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香港的甄瑞興,行醫30多年,在入行沒多久就接觸當時大家完全不熟悉、也不想涉及的失智領域,因緣際會接觸後,一做就是20年。甄瑞興瞇著眼睛笑說「當時沒人想做,只好自己跳,走了20年,還要繼續努力。」目..

近年來劣油、毒豆干等食安事件層出不窮,民眾最關心的莫過於自己到底吃下哪些「毒」?但許多不肖業者為了降低成本,往往會使用不明的非法添加物,增加檢驗難度。每當檢驗卡關時,問題產品就會被送往食藥署4樓的秘密..

日前一架黑鷹直昇機在執行蘭嶼醫療後送遇難,讓不少人看見離島醫療的困境。連江縣衛生局局長謝春福曾在連江縣立醫院擔任18年的院長,可以說是親身經歷過馬祖醫療的艱辛。一談到馬祖醫療,謝春福笑說「在沒有直昇機..

「我看年輕人都沒有動靜,我就想:好,我來背!」潘冠之回憶地震發生後,她順著樓梯從10樓爬到已變成2樓的5樓,救援行動已經開始,消防員架好梯子,將住客一個一個接下去。她看到停留在樓道間、坐在輪椅上的老先..

「我是大明星,我要去天堂了。」6歲的道瑝在2015年確診腦幹惡性腫瘤,病程進展快速,最後3個月更因腦幹嚴重壓迫,呼吸與肢體協調皆受影響。某次到台北榮總回診,正巧碰到紅鼻子醫生首次巡演,歡樂的音樂與誇張..

醫療劇《麻醉風暴》讓不少觀眾入迷,但看劇的你,真的了解「麻醉科醫師」嗎?台大醫院麻醉部主治醫師石博元說,麻醉醫師是「致命藥物」使用量最大的醫師群,一分一毫的失誤,都可能讓患者陷入危險。但談起麻醉科醫師..

回到最上面