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病母走婦科 尹長生沒想過退休「只要還能站就繼續!」

婦科權威尹長生。(圖/記者趙于婷攝)

▲康寧醫院教學副院長、婦科權威尹長生。(圖/記者趙于婷攝)

記者趙于婷/專訪

「產科醫師的生活就是吃不能吃全,睡不能睡全,放假不能放全。」康寧醫院教學副院長、婦科權威尹長生說。高中經過母親生病時的束手無策,加上婦產科是常常開心迎接新生命的專科,讓他決定踏入該領域。但談起40年來吃睡都不全的生活,尹長生卻瞇著眼笑了,他說「我再做一個志業,沒有所謂的退休,只要還能站起來就繼續,做到沒有辦法再說。」

「做哪科都會有個源頭!」尹長生淡淡地說出了這句話,而他的源頭就來自於母親。他說,在高中的時候,媽媽常常身體不適,那時候印象特別深刻,四處求醫找不出病因,那時候西藥還不太發達,中藥也蠻貴的,一吃就是好幾千塊,當時就覺得治病怎麼會那麼困難,覺得很累也很害怕。

除了母親的原因,尹長生接著說起兩個讓他印象深刻的記憶,這也是讓他有想讀醫科的關鍵。他記得小時候醫院還沒有很發達,有一次感冒,有個日本醫生到家裡來,拿一個聽筒跟醫療袋,那時候想說三更半夜睡的迷迷糊糊的,有人願意來替自己看病,心裡覺得好溫暖。

另一次是因為高中時期的某天晚上看了一部醫療片,劇情內容是醫生幫病人開刀開到一半,心臟停了,醫生就直接把胸腔打開,直接按摩心臟,病人最後就被救活了。談到這裡,尹長生直說,「當時心裡真的覺得很震撼、很神奇,至今都沒有忘記,醫療這行在社會上真的是很重要的,所以當時就希望自己也有這種機會。」

▲新生嬰兒示意圖。(圖/達志/示意圖)

▲尹長生認為,婦產科迎接新生命的開心,是他選擇走婦科的原因之一。(圖/達志示意圖)

讀台南一中的他後來考進國防醫學院醫學系,談到為何會選擇外科,尹長生說,讀書時每科都接觸之後,老實說總覺得內科學問太多,而外科必須同時手腦並用,因此決定挑戰外科,之後又想想外科開刀總是在拿掉什麼腫瘤、拿掉什麼器官,總覺得有點悲苦的情節,又想到小時媽媽的身體狀況,加上迎接新生命總是很歡樂的,所以就走向了婦產科的道路。

但尹長生話鋒一轉,也坦言「後來才知道生產的問題也是很多很多,並不是想像那麼快樂。」他說起在實習醫生時期的驚險經驗。當時有一個懷著雙胞胎的產婦大家都想說應該不會馬上生,所以當天中午所有醫生都出去吃飯了,剛好輪到他自己值班,沒想到雙胞胎就正巧急著來世上報到。

「那時候頭都已經出來了,幾個護理師就叫我去幫產婦接生,但沒想到剛好胎位不正...」當時他還在思考該怎麼接的時候,有位資深護理師告訴他「不要怕,趕快輕輕慢慢帶,他(孩子)自己會下來」,還好最後順利接生,尹長生才鬆了一口氣。

以前的社會生育率相當高,這對婦產科醫師來說除了忙,還是忙。尹長生想了一下說,當時民國60幾年,一個月大概有4、5百個新生兒,有時甚至會達7、8百人,真的是每天都在生,那時候很多產婦都是沒有床位的,都一個一個躺在急診室等。他笑說「實習醫師那時候就是一隻狗啦!那時候根本沒有所謂的休假啊,有時候在搭公車回家的路上就睡著了。」

至今已在婦產科界服務40年的他,正常來說應該是經驗老道,得心應手,但尹長生卻連忙說「在江湖越久,膽子越小。」他直說,很多問題其實都會超乎自己的想像,從入行到現在,從沒看過兩個一模一樣病症的病人,人類就是各自都有差異,就算技術再好、經驗再多,還是得小心翼翼。

生產,生小孩,懷孕,孕婦。(圖/達志/示意圖)

▲產婦常常會發生突發狀況,尹長生強調,就算技術再好、經驗再多,還是得小心翼翼。(圖/達志示意圖)

他思考了一下之後,就說起近期遇到的一個生完兩胎14年後,要生第三胎的案例。該名案例快40歲了,準備生第三胎,有子宮肌腺症,所以本身血液循環跟收縮比較差,以前也做過子宮腔手術,胎盤就有些沾黏,胎盤沾黏拿出來就不容易,加上子宮壁都有肌腺症,血管非常多,一開刀在兩分鐘內就會有高達900c.c的大出血,動作必須相當快速。

「一般開刀輸血要等15-30分鐘,但當產婦大出血時,輸血絕對不能晚於5分鐘!」尹長生解釋,當輸血過慢,病人可能就進入休克狀態,一休克之後血液循環就不好,血液不凝固,造成肝功能退化、腎功能關閉,很可能變成不可遇的休克,因此產後大出血僅僅幾分鐘就可能造成植物人或產婦往生。

除了產婦的突發狀況,當然還有碰到其他子宮開刀。他說,外科最驚險的就是,在做手術時,病人只要狀況不穩定,1分鐘內就要下決定,生死一瞬間的決定跟心理面的癥結是很正常的,但這時候不能害怕、不能草草結束,必須去想怎麼樣能夠把病患穩住或是好好完成手術。

尹長生醫師。(圖/取自婦產科全方位專家尹長生醫師)

▲尹長生在婦產科界40多年,至今約有2萬多名新生兒經過他的手來到世上。(圖/取自婦產科全方位專家尹長生醫師

台灣的醫療體制,醫護往往都工時過長,尤其是外科醫師,包含產科醫師得常常面臨緊急被call回醫院。尹長生說,產科醫師就是常常吃到一半,或是才剛到家,就會緊急被call回醫院,「這種情形不下百次之多,有時還得飆車跟時間賽跑,而這種很緊急性的狀況,也是很多產科醫師不留任的原因,因為隨時都有不定時炸彈要爆發。」

因為產科必須常常面對不定時炸彈,尹長生指出,想當一個婦產科醫師第一不能怕困難,越是困難越要耐心對待,第二就是「看病要看人,而不是看這個病」,對病患必須有足夠的關心,另外,還要不斷注意自己的技術及知識,達到教學相長的目的,醫病自己也進步,這是婦產科醫師要具備的條件。

至今已在婦產科界服務40幾年的尹長生,大概有2萬多名新生命是經過他的手來到世上,不少名人都是他的忠實粉絲。問他有沒有想過退休呢?他直接在自己的手心寫下「志」,然後悠悠的說「這一路來很感謝家人的體諒和全力支持,讓我完全沒有後顧之憂,現在婦科對我來說是個『志業』,做志業是沒有退休的,只要還能站起來就會一直做下去。」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達志影像供《ETtoday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達志影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22位「高潮女孩」的對比照 自慰過後露出閃亮自信笑容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