聘用輕度失智者當店員 「羊毛與花咖啡館」創全台首例

記者嚴云岑/台北報導

現年75歲的張宏成原本是高中物理老師,2年前因血糖飆高送醫,意外揪出輕度失智症,在妻子謝敏蘭女士的支持下,去年先在國際失智症一日甜點店當店員,今年10月更在失智症協會的引介下,到羊毛與花咖啡館溫州店工作,重新獲得成就感,也因環境刺激和功能復健增強,認知功能測驗(MMSE)更呈現「逆成長」進步了2分之多。

▲聘用「輕度失智者」當店員 羊毛與花溫州店創首例。(圖/台灣失智症協會提供)。

▲張宏成大哥在開店前整理桌牌。(圖/台灣失智症協會提供)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下個月就是國際身心障礙日,台灣失智症協會與衛福部社家署共同舉辦「翻轉失智·友善咖啡」活動,與失智友善店家羊毛與花咖啡店攜手,開啟輕度失智者再就業契機,也為失智友善社會埋下希望種子。

▲聘用「輕度失智者」當店員 羊毛與花溫州店創首例。(圖/記者嚴云岑攝)

▲台灣失智症協會舉辦「輕度失智者能工作嗎?」記者會。(圖/記者嚴云岑攝)

台灣失智症協會秘書長湯麗玉表示,台灣約有27萬名失智症患者,雖有5萬拿到身心障礙手冊,卻有超過一半屬於輕度或極輕度,如果有更多企業能加入友善職場行列,就能翻轉障礙,也呼籲輕度失智症患者不要害怕,只要早期發現、治療,也能延長留在職場上的時間。

社家署身心障礙組組長尤詒君表示,過去大眾對於失智者的印象多為「被照顧」,但其實他們還有很多「餘力」可以貢獻社會。羊毛與花咖啡溫州店為全台首家失智友善職場,尤詒君特別感謝老闆臧道正,「如果沒有阿正老闆提供環境,失智者也無法發揮能力。」

臧道正表示,會響應失友善職場的主要原因,是因為親戚中有失智症患者,「我想透過這次機會,學習與他們相處。」在宏成大哥實習的一個月內,羊毛與花咖啡店也為他做出一些改善,包括在洗碗槽貼上標籤、在桌上擺桌牌,也請職能治療師協助製作SOP字卡。有了這些協助,宏成大哥基本上都能完成送餐、點餐的工作,「甚至還有客人喜歡宏成大哥的服務,慕名而來。」

▲聘用「輕度失智者」當店員 羊毛與花溫州店創首例。(圖/記者嚴云岑攝)

▲張道成與羊毛與花老闆臧道正合影。(圖/記者嚴云岑攝)

羊毛與花溫州店店長郭卉慈則提到,過去大家對失智症患者都有一些刻板印象,聽到店裡有失智者加入後,她一開始也充滿疑惑,但實際相處後發現,宏成大哥不太需要別人提醒,「通常講一次就記住了」,雖然偶爾清洗碗盤時,會把清洗一般碗盤的菜瓜布,用在清洗油漬碗盤上,但只要稍作糾正即可,算是滿特別的經驗。

張宏成今(3)日出席台灣失智症協會在羊毛與花溫州店舉辦的記者會,會後直接「上工」服務客人,他先在每一張桌上放桌牌,再依客人點餐,面帶笑容地送到相應座位上,看到食用完畢的杯盤,也會禮貌詢問,「這個我收走囉?」等到客人同意後再行回收。太太謝敏蘭在一旁看著先生,露出欣慰的微笑。

▲聘用「輕度失智者」當店員 羊毛與花溫州店創首例。(圖/記者嚴云岑攝)

▲謝敏蘭在先生罹病過程中一路相伴。(圖/記者嚴云岑攝)

謝敏蘭說,先生生來這裡上班後,不僅精神變得更平穩,在家做家事的意願也明顯提高。她回憶起日前在家中與先生聊天,「我問他,在羊毛與花做的事,與在家裡做家事有什麼不一樣?」先生的回答出乎她意料,「他說精確度不一樣」。

原來,在咖啡店送餐不能出錯,但家中卻能容許犯錯。謝敏蘭回憶,每次接先生下班時,他臉上都透著疲憊,「但這是高興的累」,也期待著下週能再去上班,希望這份累,能夠一直持續下去。

▲聘用「輕度失智者」當店員 羊毛與花溫州店創首例。(圖/記者嚴云岑攝)

▲羊毛與花溫州店有著友善咖啡的橫幅。(圖/記者嚴云岑攝)

▲聘用「輕度失智者」當店員 羊毛與花溫州店創首例。(圖/記者嚴云岑攝)

▲桌牌是為了輕度失智者特別設計。(圖/記者嚴云岑攝)

羊毛與花咖啡溫州店

地點: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三段60巷1號1樓

失智者服務時間:每週一上午11時至下午3時

日本人看台灣「鬼月10大禁忌!」 不能玩水很痛苦、三寶比鬼可怕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