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創脊椎減壓經骨皮質內固定手術 傷口小減壓佳

  ▲趙亮鈞主任強調,「微創脊椎減壓經骨皮質內固定手術」,可縮小傷口,減少背部肌肉創傷,降低手術中失血及感染率、縮短住院天數、減少術後腰背痠痛的機會,同時達到脊椎減壓最重要目的。(圖/記者林悅攝)

▲趙亮鈞主任強調,「微創脊椎減壓經骨皮質內固定手術」,可縮小傷口,減少背部肌肉創傷,降低手術中失血及感染率、縮短住院天數、減少術後腰背痠痛的機會,同時達到脊椎減壓最重要目的。(圖/記者林悅攝)

記者林悅/南市報導

高齡化社會,下背痛和坐骨神經痛等腰椎退化性疾病,已是十分常見長者通病,而相同症狀的病人,根據檢查結果卻可能需要不同治療方式,衛福部台南醫院與成大醫學中心,同步引進「微創脊椎減壓經骨皮質內固定手術」,為因腰椎疾病而需要接受手術治療病人,提供更多選擇。

神經外科主任趙亮鈞指出,該院購置高解析度1.5T核磁共振機、術中立體定位X光機及各式微創手術器械,不僅提供傳統腰椎減壓內固定手術、經皮微創腰椎減壓內固定手術,更引進「微創脊椎減壓經骨皮質內固定手術」,提供患者更優質的醫療服務。

請繼續往下閱讀...

▲患者腰椎部分有顯受到壓迫。(圖/記者林悅翻攝)

▲患者腰椎部分有顯受到壓迫。(圖/記者林悅翻攝)

趙亮鈞主任案例說明指出,一名58歲的江先生,因心臟冠狀動脈狹窄接受過心血管繞道手術,近期為下背痛及雙下肢麻木而困擾,雖曾被診斷為腰椎第四第五節脫位併中度椎管狹窄,但因身體狀況不佳而遲遲未處理,直到某日早上突發下肢疼痛,以致無法站立讓他警覺不能再漠視而前往就醫。

心導管追蹤報告顯示繞道之血管有部分阻塞,心臟科醫師不建議停止服用抗凝血劑。趙亮鈞主任統合其病況,及術前無法停止抗凝血劑的需求,而為他進行「微創腰椎減壓及經骨皮質內固定手術」,其傷口不到傳統手術的一半,在未停抗凝血劑的情況下,失血量也不多,且術後恢復迅速,第2天即可下床,亦較無傳統手術後的長期背部痠痛僵硬等後遺症。

▲微創脊椎減壓經骨皮質內固定手術,減壓效果佳。(圖/記者林悅翻攝)

▲「微創脊椎減壓經骨皮質內固定手術」減壓效果佳。(圖/記者林悅翻攝)

趙亮鈞主任指出,「微創脊椎減壓經骨皮質內固定手術」,利用與傳統手術不同的經骨皮質骨釘路徑,可將脊椎三節段以內之手術傷口縮至5公分以下,減少背部肌肉的創傷,更可降低手術中失血及感染率、縮短住院天數、減少手術後腰背痠痛的機會,同時達到脊椎手術中最重要步驟,神經減壓的足夠範圍,減少不完全減壓,所帶來的症狀改善有限或復發。

除了以上優點,國內外研究亦發現經骨皮質骨釘路徑,對於骨質疏鬆的病人能提供更穩定的固定效果。傳統的骨釘鎖入骨髓質內,對骨質疏鬆病人猶如在海砂屋的牆上釘釘子,易有術後鬆脫移位、甚至造成當節椎體損壞等併發症。新式的經骨皮質骨釘因為骨釘固定在脊椎骨皮質,(骨皮質)相對是骨質疏鬆影響較少的部分,因此能提供更強的支撐固定效果,對一些輕度或中度骨質疏鬆症合併腰椎病變的病人來說是一大利多。

▲「微創脊椎減壓經骨皮質內固定手術」,傷口僅有五公分。(圖/記者林悅翻攝)

▲「微創脊椎減壓經骨皮質內固定手術」,傷口僅有五公分。(圖/記者林悅翻攝)

趙亮鈞主任表示,下背痛及坐骨神經痛的原因複雜,需經過完整的病史詢問、神經學及影像學檢查才能精確診斷及治療,治療方式從保守的藥物及復健治療、侵入性的局部注射及神經阻斷,到外科神經減壓併非融合或融合固定手術,每種方式都有其優缺點,民眾須與醫師詳細討論並考量個人最適合的治療方式,才能得到最好的治療效果,進而減少手術對生活及工作的衝擊。

萬里半裸女逛街進超商 她說:游泳起來衣服就不見了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ETtoday著作權聲明]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