通橋樑,即將走入歷史。

▲▼             。(圖/記者張凱喨攝)

▲心朋友的店外觀。

心朋友的店是社團法人台北市心生活協會旗下的庇護商店,民國93年創立至今,已過了15個年頭。店內聘用12名「甜心」員工,都是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的精障患者,以思覺失調症最多,另有2名雙向情緒障礙及重鬱症,還有1名器質性精神病。

他們在這家約30坪的空間中各司其職,殊不知來到這裡前,他們各個都是家人眼中的頭痛人物,有人會攻擊家人、作息日夜顛倒,有人在醫院旋轉門數度進出。穩定服藥是他們安心的資本,工作則是他們自信心的根源,但隨著餐廳關門在即,他們將何去何從?

【賞母一巴掌被送醫 她成推車叫賣王】

▲年虧30萬苦撐15年! 精障庇護餐廳「心朋友的店」年底將熄燈。(圖/記者張凱喨攝)

▲最資深員工瓊瑤小姐。

心朋友的店員工平均年資5年以上,最資深的員工為叫賣能手「瓊瑤小姐」。新店開張之初只賣飲料,心生活協會貼出招聘公告後,有20多名精障患者應徵,但在經過一系列訓練後,只有瓊瑤留了下來。

身為資深員工,瓊瑤卻非樣樣精通,收銀台就是她的「雷區」,工作15年從未靠近半步,「到時候找錯錢怎麼辦?」瓊瑤每天10點半上班,第一件工作為煮珍珠,就算煮了6年之久,她在作業前還是要逐一核對牆上說明書,逐字逐句唸出,確保步驟無誤。但再起鍋後,她卻能流暢地完成倒水、過濾等動作,最後更撈起2顆放入嘴中測試甜度。

「你也吃吃看,甜不甜?」瓊瑤在碗中盛入兩顆珍珠,一面聊起自己的故事。今年54歲的她是中度思覺失調症患者,25歲發病,最初是三天三夜睡不著覺,把自己的媽媽誤認成別人,還打了她一巴掌,被家人強制送醫。先在急性病房住了幾個月,再轉到慢性病房,最後終於在振興醫院附近的康復之家找到落腳處,「也是康家,介紹我來這裏工作」。

▲年虧30萬苦撐15年! 精障庇護餐廳「心朋友的店」年底將熄燈。(圖/記者張凱喨攝)

▲瓊瑤在煮珍珠前,需逐一比對牆上貼的步驟。

生病後第一份工作,瓊瑤做了15年,但在生病前,她也曾經像一般人一樣,賣過少女飾品,也因為愛看書,在書局擔任過店員。思覺失調症打亂了她的細心與金錢觀,卻保留了她的銷售能力,每天中午推車叫賣,成了她最有自信的時刻。

「我本來是一個很孤僻的人,來這裡才發現,我很喜歡與人互動。」請她分享叫賣軼事,瓊瑤眼神瞬間亮了起來,她強調,自己風格是不強迫推銷,「你真的覺得好的話再買。」

像瓊瑤這樣的資深員工,店裡還有好幾位。

【減肥減出思覺失調 她成點餐小幫手】

▲▼             。(圖/記者張凱喨攝)

▲小安皮膚白皙談吐害羞,看似剛畢業的大學生。

36歲的小安皮膚白皙,講話語速緩慢羞澀,看起來就像剛出社會的大學生。23歲那年,她因減肥減出幻覺,總聽到有人在耳邊碎念「你還要更瘦」,短短幾個月從60幾公斤暴瘦到30幾公斤,被媽媽帶往醫院就診,意外確診思覺失調症。原本在藥妝店擔任員工的她,發病後自請離職,在家中休養期間,作息日夜顛倒,總是摸到早上6點才睡覺,讓爸媽十分頭痛,後經職業重建服務處媒合,於4年前來店報到,生活也變得規律起來。

勞動部在103年修訂身心障礙者職業重建體系,幫病患依障礙別與能力進行媒合,功能性佳的,會安排到一般職場進行支持性就業;功能性較差的,則會安排到日間作業工廠服務。進到庇護工場的,則多屬「中段班」學員。

小安就是職業重建體系的受惠者,職業管理員幫她媒合了3間,有服飾業、也有飲料店,最後她選擇了心朋友的店。詢問原因,小安害羞表示,「這裡工作比較輕鬆」。上午11點工作到下午5點半,小安主要負責幫客人點餐、送餐,偶爾也幫忙打掃。餐廳關門倒數,代表著她即將失業,小安接受得淡然,但也有些擔憂,「其他地方工作時數很長,我怕會適應不良。」

【精障找工作難度高 領班點出原因】

▲▼             。(圖/記者張凱喨攝)

▲精障甜心阿忠在是廚師助理,中午的餐點都是由他準備。

「離開這裡後,他們應該很難找到工作了。」綽號大王的技術輔導員,談到關店難掩憂心。50多歲的大王,曾擔任國軍北投醫院精障庇護商店店長,6年前來到心朋友的店,輔導員工點菜、收銀等場外工作。

「今天教的東西,他們明天就忘了。」大王不諱言表示,自從庇護工場員工改由職業重建窗口轉介後,功能性較佳的學員,都被醫院自行留下,安排在院內庇護商店工作,釋出的只剩下中、後段班。

功能性較差,加上精障者就算服藥控制,偶爾還是有情緒不穩定的問題,「店內的鍋子全被砸過一輪,牆上也曾被敲出一個洞。」大王感慨,精障者進入職場後,往往成為僱主眼中的頭痛人物,也讓他們在就業上困難重重。

▲年虧30萬苦撐15年! 精障庇護餐廳「心朋友的店」年底將熄燈。(圖/記者張凱喨攝)

▲心朋友的店每天都會更換菜單。

依據勞動部統計計,107年全台共有142家庇護工場,在職庇護員工共計1921人,以智能障礙者1179人最多,精障者只有268人,佔比不到14%。單獨聘用精障者的職場,更是少之又少。

就心朋友的店所在的台北市來看,107年共有44家庇護工場,將精障納入收治障礙類別者有19家,但單獨收治精障者的,僅剩下2家,其中一為馬偕醫院附設的「喜樂工作坊」,而存在於社區中的,只有心朋友的店一家。

【仿憨兒開餐廳助精障 一虧就是15年】

▲▼             。(圖/記者張凱喨攝)

▲心生活協會總幹事金林。

精障者回歸社會需要勇氣,聘僱精障者當員工,勇氣與耐心都要加倍。心生活協會總幹事金林笑道,民國93年創店,是受到喜憨兒餐廳成功啟發,「誰知道這麼難做。」餐飲業利潤低,加上團隊不善經營,第一年就大虧近30萬,「老實說,開店第二年我們就想收攤了。」

不過,金林還是撐過來了,並嘗試多角化經營,從飲料店發展到兼賣早、午餐,甚至提供外送便當服務,103年曾達到最高的155萬,但之後囿於環保政策禁用免洗餐具,外送便當數量逐年下滑,營收也受到影響。而人事成本卻受基本工資調漲,從101年的49.9萬增至106年71萬,原本這些虧損,還能靠協會補助金額彌補,直到去年發生2大事件,才讓她下了最痛決定。

心朋友的店每年從勞動處領取250萬元補助,用於支付租金與3名領班薪水,但去年社會局將生活重建服務併入精障會所,讓協會一年少了近30萬的收入,加上去年協作計劃書申請時又出紕漏,一次少了10幾萬補助,讓原本吃緊的財源雪上加霜。

▲年虧30萬苦撐15年! 精障庇護餐廳「心朋友的店」年底將熄燈。(圖/記者張凱喨攝)

▲熟客聽到餐廳年底將收攤,直呼可惜。

眼看著漏洞難以填補,金林與協會幹部今年曾找社會企業合作,一度有望「補破網」,但對方評估後認為精障者工作效率低,因而打退堂鼓,留下的只有重新粉刷的白牆,但這一切都將在年底全數拆除。

金林粗估,拆除裝潢加上員工和領班的資遣費,約需70餘萬,而如果要繼續營運的話,在年底前至少需收到40萬捐款,或者創造100萬營收,才能填補財務漏洞。

【精障機構進駐社區別怕 服務越多越安全】

▲▼             。(圖/記者張凱喨攝)

▲精障甜心阿哲幫民眾點餐。

「只要精障者願意努力,我們都想給他機會。」金林表示,近年來就算大眾對精神疾病有一定的認知,但聽聞社區有服務進駐時,依然會感到害怕,甚至群起抗爭,「殊不知服務越多的地方越安全。」

「每個人都有機會生病,沒有一個人類社群,能免疫於精神疾病。」金林提到,當病患本來就存在於社區中,當服務進駐、病患與社會接軌程度越高,越能免於精神症狀引起的一些遺憾。

心朋友的店就是很好的例子,金林說,在開店15年來,從未有員工與顧客起過衝突,她也收到許多來自社會的正向回饋,有學校與企業長期配合訂便當,更累積了不少的熟客。在熟客眼中,心朋友的店跟一般餐廳沒什麼不同,都是午休時間用餐的好去處,聽聞年底將結束營運,有人直呼可惜,「這樣中午就要另外去覓食了。」

►►採訪後記/精障亦凡人!三訪「心朋友的店」 我給這餐打85分

辣模辛尤里醉趴東區街頭 柏油路上打滾..黑色底褲全都露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